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79章 衣冠禽兽
  “好得很嘛,嗯?一个个的都玩起实名举报来了。还有谁?还有谁要举报的?”那位罕见的在办公室发了脾气。事情一桩比一桩离谱,眼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比一个更不像话,由不得他不怒。

  “这个,只是一份举报,怕是不能代表这件事就是真的。而且也不能排除,是有人在趁机混淆视线,以达到为自己脱罪的可能。”能够出入那位办公室的,职务都不会太低。其中有一位,站起身来正气凛然的说道。说完,他微微一低头,然后坐了回去。而那位,则是深深看了他一眼。

  “你就明说是程小凡买通了那个狗屁的吴三桂不就成咯?就讨厌你们这些书读得多的,整天正事不干,尽特么想着怎么阴人。”一旁的楚老爷子把玩着手里的健身球,头也不抬的说道。那人闻言咬了咬牙,楞是没敢开口驳斥。

  “是吴四桂...”反倒是一旁的沈从良,轻声纠正了一下楚老爷子的口误。

  “老楚这话虽然偏颇了一些,但是也不是没有道理。干事情的时候就想到了人家,出了点幺蛾子没有一个人肯站在人家的立场去考虑问题。还美其名曰尊重事实,屁。说句不好听的,程小凡在不在老沈那里干,都影响不到他的生活。挣钱?我想他并不靠着如今的工作挣钱吧?而且说起来,他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权力捏在手里。说他贪腐,也要先给他一个贪腐的位置才行是不是?还有说他乱搞的,不如大家都接受一次彻查,看看谁的屁股更白一些?”一旁的韩家家主跟身旁的亲家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

  “对了,关于他的这些举报,目前不也仅仅是停留在举报的程度上么?谁手里有证据拿出来好了,这么拖着又算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倒是对监察部那边表示赞赏。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一个地市级的城市发生的案子,隔不了几个小时就能反馈到你们那里去了。这个进步,希望你们可以保持下去。可别此一时彼一时,到最后让人说在针对某人又或者在做表面工作才好。”楚家老爷子冲着亲家笑了笑,然后接过话头说道。

  “楚老,您可能对于这件事有点误会...”还是刚才率先开口的那个人,起身对楚老爷子一躬身道。

  “可别,沈部长。老朽当不起你这声楚老。你看得起的话,喊我一声老楚就行了。”楚老爷子搓了搓手中的健身球,将脸侧到一旁说道。

  “您说您位高权重的,小沈不过是公事公办,怎么就得罪你了?要不,待会都去我那里坐坐?大家喝喝茶,聊聊天,把误会解开了就好了嘛。”见沈部长有些下不来台,一个年龄跟楚老爷子差不多的人替他打起了圆场。

  “你那里的茶,老子喝不起。那个,老韩,中午你家有肉没?要不待会我去你家吃饭去?”楚老爷子连那人的面子也不给,喷了他一句后转身问自己的亲家道。

  “走走,今天去我家开开荤。”韩家家主闻言拉着楚老爷子的手说道。

  “当年他要不是走了狗屎运,跟那位的父亲在一个工作站共事,能有他今天?我呸。老子刀山火海,真刀真枪杀出来的身家,特么他算哪根葱。还去他家喝茶......”跟那位告辞之后,出了中南海。楚老爷子一口痰吐在地上骂道。一旁戴着红袖箍的大妈瞅着这些才打中南海里出来的人,楞是没敢过来递罚单。

  “行了,你跟他怄气做什么。”韩家家主笑了笑道。

  “您午饭去韩家吃的?又吃肉了吧?”午饭过后,楚老爷子心满意足的回了家。才进家门,就被老妈子给拦住问道。

  “你知道就行了,别到处说。嗝...去给我泡杯茶来解解腻。对了,连生那边有消息么?”楚老爷子打了个嗝,四下里瞅了瞅说道。

  “又吃狮子头了...少爷那边传了点消息回来,我给放您屋里了。”老妈子闻着味儿,摇摇头道。

  “您这么大年纪了,以后这些五花肉什么的,最好别吃。”这些话,旁人不敢对楚老爷子说。也只有这个老妈子敢说。

  “偶尔吃吃...”楚老爷子还在回味刚才的肉。

  0,更/新OF最3;快O上

  “想早点去见太祖您就吃!”老妈子低眉顺目的来了这么一句。态度是恭敬的,可是这话却不那么好听。

  “这个,尽量,尽量不吃!”换了旁人,楚老爷子早就把健身球给砸过去了。可是对于老妈子,他选择了退让。人家守护了他大半辈子,从来也没对他提个要求什么的。这份情义,值得他去珍惜。

  “原来如此...这就说得通了。原来连生之前的那位,是他的门生故旧。”看着桌上的传真,楚老爷子点点头道。

  “好得很,道貌岸然,衣冠禽兽。”不出意外,有人去派出所自首了。说是我指使他杀了那个女证人。还说我答应给他100万酬劳什么的。只不过他自首晚了那么半天时间。或者说,这个消息传到帝都晚了那么一点。因为在此之前,吴四桂已经把一切的事情都给交代了。包括是谁指使他这么干的。至于他是怎么干的。虽然听起来有些荒谬,但是那位还是选择了相信。不为别的,就为帝都存在着天组这个部门。这个部门,本身就是在做一些匪夷所思的工作。

  接着,楚连生的报告也递交了上来。看着报告,那位握了握拳头。人,真的是贱得贵不得么?原本念在故交的份上,觉得他能来支持辅佐自己的工作。怎么这上台没几年,就变成了这样呢?那位轻叹一声,罕见地靠在沙发上吸起了烟。

  “小程同志那边...”他拨通了沈从良的电话。

  “还算正常!”沈从良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

  “什么叫做还算正常?”那位问道。

  “这小子想辞职不干了!”沈从良还是选择把这件事告诉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