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795章 从良来电
  “叮铃铃!”颜品茗看着桌上的手机,不知道该不该接。我去跟那只鸟儿切磋去了,手机留在了家里。这是第三次响铃了,上边的来电显示写着一个以往她经常从我嘴里听到的名字,沈从良!她知道沈从良是我的老上级,也知道我现在已经没有继续在那个单位上班了。铃声再起,颜品茗犹豫着上前,接通了电话。

  “喂?”她低声道。

  “是顾女士?还是颜女士?程小凡在么?我是沈从良!”沈从良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6l"C;

  “我是颜品茗,您好,他不在,出去了!您有什么事情找他吗?”颜品茗轻声跟沈从良说道。

  “他去哪里了?还有别的方式可以联系到他么?”沈从良的声音显得有些焦急。

  “这个,就得等他回来才可以了。他去练功去了,可能还需要一个小时才会回来。”颜品茗知道自己这个电话接冒失了。对方这么急找我,一定又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出面。以往我是身在其位,没办法。如今已经离开了那里,她觉得自己是给我找事情了。

  “方便的话,颜女士可以帮我找找他吗?”沈从良在电话里又道。

  “这个,很抱歉沈先生,我不是很方便去找他。”颜品茗说完,轻轻将电话给挂了。

  “找不到他的人,据说是练功去了。再增派一些人手,一定要把那个鬼木给我留在国内。”沈从良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一捶桌子对面前的众人说道。

  “已经先后折了不少兄弟了,沈老,不如等等看。如果程小凡愿意出手的话...”有人犹豫着对沈从良说道。那个鬼木和尚太厉害,已经接连冲破了几次合围。每一次突围,他都会给天组带来伤亡。

  “现在,还有人会嫉妒他么?还有人会说,我给他的权力过大么?人家什么都不要,也什么都没要。甚至于连符文剑,都给我留了下来。他从天组带走了什么?你们说?带走了什么?”沈从良忽然的一通脾气,让众人的心纷纷提了上来。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人当中,说过这些话的不在少数。他们觉得,自己脸上有些火辣辣的。曾经以为少了谁都不打紧。可是现在看来,少了我,只会是给组织徒增伤亡。最起码我在的时候,任务期间还从来没有伤亡过这么多人。

  “沈老,要不您再打一次电话?我相信程小凡同志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有人开口说道。

  “他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可是他更不是一个傻子。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事情,我沈从良也做不出来。上次他出事,有多少人在背地里幸灾乐祸的?嗯?好,现在是你们出力的时候了。不是有人说换做是他,他能做得更好么?行,做给我看。是男人,就别特么整天耍嘴皮子功夫。”沈从良是真怒了,一贯不会说什么重话的他,今天罕见的打起了某些人的脸。而且这巴掌,他还没打算停下来。

  “都下去吧,派人继续堵截鬼木。虽然会有所牺牲...!我们,不能让他就这么跑出中国。”半晌,屋内除了沈从良发脾气的声音,就是人们那粗重的鼻息声了。沈从良紧握着手里的拐棍,顿了顿地后有些颓然的对大家摆摆手道。他并不想训斥部下,他知道大家都不容易。可是眼下的事情,实在让他很是恼火。明明知道对方只有一个人,明明知道对方在哪里,你就是拦不住他。不仅如此,每一次派出去的人手,从来没有一次全部回来过。士气啊,屡战屡败,对于士气是一种极大的损害。沈从良担心,这次要是留不住那个鬼木,以后部下们再遇上他,会产生心理阴影。就如同国足遇到韩国那般,输成了习惯,再想赢就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了。

  众人齐齐点了点头,没有人再谈什么困难,大家只是有秩序的转身朝外走着。一定要把那个漂亮的和尚留在这里,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大家的心里,从来没有如此团结过。

  “你回来了?今天感觉怎么样?”我身上穿着被汗水浸透,很是厚重的沙背心从门外走了进来。颜品茗拿过一碗茶水递给我,然后用身上的帕子替我擦抹着额头问道。

  “还行,现在的重量我觉得有些轻。明天你有空的话,帮我再添加10斤沙子进去。”我接过茶碗,一口气将茶水喝下去,然后伸手解着沙背心上的带子说道。有人说,一件事情你坚持一段时间,就会成为习惯。现在的我,对于穿着沙背心练功,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这是好事,我能感觉到我脱下沙背心后,整个人的灵活度在直线上升。甚至于我昨天还试验了一下,现在让我不依靠外力,纵身跃过一堵两三米高的围墙,我都能轻松办到。一跃两三米,这应该达到古时候轻功的标准了吧?我拿起一条毛巾,擦抹着身上的汗水暗道。

  “我去洗个澡!”我朝二楼卧室走去,嘴里还跟颜品茗招呼着道。洗完澡,也差不多到时候去接顾翩翩下班了。

  “那个...”颜品茗瞥了一眼桌上的手机,有些犹豫的对我道。

  “什么?”我回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桌上的手机道。

  “没什么,你去洗澡,待会我把你的衣服送上去。”颜品茗摇摇头,转身朝楼上走去道。

  “沈从良?”我瞅着她的背影,挠挠头走到桌边拿起手机一看。就看见三个未接电话,和一个通话计时。沈从良打电话来了?那她为什么要瞒我?我有心想回拨一个,可是最终却是将电话给放下了。

  “今天有人打电话来了?”上了楼,我站在浴室门口看着正躬身为我调着水温的颜品茗问道。

  “你看过手机了?是沈从良打来的,说是找你有事。我说,你忙得很...”颜品茗起身望着我,然后低声说道。

  “他有没有说什么事情?”沈从良找我,速来不会是好事,也不会是小事。他能在我辞职之后,还打电话进来,说不定这次的事情,是真让他棘手了。我走进卧室,拿了一支烟点上,就那么靠在门前的围栏上远眺着远方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