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03章 老鼠屎
  “程小凡人呢?”沈从良他们赶到了现场,早有市局刑警将现场保护了起来。四下里看了半天,没有看到我的身影。沈从良不由问一旁的上官牧道。

  “不知道!”上官牧摇摇头。

  “他走了!”监控中心将一段视频发到了沈从良的手机里。视频当中,我散去手中的心剑,抬头看了看街边的监控,然后举手对着它轻轻摆动了两下。路边的行人纷纷避让,此时此刻,没有人敢出现在我五米的范围以内。

  E5(正);版首oo发

  “混蛋,小混蛋!”沈从良一跺脚,背着手冲我离开的方向怒骂了一声。

  以前不常出门的时候,对于各种服务心里没有概念,觉得自己的家乡各方面做得还不错。可是随着出门的次数增多,渐渐地,我发现别的城市都在前进。小城这个地方,却依旧在原地踏步。小城太小,有关部门负责人到这里来,也只是将他作为一个跳板来用。安安稳稳干上几年,人家就会升上半级离开这里。至于发展和改进,不能说没有,跟别处比起来,效果是微乎其微。也不知道是小城的有关方面疏于管理,还是真的就是小城的人很难管理。不是不爱自己的家乡,而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走快点,走快点!”公交车司机有些不耐烦的催促着上车的乘客们,似乎人们来乘车,是耽误了他挣钱一般。我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看了这个五大三粗的司机一眼。

  “师傅,到体育场么?”一个明显带着外地口音的姑娘怯怯的问了他一句。

  “自己不会看?要上就快点!”司机也不知道是X生活特么不和谐了,还是昨儿晚上赌博又输钱了。总之,他的态度很不好,很给小城人的脸上抹黑。每个人出门,都希望能够遇到友善一点的当地人。可是这位姑娘,我觉得她注定要失望了。

  “到,你上来吧,待会到站我喊你!”我开口对人家说了一句。一句话出口,换来了司机一个白眼。同样,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他认为,我的这句话伤害到了他。可那又怎么样呢?不能他混蛋,别人还必须跟他一样混蛋吧?

  “谢谢大哥!”姑娘拉着行李箱上了车,没等人家站稳,司机猛地将车发动了。眼看姑娘要摔,我赶紧伸手扶了她一把。没办法,我也是小城人,我不能让这狗.日.的败坏了小城人的名声。

  车每到一站,司机都会大声催促着乘客快下快上。中途,他还通过微信跟别的司机抱怨自己哪儿哪儿都不顺。一个提着菜篮子的大妈颤颤巍巍的站在车厢里,她伸手想要找个扶手。可是车左右摇晃着,她楞是抓不住那环儿。

  “您过来坐吧!”我起身对大妈招呼着。

  “再过两个站,就到体育场了。”等大妈坐下,我不忘提醒那个正弯腰看向窗外的姑娘。我知道她是在看窗外的站牌。小城的公交车,报不报站全凭司机高兴。他高兴了,会把设备打开。不高兴了,就那么一声不坑的死日往前开。很显然,今天的这位司机,心情就不太高兴。

  “姐,你们今天作业多不多?”到了放学的点,路上的学生和家长们逐渐多了起来。一个男孩儿,拉着姐姐的手问她。

  “还行吧,回家就做,晚上11点前应该可以做完。你们呢?”比弟弟高上半个头的姐姐很宠溺地摸了摸他的头问道。姐姐读初三,弟弟读初一。身高不如姐姐,是弟弟心里的痛。不过姐姐总是安慰他,男孩子,真要长个儿的时候,一年就长高了。

  “我们班主任病了,今天没来。所以我们少一门课的作业。不过等她来了,我们就惨了。”弟弟将书包掂了掂说道。没有做的作业,等老师来了,必须得补做。这几天舒服一点,过几天就该还债了。

  过街人行绿灯亮了,姐弟俩紧赶慢赶的朝前跑着。早点回家,就能早点开始做作业。一辆摩托车歪歪扭扭地挤在人群当中朝街对面驶去,姐弟两脚步慢了慢,避让开了这辆摩托。等摩托走过去,他们才双双继续顺着斑马线朝前走着。此时的绿灯,已经开始闪烁了起来。已经有车,开始朝前滑动了。不过大多数的车辆,还是停在那里,等着斑马线上仅剩的几个行人过去。

  “踏马的...哪来这么多的学生...”公交车司机看着眼前开始倒计时的红灯,嘴里骂着一挂挡,一脚油就给了下去。抢这么一两秒钟,没人管他。起码在今天之前,他几乎天天这么干。

  “砰!”我很明显地感觉到一声撞击传来,接着车身就颠簸了两下。

  “姐...姐...”司机拐弯继续朝前驶去,在拐弯的那一瞬间,我从人缝当中透过车窗看到了一个正对着斑马线哭泣的孩子。

  “撞人了!”不少的行人,对着我所乘坐的这辆公交高喊着。

  “停车!”我急忙对司机喊了一嗓子。

  “你撞人了,快停车!”有站在车头部位的乘客也在那里开始喊着。

  “吱嘎...”司机还想假装没听见,可是随着一辆白色的大众横在他的车前,他不得不把车给停了下来。

  姑娘被车拖了十来米,整天右腿,已经成了渣。她双手死死掐住自己的腿根,对周围围观的人们哀求着:叔叔,阿姨,快帮我打120。她的弟弟跑了过来,就那么楞楞地看着自己的姐姐倒在血泊当中。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甚至连哭,都不敢哭出声了。姐姐的腿...他看着路面上的血迹和血肉,牙关哒哒哒地磕碰着。

  “我,我不是有意的...我没看见他们。他们闯红灯了,对的,他们闯红灯了!”司机的脸变得煞白,他背靠在车门处,大声为自己辩解着。

  “这,建议送去省里,我们这里治不了!”120急救来了,随行的医生下来看了姑娘一眼,然后摇头道。

  “警察同志,确实是他们闯红灯了。他们闯红灯了!”警察来了,司机拉着人家连声道。

  “先救人,然后看监控。再者说来,那边那块牌子是白竖的?”我一指红路灯下悬着的那块写着:礼让行人,不催不抢字样的标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