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00章 仗剑
  鬼木就那么靠在树干上一动不动,他在等,等半空中那架直升机再度出现在自己的头顶。他只有一次机会可以出手,失手的后果,就是被机枪射成筛子。可以无视子弹威力的,估摸着也只有天照大神那种阶层吧?鬼木微微偏了偏头,看着自己肩头的枪伤暗道。如果不是直升机一直盘旋着,他早就逃离这里不知所踪了。至于拿着枪的黄苹,他没有放在心上。鬼木如今并不害怕人,他害怕的是科技。

  “没有发现目标踪迹...”飞行员拉动操纵杆,绕着面积并不算太大的林子又找了一圈。话没说完,他忽然就看见一圈白色的光晕从林子里朝着直升机旋转了过来。

  “嘡...”一声巨响,直升机的螺旋轴被那圈光晕击中。直升机在空中剧烈地摇摆了几下,驾驶舱里的电子面板泛起一阵火花,就那么摇摇摆摆地对着地面俯冲了下去。

  “嘟嘟嘟...”伴随着急促的警报声,飞行员将飞机遭受到不明物体攻击的消息传递了出去。随后,他双手紧紧把持着操纵杆,试图恢复直升机的平衡。可是无论他怎么拉伸,飞机依旧是垂头朝着地面砸了下去。

  “轰”!飞机的螺旋桨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紧接着便支离破碎的朝着四周飞溅了出去。直升机里冒出了浓浓的烟雾,飞行员跟射击手两人被巨大的冲击撞晕在机舱内。黄苹趴伏在地,等到直升机上飞溅而出的碎屑静止下来之后这才提着枪朝那边赶去。她想把机舱门给打开,然后抢在直升机爆炸之前将两名飞行员给救出来。

  “砰砰砰!”才一迈步,黄苹的后背心便接连挨了几下重击。她一口血喷出来,然后顺势朝前一个滚翻,咔哒一声拉动枪栓转身就扣动了扳机。这个时候,她已经没有时间去瞄准。只能凭借自己的直觉去射击了。就算打不中,也可以阻止对手继续对她进行攻击。她觉得自己的胸腔火辣辣的,一枪打出,枪械的后坐力让她又吐出了一口血。刚才挨的那几下,已经让她受了不轻的内伤。此时只要稍微有些触动,都会让她呕血。

  身后没有人,她的枪打空了。半跪在地上,她拉动枪栓压上一颗子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和身体的平衡。甩甩头让自己能够清醒一些,双眼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约莫这么僵持了十几秒钟,鬼木始终没有再度对她发动攻击。黄苹缓缓起身,举枪倒退着朝直升机接近着。直升机上已经燃烧起了明火,再耽搁下去随时都有可能会爆炸。

  “黄苹你怎么样?”耳麦里传来了上官牧关切的声音。

  “我没事,直升机坠毁了,马上派人过来支援。”黄苹嘴角带着一抹血渍在那里低声答道。话音刚落,黄苹便觉得眼前一道人影闪过。她移动枪口想要射击,一团黑影却是抢先一步袭击到了她的身前。鬼木从黑影当中现身出来,抬手变拳为爪,直向黄苹的喉咙抓去。这一下若是抓实,黄苹的喉骨必定寸断。黄苹来不及躲避,只有眼睁睁看着对方向自己的喉咙抓来。

  “想在这里杀人,你问过我没有?”就在鬼木的手掌即将接触到黄苹的咽喉的那一瞬间,他忽然收手后撤。紧接着,在他之前站立之处,凭空出现了一道剑痕。我倒握心剑,一伸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黄苹对鬼木问道。

  “程小凡!”面前那个漂亮的和尚,对我咬牙切齿着。这让我觉得有些奇怪,似乎我跟他,并没有接触过。

  “你没事吧?”我没有理会面前的鬼木,只是搀扶着黄苹问她。

  “你终于还是来了...”黄苹对我笑了笑,一口血夺嘴而出。我伸手抚上她的背心,缓缓朝她体内输入了一股道力。道力过处,让她的内伤缓解了不少。

  “你小心,他的邪术很厉害。”黄苹脸颊上闪过一抹绯红,轻轻挣脱了我的搀扶后朝着直升机飞奔过去。

  “你...我,今日只能有一个走出这个林子。”我抬手对鬼木一指,然后说道。牺牲了那么多人,就是为了留下他。我不能让他就这么从我的手里给跑了。

  “那就看看到底谁能走出去。”鬼木一咬牙,手里快速结印道。不知道为什么,他结印的手法,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久保龙彦是你什么人?”电光火石之间,我想起了一个日本和尚来。

  “废话少说,来吧。”提起久保龙彦,鬼木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仇恨。印成,他对着我就推出了双掌。两团火云朝着我急速飞来,我剑身一抖,一个云卷打了出去。剑锋连绵之中,那两团火云被我吸附在剑身上。整柄剑,散发出耀眼的红色。

  “苍龙”!一条青龙直冲出去,待到龙形消散,我却是已经出现在了鬼木的身前。

  “惊鸿”!剑光一闪,剑锋横削向鬼木的咽喉。

  “金刚”鬼木急切间双手合十大喝一声。一道金光透体而出,阻挡下了我这一剑。吱嘎一声剑锋抹在金光上头,泛起了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剑光过后,鬼木体表的金光支离破碎。

  “大黑天”见势不妙,鬼木祭出了大黑天,试图隐匿身形。

  +

  “点墨”我一指点在他的身上,他的大黑天还没来得及完全生效,整个人便被我点在当场动弹不得。

  “云卷”又是一记云卷出去,呲呲啦啦一阵碎布乱飞,鬼木身上的衣裳被我的剑气削得四散飘落。

  “哦...难怪你长得跟个女人似的。原来...你木有小JJ”剑势一收,我打量着鬼木然后挑了挑眉毛道。刚才我那一招,并非想取了他的性命。猫捉老鼠,好好戏弄一番之后下手才过瘾。这,也算是我用来祭奠了那些牺牲的人们吧。只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和尚,原来是个天阉。

  “你...”鬼木悲愤地低头看了看那颗小黄豆,然后运足了法力挣开了点墨的控制,双掌连挥朝我打出了十数道掌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