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56章 人算不如天算
  “贫僧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去见佛祖!”小气和尚起身,走到我的身后合十道。

  “是三清!”我回头冲他挑挑眉毛。

  “佛道本是一家...”小气和尚的肚子发出一阵咕噜的声音,似乎这厮是饿了。

  “那你蓄发,穿道袍吧。”我一句话噎得他直翻白眼。

  “我回来了!”不管他人的反应,我一把搂住了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也不矜持,就那么反手抱住我。此时此刻,她们不再计较旁人的眼光。

  “小凡...你果然醒了!”门外,刘建军的声音传来。我松开抱住两女的手,回头一看。这厮穿着一身警服就那么走了进来。

  “怎么个意思这是?闲得蛋疼,下基层体验生活了?”我扒拉了一下他的肩章问道。

  “他从位置上下来了,现在回刑警队当副队长。”许海蓉手里提着几盒盒饭从外边进来,见了我先是一喜,然后怒气满盈的对我说道。

  “下来了?犯错误了?作风问题?”我当许海蓉是在开玩笑。老刘这种人都不够格坐那个位置的话,还有几个人的屁股够资格坐上去?

  YBZ

  “莫名其妙下来的,说是要他去当警察学校的校长。他不干,然后自己要求回了刑警队。”许海蓉将盒饭放下,然后接着说道。盒饭里有回锅牛肉的问道,好几天没吃,我也不管她是买给谁的,拿了一盒过来坐在椅子上头就吃了起来。牛肉有些硬,嚼得我的腮帮子一阵发酸。当然,这也跟我咬牙切齿有关系。把老刘撸了?以为我死了,就能肆无忌惮了?我叉了一大筷子饭菜塞进嘴里,大口嚼着没有说一句话。

  “你们敢走出去一步,老子打断你们的腿。”那几个来收车的见势不妙,就打算趁机溜出去。我接过顾翩翩递来的矿泉水,将噎在喉咙里的饭菜咽下去后埋头道。菜不错,我估摸着得20来块钱一份。一盒饭下肚,我抹了抹嘴打了个嗝点了一支。翘着二郎腿就那么晃悠了起来。他们终究没敢走出去,就那么站在门口看着我。

  “都以为我挂了,来奔丧来了。没白交你们这些朋友。高兴,中午摆几桌,咱们喝一杯。”没有搭理那些人,我将烟蒂摁灭了起身对楚连生等人微微一鞠躬道。

  “把事情都办好,再热闹?”楚连生哈哈一乐,瞥了那些人一眼后问我。

  “不着急,先热闹,再办事。你们走吧,回去说一声,就说我程小凡,又回来了!”我紧握了握沈从良的手,然后想跟韩佳人拥抱一下什么的。楚连生赶紧迈步插到我的身前,代替他媳妇跟我抱了一下。我冲他一笑,然后说道。门口那几个人见我放他们走,赶紧快步朝外跑去。

  “你这是又打算掀起一阵风浪啊!”楚连生将我推开,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道。

  “风浪早就起了,我不过是推波助澜一下。”我耸耸肩道。我从不欺负人,但是不代表我愿意挨欺负。尤其是还欺负到我家里来了。人活一世,是来做人的,不是来给别人当“孙子”的。不排除擅长装“孙子”的活得比我们好一点。但是想想,整天恬个B脸巴结这个逢迎那个的,这日子就真有滋味了?

  “你这身衣裳,穿不了几天。许姐啊,怎么说你现在也是老刘的上级。干脆你放他几天假,让他在家歇着算了。”酒桌上,我罕见地喝了两杯白的。酒劲一上来,我这嘴就不带把门的了。

  “不如,给你个副处干干?看你安排工作,架势还是挺足的嘛!”一旁的楚连生笑着对我举杯道。

  “得,这是醉了!”没等我接着吹吹牛B,我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啪嗒一声,我趴桌上就那么睡了过去。楚连生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看着一手搭在蹄髈上的我摇头道。

  “既然知道钟馗所在何处,陛下为何不出兵讨伐?”昏昏沉沉之中,我又梦见了当日在父亲府上跟双王的谈话。

  “池子脏了,有些渣滓会沉在下边。有个东西搅和搅和,才能让那些渣滓浮上水面。我们只需要拿着网兜去捞就是了,就算捞不干净,那也比不捞要强得多。古有养贼自重,朕这是养贼为饵啊!”

  “而且,朕还没点兵,就已经有人把消息送了出去。朕敢肯定,朕下边,一定远远不止这么一两个里通外敌的人存在。朕想捞掉他们,可是朕又不甘心放任其他的人继续沉在下边。总要搅和个天翻地覆,朕才好一网打尽。”

  “你是替朕吸引了注意力,你的功劳,朕会记在心里。等到将来,朕再奖赏你。”

  “此番多亏你弄到地形图,我儿才能安然逃出。若是不嫌弃,就留在这里吧。”舞女已经没有家了,看着我们一家团圆,她有些黯然神伤。我与双王在那里低声细语,父亲则是来到她的面前轻抚着她的肩头说道。舞女闻言,喜极而泣的盈盈拜了下去。无家可归之人,忽然间有了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总是值得高兴一番的。

  “活过来了?”

  “我们亲眼看见的,当时还以为是诈了尸...”

  “你们先下去,我打个电话。”

  “有件事想跟您汇报一下,就是那个程小凡,又活过来了!”

  “你开玩笑还是没睡醒?”

  “是下边的人回来汇报的,应该不回错。您看这件事,我们该怎么办?那个程小凡,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主。”

  “他有动作了?”

  “就是没有动作,才让人心里害怕。”

  市里,某位正往省里打着电话。说话间,他的心头有些惴惴起来。

  “晚上联系,我问问帝都那边的意思再说。还有,别去招惹他了。”人家的这番回答,让市里这位送了口气。招惹他?不是你们想招惹他,我会蹚这趟浑水?原以为攀上了高枝,当当急先锋也无所谓。可眼下看来,这哪里是攀上了高枝?分明就是掉坑里了!将电话挂断,那人起身想去找刘建军唠唠。才走出门口,一跺脚又走了回来。他才记起来,刘建军已经下到刑警队去了。隔壁新来那位?指望他还不如指望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