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64章 揍他个眼冒金星
  “师兄,你在这儿干嘛呢?你不会是...干了啥不雅的事情被逮着了吧?日本的片儿别看了师兄,真的我不骗你,看多了会BT的!”我穿着大裤衩子,就那么拉着两个工作人员来到了景区大门口的值班室里调看监控。才进去,身后就传来了张道玄的声音。他手里提溜着一只老母鸡还有一些土鸡蛋意味深长的瞅着我说道。大早上的,我光着膀子出现在值班室里。这不由得让他想到了尾随痴汉什么的上头去了。而且还是未遂被逮着了的那种。

  “特么个老东西,整天脑子里想啥呢。这不有人在我家附近把泉眼给挖开了,人家怀疑是我闲得蛋疼干的。我这不是过来看监控,想找出那孙子么。”我回头对他低骂一声,然后抱着膀子看起了录像。

  “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山门如有八重险,不出阴阳八卦形。”录像里,隐隐绰绰有个人影在那里挥动着铲子挖着什么。林子里没有灯光,所以勉强只能辨认出他的身形,而看不清楚他的面相其他的特征。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不是我。因为我要比他高,比他苗条。正看着录像呢,张道玄提着鸡和蛋就进来了。俯身瞅了瞅屏幕,就在一旁叨咕了起来。

  f…q正3版Q,首%发#

  “你叨叨啥呢?昨儿又把那电影重温了一遍?”我回头瞅着张道玄问道。

  “嗯哼,我这也就是说几句台词应个景。师兄,借一步说话。”张道玄左手一只鸡,右手一篮子蛋,说话就转身朝门外走去。不顾工作人员连声道歉,我光着膀子就跟着张道玄走出了值班室。

  “师兄,你是不是得罪人了?好吧,这话算我没问。你不得罪人才是稀奇事情。直说了吧,你家前头那眼泉水要是被毁了,对你家的风水有很大的影响。风生水起,水没了,就剩下风。那不把运气都给刮走了么?没有水兜着,还不如没有那风呢。”张道玄朝我家走去,走了几步他停下脚步对我说道。

  “你的意思,是这个人是冲我来的?好家伙,好久没人敢阴我了。”一听张道玄这话,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是说,那个货不是闲得蛋疼,压根就是来坏我家风水的?我得罪了谁,之前的没法算计。最近嘛,除了省里那位,好像也没谁了吧。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有了计较。昨儿没弄好,保不齐今晚上那货还会来。我等着,看看到底是谁。

  “这些是家里亲戚送的,实在吃不完,师兄你帮忙吃点儿。”进了家门,等我穿上衣裳,张道玄才指着放在墙角正拉着粪的鸡对我说道。

  “吃不完,你这话说的...”我冲他挑了挑眉毛。

  “义勇啊,晚上有空没?”留张道玄在家吃了顿午饭,又点拨了他一番。送走了他,我接着给工地上的艾义勇打了个电话。

  “有啊,哥有啥事?”电话里传来一阵机器的轰鸣声,我知道他现在正在工地忙活着。

  “找几个人来帮忙逮人。有孙子要坏我家的风水。”见他忙,我长话短说道。

  “成,待会下班我亲自过去。”艾义勇看来是真忙,也没顾得上问到底怎么回事,就那么满口答应了下来。

  “都快11月份了,还这么多蚊子。”是夜,我跟艾义勇,还有他带来的几个小弟蹲在林子里等着那个货。山里的蚊子还飞得很欢乐,时不时地在我们脸上,脖子上来上那么一口。艾义勇伸手抠着脸上的大包嘀咕着。

  “下个月就好了,现在气温还有20多度。等下个月降到0度就没了。”我运起护身咒,阻隔着那些蚊子的偷袭道。小城这里的季节,严格来说貌似只有冬夏两季。以前吧,当中还有个把月温度适宜的时候,现如今连这个把月都难得了。要么今天2-30度,要么明天就12-3度。反正就这么瞎折腾吧。天在折腾,人也跟着在折腾。今天脱秋裤,明天穿秋裤。大家就这么过着。

  “沙沙沙!”正说话呢,打前头林子里就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我用胳膊肘撞了撞艾义勇,提醒他有人来了。大家都没再开口说话,就那么各自藏在树干后头,想要看看这个是不是我们要等的人。

  “老子今天机智,买了花露水抹了,看你们还咬谁。”脚步声在距离我们几米开外停了下来。嚓一声,似乎来人把铁锹插进了土里,然后在那里点了支烟嘀咕着道。

  “这钱呐,要说难赚也忒难...要说好赚,特么还真好赚...”吸了两口烟,来人用铁锹开始翻起泉眼来。一边干着活,他还一边自言自语着。我拍了拍艾义勇的肩膀,率先就冲了出去。

  “砰!”来人正全神贯注的干着活,但觉得眼前黑影一闪,紧接着就觉得眼眶一疼。

  “哎哟...谁,谁...”挨了我一拳,当时就眼冒了金星。老姜仰面倒进了水里,捂住眼眶半天都没爬起来。

  “说,谁特么让你来干这个的。”我一脚踩在他身上,将他往水里踩去道。溪水说深不深,刚刚没过脚踝。只是这个深度,刚刚好也能没过眼前这老货的鼻子。咕噜噜鼻孔里冒出一串泡儿,他挣扎着就要抬头。艾义勇也不顾脚上那双价值上万的皮鞋,就那么踩着水赶过来,一脚踩住了老货的额头。

  “唉,唉,松开。别真把他弄死了!”我是连打带吓唬,而艾义勇则是一心要把老货整死。见老货鼻孔连泡都不冒了,我赶紧招呼着艾义勇道。

  “我,我...那谁...”将半昏迷状态之中的老货拖到了岸上,我们将他脚上头下的提溜着倒立起来。不多会儿,他鼻子里呛出了许多液体。又过一会儿,他醒了过来。努力睁着已经肿起来的眼睛,他惊骇地看着我们语无伦次着。

  “老狗,问你什么就说什么。要不然,信不信老子挖个坑把你给埋了!”艾义勇蹲下身子,抬手抽了眼前这货一耳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