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77章 各显其能
  “小沈子长大了,不把老夫放在眼里了。好得很,由着他们去弄。弄到不好收场的时候,求谁都没用。”我被留在了监察部,这让楚老爷子觉得脸上很没有光彩。他一筷子叉起一个狮子头,趁着身边人没来得及阻止的时候三两口吞下肚去说道。

  “小万说,人家对他还算客气。只是今儿不知道怎么招惹人姑娘,被人家扇了一个嘴巴子。”老妈子将桌上的荤菜都端上了托盘,想了想又心有不忍的夹了一只虾放进老爷子的碗里说道。

  “被姑娘扇我不管,可是别人不能动他。不是我护着他,日后他们就明白,我其实是在护着他们。那个,把盘子里的油水给我点吧?这饭太硬,我咽不下去啊!”楚老爷子一口把虾吃下去,然后眼巴巴看着托盘里的荤腥说道。

  “喝不喝酒?”监察部的食堂饭菜不错,起码闻起来挺香。大家吃的,都是一样的饭菜。起码在大厅里的人,都是吃一样的饭菜。对襟盘扣看起来是个干部,所过之处很多人都跟他打着招呼。他手里提着一瓶啤酒,放到我面前后问道。看来有关于我的事情,人家了解得很细致。他甚至知道我只喝一瓶啤酒。

  “来一杯。”我从桌上拿了两个纸杯对他说道。

  “我不能喝,上班时间。”他将纸杯反扣过去,然后拿起筷子道。

  “挺遵章守纪的,不错!”我点点头,自顾自倒了一杯喝了起来。

  “监察部把人扣下了...这似乎跟您的批复有点出入。”中南海,沈从良跟楚老爷子双双坐在办公室里对那位说道。

  “不要着急,扣两天没关系。楚老,连生在江城那边还习惯?”那位摘下眼镜,放下手里的笔揉揉眉心问道。

  “目前来说,做得还算不错。不是小程上次帮他,估计现在也是一团糟。”楚老爷子不知道人家怎么就惦记起这事来。

  “让他好好做,做出成绩来,给老楚家增光加彩。”那位笑了笑道。

  “你说,他是什么意思?谈程小凡的事情呢,怎么扯到我家那个不成器的身上去了?”打中南海里出来,楚老爷子咳嗽了两声问身边的沈从良。

  “事情出在那里,您说他问您家公子做什么?”沈从良一句话,让楚老爷子茅塞顿开。

  “人的脑子,就得多用。你看,我这整天搁家待着,连上头的意思都摸不明白了。得,我给他打电话。”上了车,楚老爷子自嘲了两句道。

  “连生,查程小凡的案子。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要放过。”

  “已经开始查了,佳人猜得没错,这次的事情恐怕最后还得落在我头上。”

  “好好查,该抓的抓...做出点样子出来。”

  “还是你们家韩佳人脑子灵光!”等楚老爷子跟楚连生通完电话,沈从良笑着打趣道。

  “他们老韩家,一贯喜欢搞阴谋诡计!”楚老爷子闻言撇撇嘴道。

  事情表面上很复杂,真的要追查起来却又很简单。人们都以为我是靠着楚家这棵大树,现在监察部连楚家的面子都不给,大家都等着看我的笑话,等着看我倒霉,等着楚家被打脸。等着,伸张所谓的正义。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我也是有爹可拼的。人死不能复生,死无对证?没关系,人死了魂还在。

  “再把她扔下去炸一炸。”父亲端着茶杯,看着面前那妇人对左右道。前头有一口锅,锅里的油在沸腾着。两个小鬼闻言用叉子叉起那妇人,按进了油锅里涮了起来。一阵鬼哭狼嚎之后,方才将她叉了出来。

  “说,何人指使你这么做的?”父亲放下茶杯问那妇人。

  “我,我是真不是认识啊。他给了我10万块钱,说是会有人假装来侵犯我。然后肯定有人会来多管闲事,到时候只要我一口咬定那个多管闲事的准备对我用强就行了。”妇人身上冒着青烟,跪倒在堂前抽泣着道。

  “走狗烹,可惜你最后还是被人给害了。”一旁的崔钰摇头道。

  “该你赏善罚恶司出马了,先把那个害人的恶鬼带回来,我们再审。”父亲见这妇人所知有限,一挥手让左右带她下去疗伤。等那妇人被带走,他侧身对一旁的崔钰说道。

  “那是自然,连害几命,再不逮捕归案,怕是有人要在陛下面前参我一本了。”崔钰扔出一道令牌,四个披甲鬼差出班领命而去。

  “四爷,您有什么吩咐?”回帝都几天了,四爷终日在院子里不出门。今天,他决定出门走走。拍了拍巴掌,门外进来一个人恭恭敬敬的问他道。虽然时间已经很晚,不过老板说了,这是贵宾,要尽量让他满意。

  》正Q版首发^V

  “想出门溜达溜达,有车么?”溜达溜达,溜达还要坐车?来人心里腹诽了一句,紧跟着嘴里恭敬的答了一句:马上安排!

  “都两天了,怎么还没回来?”四爷将腕子上的那个小铃铛打开,瞅着里边低声说了一句。以往,他养的这玩意办完事第一时间就是回来邀赏的。这一次倒是奇了怪,都两天了还没回来,莫非是出了岔子?他决定找个没人的地方,尝试着把那东西给召回来。

  “嘶,嘶...”一团影子蜷缩在墙角,正捂着腰腹不停地吸着凉气。若是不仔细看,压根看不出来这个地方的影子有些奇怪。脑子里传来了主人的召唤,可是身后又有鬼差追击。要不是它闪得快,刚才那一刀就要把它给腰斩了。得先找个对方躲起来,等伤好了再回去。它前后观望着,然后顺着墙根朝前出溜着。

  “噗...”四爷张嘴吐出一口血,然后整个人萎靡地瘫坐在地上。

  “快,扶我回去。”想要起身,却是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被掏空了一般。等到远处等候着他的人赶过来,他连声说道。

  “是你自己招,还是等本官用刑了再招?”恶鬼被砍断了双腿带回了赏善罚恶司。崔钰坐在堂上,看着下头这个少了双腿正哀嚎不已的恶鬼问道。

  “我招...”恶鬼觉得,自己扛不过这里的大刑。与其被折磨个半死再招,不如先招了还能少受点折磨。

  “四爷?”等恶鬼将四爷供出来,父亲皱眉问道。

  “他本名叫什么?”

  “吴四桂!”恶鬼倒是回答得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