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66章 谢天死了
  一个位置你坐上去了,后头会有无数的人盯着你。有人等着你倒霉,有人琢磨着该怎么样让你倒霉。估摸着,如坐针毡这词儿就是这么来的吧?谢天进去了,没过几天的时间就进去了。于是乎,原单位的继任者,获得了人民群众一致的拥护和赞扬。大家都夸他是个不怕事,正直的人。再于是乎,他在单位里的威望也达到了空前的程度。继任者的位子,算是坐踏实了。谢天进去了,最担心的人是他的叔叔。因为有一些事情,他的这个侄儿还是知道一些的。他不说则罢,要真说了,那么牵扯可就大了。

  “谢天...”虽说不在其位,可是谢天进去了,近来一直少有来往的某些人还是给他打来了久违的电话。开口,人家就问起了谢天。

  “进去了三天,目前来看,他什么都没说。”谢某人揉着眉心缓声道。

  “我是担心,有人会借题发挥。你知道,如今的形势是错综复杂。稍有不慎被人抓住了把柄,谁都脱不了干系。”电话那头,人家轻叹一声道。尽管人前都是道貌岸然,可是背地里,屁股上那屎是干是稀,各人心里最清楚。

  “那你说怎么办?我如今已经不在位置上了。想要保他出来,也没人卖账。”谢某人靠坐在椅子上,看着天花板说道。

  “就看你的心狠不狠了...”一听这话,谢某人半晌无语。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下台会引发这么多的后果。如果自己不下台,这些事情也不会发生吧?他心里非常恨一个人,要不是那个人,也不会有现在这些事情了。

  “9748,9748?”谢天蜷缩在马桶边上,用被子将自己蒙头盖得严严实实的。进来之后,没有人管他姓甚名谁。在这里,他有一个代号,9748!

  “9748...”门被打开,管教从外边走了进来。看了蜷缩在那里的谢天一眼,抬脚拨拉了他两下又喊了一声。拨拉,就是在警告,再不起身出去放风,待会可就是一脚踢过来了。

  “报告政府...我,我肚子疼!”谢天将被子掀开,露出了那张苍白又满头大汗的脸来。管教见状,蹲下身子在他的额头上摸了摸,有些烫手。

  )看U正版章JF节上_mr

  “去卫生所...”管教估摸着,谢天是感冒了。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然后朝外走去。

  “这里痛不痛?这里呢?”走在半道上,谢天就有些支撑不住了。他一把跪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就呼起痛来。管教喊来几个犯人,大家七手八脚将谢天抬到了卫生所。值班医生给谢天做起了检查。

  “这得送到大医院去,我估计是急性阑尾炎。拖下去,怕犯人有生命危险。”值班医生将谢天身上的号服放下来,然后一旁的管教说道。见医生这么说,管教立马给队里打了个电话将事情汇报了上去。对于犯人生病这种事情,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人为难的。很快队里就做出了决定,派车送谢天去医院做手术。

  “有人要救你出去。”躺在车上,谢天闭着眼睛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

  “谁?”看着自己的狱友,谢天从褥子地下摸了一支烟递了过去。出去?越狱?他还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种事情。

  “是谁你就别管了,你想不想出去?人家可说了,机会只有一次。你出去之后,人家会安排你出国。去美国,只要你到了美国,这边就拿你没办法了。”狱友接过烟,起身走到门口。踮起脚透过小窗朝外看了看,然后把烟点上道。

  “越狱?要是被逮住...”谢天有些犹豫。

  “那你就打算在里边待上十来年?我可听说,你收了人家不少啊。反正你自己拿主意吧,愿意在里头待着你就待着。要是想出去,人家帮你。并且,你那些被没收掉的钱,人家也有办法补偿给你。”狱友紧吸了几口烟,挥舞着胳膊将屋子里的烟雾驱散后对谢天说道。

  “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办法帮我逃走。”装病,是狱友教谢天这么干的。可是事到如今,谢天心里又有些后悔。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人家了呢?也不知道是谁在帮自己。难道是自己的叔叔?

  “吱吱...”谢天正在琢磨,待会要是被医生检查出自己是装病该怎么办。忽然间,车身一阵急促的摆动。一阵轮胎擦地的声音传入耳内。还没等谢天翻身起来看看发生了什么,就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紧接着,整辆车翻滚了几下,然后底朝天地横在了路边。谢天觉得自己的腿失去了知觉,身边押送自己的管教,满头是血的趴在那里。他尝试着捶了捶车窗,想要从车里爬出去。

  “是他!”一双运动鞋停在了谢天的眼前,他努力抬头想要看看来人是谁。却被刺目的阳光晃花了眼。来人手里拿着一个手锤,几下将车玻璃敲碎,然后...对着谢天的脑袋就来了那么几下。

  “你们这里的人,性子很野啊!”楚连生很少给我打电话,才接通他的来电,他就给我来了这么一句。

  “怎么了?上任干得不如意?谁惹你了?不对,是谁敢惹你?”我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他。朝廷有人好做官,习惯了做官,如今的楚连生也懒得去琢磨修道的事情了。跟以往比起来,如今的他更像是一个政客而不是一个道人。

  “谢天的案子,刚有点头绪,人就被做了。”楚连生上任以来,这算是第一把火。他琢磨着,好好做出件像样的事情来给帝都的父亲看看。可是事情却不如同他所想那般发展。本想着顺藤摸个瓜。可现在藤断了,瓜自然也没了踪影。

  “谢天被人做了?”我只是让老姜改改他家的风水,让他晦气晦气。别是那货改狠了,把人家的命给改丢了吧?我心里一时惊诧莫名!若是这样,那岂不是我的罪过?我寻思着,得去找老姜问问具体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