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58章 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
  “明天我去一趟省城。”跟人家嗯啊了半个小时,等送走了他们之后,我站在门口昂首看着月朗星稀的夜空说道。

  “去省城做什么?”顾翩翩收拾着茶几问我。

  “开车兜风!”我回头看着顾翩翩笑道。

  “叭叭叭...”次日一早,我去接了下榻在军分区招待所里的楚连生他们,一行驱车便直奔了省城。这一次,我没有低调。进入了省城的管辖范围,省城派来了一溜儿黑奥迪在前头开路。几辆警车分散守护在我们的左右,时不时响一下警笛。我们的头顶上,还有几架直升机沿途跟随。我谢绝了人家给我指派的司机,坚持自己驾车前行。沿途所过之处,无不交通管制。

  “楚家韩家都来了,这是给他撑腰来的啊!”办公桌的后头,坐着一位身穿西装,头发梳理得油光水滑的人物。不管在何时,他都很注重自己的仪表。不过今天,他的领带没有打上,而是任由衬衣的领子那么敞着。

  “您的侄儿,要不要让他回来?”以往人满为患的办公室里,今天只有一个老部下还留在这里。

  “现在?不嫌晚了点么?行了,你去做事情吧。人,得学聪明一些。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对不对?”西装男搓了搓脸颊,挤出了一抹笑容来对这个老部下说道。

  “去吧,待会我自己去接他们。你们,就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西装男对有些犹豫的老部下轻轻摆手道。等老部下出去之后,他起身走到镜子跟前,缓缓打起了领带。

  “程小凡同志好,楚连生同志好,韩佳人同志好。这位是...”车队到了省府,一个穿着笔挺的西装,年龄大约60左右,看起来精气神都相当饱满的男人迎了上来。跟我们逐一握手打完了招呼,看着一旁拄拐昂视省府大楼的沈从良问道。他不认得沈从良,这也是正常的。因为沈从良,基本上跟政客们没多少交道。

  “鄙人沈从良,尊府不认得我也实属正常。”沈从良低下头来目视了他一眼,然后轻轻顿了顿拐棍道。

  “请进!”领着我们一行拾阶而上,走到门口,两旁的武警同时对着我们敬了一个礼。西装男停下脚步,侧过身子对我们虚引了一下道。

  “几位都是稀客,贵客。平常没事的时候,也应该多过来走动走动。一来联络一下同志们之间的感情,二来也可以监督我们的工作是不是有不到的地方。”进了大厅,本在办公的工作人员齐齐起身对我们点头致意着。而西装男,则是温声在那里说道。

  “此言在理,看来以后我没事是应该多过来走动走动。不然...”我背着手,眼神从一个身穿着职业装的妹子胸前滑过道。

  “人家还以为车主死了!”收回眼神,我沉声接着道。此言一出,楚连生伉俪相视一笑。沈从良则是抬手抚着须,佯装看着人家的天花板。

  “工作上的失误,责任我来负。”人家伸手在电梯面板上按了一下,然后低声道。不愧是政客,扛得住压力。面对着我们,还能保持住镇定。我瞥了他一眼,将他的语气和神情深深看在眼里。我决定,人家的这个优点,我得学来!

  “有的责任能负,有的责任怕是不好负。”叮一声电梯到了,我站在门边,示意楚连生他们先进。等他们都进去了,我才走进电梯按下了关门的按钮道。

  “不管好不好负,总是要负的。”人家看着我的背影,轻声说道。

  “那你准备怎么负?”我没有回头,而是面对着电梯门口问道。得到的回答是一阵沉默,显然他没有想好。或者说,他没有得到最终的指令。能坐到这个位置上的,身后都有人。准确一点说,就是帝都都有人。或许,他是在怀着最后一点希望,等待着身后那位的指示吧。

  “两点!”进了人家的办公室,等秘书端来了茶水,我竖起两根手指道。

  “愿闻其详!”人家将西装的扣子解开,缓缓坐到椅子上道。

  “刘建军官复原职,如果说他没资格坐那个位子,我想现任的这位更没资格。这一点,你没有意见吧?”我掀开茶杯的盖子,看着里边上好的茶叶说道。

  “可以!”人家下意识的接了一句。

  “照办!”见我抬头看他,他连忙换了一个词。

  “那么,第二点...”见我接下来没了动静,人家呷了一口茶后问我。

  “第二点,你只需要知道结果就行了。”我冲他笑了笑,将杯盖盖了回去道。

  “第二点是什么?”从省府出来,楚连生问我。整个谈话的过程当中,他们三个没有插一句嘴,就那么安静的陪着我坐在人家的办公室里。正是这种沉默,给予了对方极大的压力。

  “可以安排他去某个学院当个院长!”我停下脚步,对楚连生道。

  “哈哈哈,我考虑考虑。”楚连生笑了笑,没有给我肯定的答复。我知道这事不是一句话可以解决的。调动一个省府的人,背后会牵扯到许多的利益问题。

  “我只是这么建议一下。”我耸耸肩对他道。

  “程小凡,以后没事别到省府来溜达。除非我打电话请你!”从省城回来的第二天,刘建军就脱去了那身警服,回到了市府继续当他的副市长。第七天,楚连生给我来了电话。

  “什么意思?”我在院子里给那些重新栽上的花草浇着水,按了按耳朵眼儿里的耳机问道。

  更新◎!最快5◇上mO

  “如你所愿,他去当院长,我来顶替他的位置。”楚连生在电话里低声对我说道。

  “虽然你摘桃子的行为很让我不齿,但是你来,总比别人来让我心里舒服。”我关掉水阀,拿起毛巾擦了擦手道。每个圈子,都有各自的游戏规则。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你走他来,实属正常!至于谁来谁走,那就看各人的道行了。不过不管他们背后是怎么操作的,我只要达到了我的目的就行。至于其他的,不是我够资格掺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