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57章 秋后算账
  “醒了?饿不饿?要不要去洗个澡?慢点儿,我扶你起来。”悠悠醒转,已经是傍晚时分。我一身酒气的想要从床上翻身起来,就被一直陪坐在身边的顾翩翩和颜品茗搀扶住了。两个女人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柔在那里连声问着我。这尼玛让习惯了河东狮吼的我,属实是有些不习惯。

  “这个,我裤衩儿谁给我脱的?”一掀被子我就准备下床,可接下来就觉得风吹裤裆凉飕飕。低头一看,我赶紧将被子重新搭回来问道。

  “她...”顾翩翩和颜品茗同时羞红着脸指着对方道。

  “你喝醉了,吐了一身,不脱怎么上床睡。不能喝就别喝,还非得把自己灌醉了才罢休。”或许是恼羞成怒了,顾翩翩冲我一瞪眼接连说道。这才对嘛,这才是她的脾气。挨了一通训,我心里觉得踏实多了。同时,也忘了继续追问谁帮我脱的裤衩儿这个问题。

  “楚家和韩家的人都过去了,上边说...”食不知味的一直等到了傍晚6点半,市府某人才等到了人家的电话。

  “是帝都的楚家和韩家?”闻言,他心里当时就凉了半截。往日跟刘建军相处得还算不错,可是这次,自己怎么就昏了头呢?这可怎么办?听那位的意思,是他后边那位也要认怂咯?

  “上边说,该赔礼道歉赔礼道歉。该追究责任追究责任。明天,省里会召开一次会议。讨论一下...同志在工作上的失误问题。不早了,我也要早点休息,就这样吧!”人家在电话里接着说道。说到某同志的时候,他刻意含糊了过去。不过就算他含糊过去,市里这位心里也明白他说的到底是谁。这次来顶替位置的,不就是那位的侄儿么?好嘛,看来不止是自己掉坑里了。有人掉进去,摔得比自己更疼。一念至此,这位心里又有些高兴了起来。

  “我就说那个臭小子没这么容易死。哈哈哈,不错,晚上让厨房给烧个红烧肉庆贺庆贺。”消息传回了楚家,楚家老太爷哈哈大笑着对身边的老妈子说道。

  “老爷,您可不能吃红烧肉。您这身子骨,经不得那个。要不,晚上咱还是吃白菜豆腐吧?那多有营养...”老妈子闻言赶紧制止道。

  “白菜豆腐...不行,老子要让那个臭小子来我家做客。老子整整吃了一个月白菜豆腐,有营养个毛线,我现在看见动物就开始流口水。要不,今晚就吃一次肉吧?”楚老太爷瞅着打门前经过的那条京巴,咽了口口水道。这玩意儿是家里人养的,以往觉得挺可爱。今天看起来,楚老太爷觉得那就是一锅狗肉火锅!

  vw更新,=最6`快o@上3}

  “请问,程小凡同志在家吗?”楚家老太爷晚餐到底是吃的白菜豆腐还是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晚餐是白粥加咸菜。顾翩翩说了,我中午醉酒,晚上得吃点清淡的洗洗肠胃。才端起碗,就听见有人在外头叫着门。顾翩翩示意我吃饭,她则是走到门口把门给打开了。有我在家,她觉得心里踏实,谁来都不怕。

  “请问您是?”门口站着一男一女,都60来岁的样子。顾翩翩挡在门前,打量着人家问道。

  “这是我的证件,得知程小凡同志康复出院,我们夫妻刻意过来看看他。”人家放下手里的礼品盒,打身上掏出一个红色的小本本来道。顾翩翩接过来一看,然后示意人家稍等,转身将证件拿到了我的面前。

  “让他们进来吧。”我瞥了一眼证件,冷笑一声后对顾翩翩说道。粥很烫,我得慢点儿吃!

  “请坐,品茗,泡两杯茶来!”人家进了屋,我头也不回的坐在餐桌前慢条斯理地吃着粥道。那对夫妻对视了一眼,然后悄没声儿的坐在了沙发上。少时,颜品茗端来了两杯茶水。茶叶就是普通的茶叶,闻其声而知其意。她知道我说泡茶而不是沏茶,就明白我对这俩人没什么好感。她的理解是对的,我让她泡茶,还是看在人家老伴的份上。要是这个男的一个人来,我兴许就让她上一杯白开水了。

  “要不,你们看会儿电视?他中午喝醉了,我刚给他熬的粥。”顾翩翩的心终究是软,见我晾着人家,走过去低声招呼起来。这个傻妞,浑然忘记了我不在时,人家合伙来收车的那一出了。原谅,也要看情况才对。搞赢了你落井下石,搞输了就求人原谅。世上哪有那么美的事情!再者说来,想要人原谅,总得有个诚意吧?就礼品袋里那一条1916外加两瓶非82年的拉菲就想让我原谅了?我眼神不露声色的瞥了放在墙角的礼品袋一眼,然后继续埋头吃着粥。

  “吵!我喜欢安静!”拿起餐巾纸,我擦抹了两下嘴唇站起身来说道。人家闻言,赶紧符合着说吵。而且电视也没什么好节目可看云云。正当他们以为我吃完了,要过去陪他们唠嗑的时候。我却是径直进了厨房。男子汉大丈夫,一碗白粥怎么够吃?我起码还要再吃一碗!我揭开砂锅的锅盖,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又盛了一碗。

  “抽烟?”一顿粥,我吃了40分钟。屋子里没人说话,连喘气的声音都很小。颜品茗拉着顾翩翩,去了卧室看起了电视。我将碗里的最后一粒米划拉进嘴里,又闭目回味了良久,这才起身走到沙发边问人家。烟是20块钱一盒的那种,上不了大台面。但是拿老百姓来说,已经足够可以了。

  “我这有...”人家看了看烟,然后赶紧从兜里摸出一盒好烟拆开道。

  “哦,那你抽你的,我抽我的!”我放下烟盒,打兜里摸出一支特供来点上道。

  “关于刘建军同志的事情,我个人是不赞同的...”人家有些尴尬的把烟放在茶几上,然后搓搓手对我说道。

  “啊!”我点点头,随口应了一声。

  “关于那份文件,也确实是从上边下来的...您知道,文件下来,我们就必须得照办...但是我个人,是觉得不妥的。”人家端起那杯粗茶喝了一口,然后急忙又道。

  “嗯!”我依旧是点点头,鼻腔里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