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90章 妩媚的和尚
  徐州,古称彭城,又名逐鹿。距今已经有6000多年的文明史。而徐州城的建城史,则是可以追溯到三皇五帝时期。以彭城之名见诸于文字,则是在公元前573年的春秋时代。是我国现江苏省境内最早出现的城邑。而泗水古址上,则是现在的徐州大运河。大运河最宽处足有千米之外,最窄处或者只有百余米。沿途两岸有镇数处,游客如织。

  “快看,那个和尚好漂亮!”一个身穿黑色僧袍的俊俏和尚走在镇子的街道上,引起了一些游客,尤其是女游客们的关注。一颗光头之下,居然有一张如此漂亮的脸蛋,真真是让许多女性自惭形秽!难道果然如同人家常说的那样:这么漂亮的一定是男孩子么?很多妹子心里如此愤愤。为毛一个男人可以长得这么漂亮,天杀的他居然还是个和尚!

  “嘘,嘘,快看那个和尚好有味道。”十月底的天气,已经有些微凉了。一个身穿衬衫,解开了几个扣子将自己那撮胸毛袒露在外迎风招摇的壮汉,瞅着那和尚的腰肢咽了口口水。与他同行者闻言,莫不远离这厮,假装不认得他。

  黑木走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上,耳朵里充斥着周遭人们传来的窃窃私语声,心中居然还泛起了一丝窃喜。紧接着,他使劲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这具身体又开始对他造成不良的影响了。他越来越痛恨这个木有小JJ的身体!

  “啪!”一个胸前飘荡着胸毛的男人从他身后走过,挤在人群中顺势一巴掌拍打在黑木的屁股上。一声脆响,一阵火辣辣之后黑木居然脸色绯红起来。男人飘荡着胸毛想要加快脚步离开这里,免得待会这个和尚喊起来会闹出大事情。才往前挤了没几步,忽而间他就觉得自己的后背似乎被谁大力推搡了一把。他身不由己的朝前趔趄着倒去,一辆小面包来不及刹车,从他的头上碾压了过去。

  “啪!”又是一声脆响,男人的头跟熟透了的西瓜被人捶开了那样汁液四溅。黑木收回自己的手掌,顺势捻动起念珠来。

  “这是他自己跌过来,不关我的事。这是他自己跌过来的,不关我的事。”面包车司机脸色苍白的从车里下来,看了看地上的男人,双腿一阵颤动后跌坐在一旁喃喃自语着。

  “大包...大包...”胸毛男的朋友们这个时候才赶到,一眼看见大包躺在血泊之中,大家面色一变在那里喊将起来。没人敢去看他是不是死了,也没人上前去跟那司机理论。唯独有一个朋友,拿出电话拨打了110。

  “这是他自己跌过来的...”警察来了,司机带着哭腔跟人解释着。

  “你们不信可以看监控好不好?我正常行驶,哪里知道会从街边跌出一个人来?”司机哆嗦着,从兜里摸出烟来。好半天,才将其点上道。不管是不是他的责任,这赔钱是少不了了。就是这样,出了事情往往人家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各打五十大板。他已经在心里开始盘算,卖了这辆车够不够赔偿的事情来。

  监控,警察是会去看的。但是死者的家属不会去管是谁的责任。只要是人没了,那就开始扯吧。扯皮是个过程,扯到钱才是目的。不是说每个人都是如此,起码有人是如此。有人问:啥时候家里的亲戚会最多?有两个答案是值得肯定的,第一是人们发财了。第二是出事并且能够得到一笔赔偿了。这种时候,亲戚们会比过年的时候聚集得更齐全。至于人穷困潦倒的时候,对不住,没人会记得还有你这么个亲戚存在的。那种时候,人就想是一团瘟疫,众人避之不及。

  _正…c版dA首$N发G(

  监控里,很清晰的看见大包伸手拍了人家和尚的屁股,然后拔腿就跑。跑出去几米,这才脚下拌蒜的跌到了机动车道上。而那辆面包车,赶寸了就那么从他的身上碾压了过去。至于那个和尚,似乎抬了抬手。不过仔细看去,人家却是在捻动念珠。

  大包被随后赶来的120医护人员七手八脚的抬到了担架上,他仰面躺在上头,胸毛随风招摇。

  “国师...”黑木来到了一处民居门前,轻轻拍打了几下那扇老旧的木门。不多时门开,一个健硕的汉子出门招呼了他一声。黑木迈步走进去,还拿眼白了那个壮汉一眼。国师?不是让大家称呼自己大师的么?他的心里对于随行的人员极为不满。只是那眼神白过去,却是少了一分警告,多了一股子妩媚的意味。黑木觉得自己很烦,自己总是会在不合时宜的时候,被这具身体所影响。

  “再说一遍,没有回国之前,大家一律称呼我为大师。还有,不许用日语讲话。”这是一幢有些年头的民居,据说先人还曾经中过大清的秀才。不过如今家道中落,后人们不得已把祖宗留下的老宅,拿出来当成了小旅馆进行出租。黑木很喜欢这里古旧的韵味,于是花钱将整个宅子给包了下来。用几十年前的话说就是:皇军金票大大的有。用如今的话说就是:不差钱!

  “哈依!”正厅前头有一处天井,下边站着十来个随从。大家闻言,齐齐答应了一声。

  “两个两个相对,互相扇耳光。什么时候我说停,才准停。不长记性的东西...奴家...!嗯哼,贫僧刚刚说过的话,转眼就被你们当成了耳边风!”黑木不自觉翘起了兰花指怒道,怒到了一半,他才觉醒过来,自己又有些失态了。众随从也不敢去忤逆他,很顺从的两两相对,一人一巴掌的彼此互扇了起来。最开始,大家都还留了一手,扇的力道不是那么重。也不知道是谁,下手没控制住,将小伙伴的鼻血给扇了出来。自此开始,大家就逐渐加大了力道。扇到最后,居然扇红了眼。一时间天井底下是啪啪啪,一片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