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75章 暗流
  “说吧,到了我家,咱也别在这扯没用的了。小沈子到底想干嘛,实话实说就行。是想莫须有一回,还是想怎么地,总要给老头子我交个底。”稍等了片刻,老爷子接过老妈子递来的茶水漱漱口。然后一口吐到身边的痰盂里问人家道。

  “只是想请程小凡同志,回部里配合调查一下。毕竟,人家是实名举报。”两人闻言,汗又下来了。

  -M'

  “配合?”老爷子啪啷一声将茶盏往桌上一顿道。

  “是协助,协助!”人家见状赶紧换了个词儿。

  “那,你去协助一下?晚上回来吃饭。你不来,老子又要白菜豆腐了。”老爷子将茶盏推到一边,完了对我说道。

  “成,听您的。其实吧,您白菜豆腐的,对身体有好处。”我起身对老爷子笑道。

  “滚,赶紧滚!”老爷子闻言恼火了。

  “请你解释一下,这上面列出的几个问题。不着急,想到什么写什么。烟灰缸在这里,你喝红茶还是绿茶?”来到了部里,人家对我倒是还算客气。将我带到了一处环境安静的办公室里,一个身穿着制服的妹子给我拿来了纸笔说道。纸上列了几个问题,无非是要是我解释家里的经济来源。还有关于上次省里那位为何离职。还有这次为何人家妇女会指证我云云。这也算是给我一个自辩的机会了吧?

  “额,还有几个女性说我睡了她们?这特么,果然人红是非多。”我细细地看了看上边的问题,然后抬头对身边那位说了一句。一句话出口,她就瞪了我一眼。

  “红茶,还是绿茶...”人家这回的口气,不是那么和善了。咬着牙问了我一句,然后拿了空杯子走到柜子跟前等着我的回答。

  “矿泉水谢谢,要那种经过了几十层过滤的那种。”我冲她挑了挑眉毛说道。

  “啪啷!”人家没想到我会要矿泉水,将杯子一顿,然后转身就朝外头走去。

  “小丫头片子,这么沉不住气...”我摇摇头,拿起笔来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了起来。

  “钱是我自己挣的,地是楚老爷子赠与的,,乱搞是坚决没有的,那货的离职是咎由自取的。”少时人家给我拿了一瓶水进来,门一开,就看见我靠在椅子上抽烟。走过来一看,问题我已经回答完了。

  “这就是你的回答?”那姑娘柳眉倒竖着问我。

  “嗯呐!”我点点头。

  “证据呢?”人家又问!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不是谁调查谁取证么?还有啊,俗话说捉贼拿赃,捉那个啥在床对吧?赃咱待会再说,先说床的问题。你们谁逮住我睡人家了么?就凭她们一句话,就睡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说,她们欠了我十几亿不想还,然后故意这么说,想把我搞倒之后可以赖账呢?反正都是无中生有对不对?这活儿我是不稀得干,我要干起来,就没她们什么事了。”我耸耸肩,然后抬手往烟灰缸里磕了下烟灰道。

  “你...这是组织上给你的机会,你可不要耍无赖。耍无赖的后果,你是知道的。”人家急眼了,把矿泉水拿起来往边上一放对我说道。

  “很遗憾的告诉你,我不是D员。也没有身居要职。用一下你的脑子,一个无党派人士,又没有任何职位在身,我特么拿什么去谋私?”我一拍桌子吼道。桌子一拍,门外当时又进来两个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女的,然后人家对视了一眼,退出去后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喂,别关门。要不待会她说我睡了她,老子真是有理没处说去了。”我将双脚翘在办公桌上冲门外喊了一嗓子。

  “你混蛋,流氓...”人妹子拿起桌上的文件夹劈头盖脸就朝我砸了过来。

  “说好不打脸的呢?”好不容易被人从魔掌之中解救出来,我摸了摸脸上被挠的部位对妹子问道。

  “哼...没有城府...”隔壁屋,两个看着监控的人冷笑了一声道。

  “那不是更好么?挖下的坑,就等着他去跳。就他这脾气,激将一下就行。成了,今天差不多了,送他回楚家吧。明天再去请他,请到他怒火中烧,最好再干点出格的事情我们就好办了。”一人将手里的的烟蒂摁灭后说道。

  “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我们派车送你回去。不过话说在前头,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允许,你暂时还不能离开帝都。希望你配合,要不然,楚家也保不了你!”一个相貌堂堂,看起来跟朱时茂相差仿佛的人走进来对我说道。

  “我特么用得着楚家来保?开玩笑...”我冲人吼了一嗓子,然后拉了拉衣角趾高气扬的朝外走去道。

  “真是个愣头青...”那人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在手里掂量了两下低声道。

  “今天,你在部里发火了?这可要不得...”晚饭很丰盛,楚老爷子吃完之后陪我坐着喝茶道。

  “我故意的!”我耸耸肩道。

  “故意?”楚老爷子放下茶盏就那么看着我。

  “嗯,不这样,他们怎么能够放心让我住在您这里呢。看起来没有城府,才是最大的城府。我就是要让他们觉得我是个愣头青,不然我真没关进去了,还真保不齐会干点啥出来。您知道,我这人受不得冤枉。”我冲楚老爷子点点头说道。

  “还有,有句话我觉得应该对您说。”我捧着茶杯接着道。

  “你说!”楚老爷子抬手示意我。

  “想托您传个话儿,有事冲我来就好。但是要牵扯到我家里,我就不是这个态度了。”我正了正坐姿,对老爷子微微低头道。

  “放心,没人敢动你家里人。”楚老爷子伸手在我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道。

  “四爷真是高招,看来请您出马是请对了。这是一点小意思,接下来,可怕还需要四爷您在帝都多盘桓几日。”一处宅院里,一个身穿米色西装的青年双手将一张银行卡递到了面前那个正哼着京戏的中年人面前道。

  “好说...”四爷缓缓睁眼,将卡接过来随手放在一边矜持着道。

  “那个证人,如果可以的话,还要麻烦您给料理了。老板说了,死无对证才是最大的证据。”青年上前两步,然后俯身轻道。

  “好说!”四爷看了他一眼,然后起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