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06章 天组的秘密
  “被他给跑了!”得了鬼差的回复,我又给沈从良去了个电话。跑都跑了,此时出动再多的人手都白搭。谁知道那孙子跑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泱泱华夏,鬼木真要存心藏着,谁都不敢说自己肯定能够找到他。

  “我给你寄了件东西,如果中意,你就留下。”说完了正事,沈从良在电话里又对我道。

  “什么东西?别是符文剑吧?我可不要啊。”闻言我连忙追问起来。身为堂堂藏剑山庄庄主,我整天带着把剑进出,那不是笑话么?

  “东西到了你就知道了。就这样吧,这次多亏你出手。抽空,来帝都一次。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当面谈谈!”沈从良的声音里透露出一股子疲惫来对我说道。

  “哎嘛,大哥你这地方可真难找。”次日下午,一辆黑色的铁皮三轮儿出现在河边。从车里抱下来一个四方的盒子,确认地址无误后快递员擦抹着汗水对守护在河边的庄客说道。

  “辛苦你了,留个电话吧。以后山庄里寄送快递也找你算了。”庄客接过盒子,掂量了两下后对快递员说道。

  “别,大哥,您别害我。这么大老远的地方,我可不想再跑第二次了。就这么地了啊大哥,走了!”快递员属实是不想为了那20来块钱的快递费,跑到这个郊区外的郊区当中来。就跑这么一趟的时间,够他在城里送上三车了。

  “庄主,您的包裹。要不,我来开吧?”包裹被传递到了我的面前,捧着盒子的庄客将其放在桌上,然后从身上拔出一把匕首来说道。包裹,谁也不知道里边装的是啥。万一是对头啥的送的炸弹呢?庄客决定这个险由他替我冒了。

  “官人此前又出庄了?”顾纤纤的声音忽然打我身后传来。

  “是啊,你近日在药圃那边修炼,可有心得进展?”我心中与纤纤对答着。手一伸,却是阻止了庄客拆包。我又不是封建社会的员外老爷,我的命是命,别人的命也同样是命。庄客这么做,让我心里有些难受。我是付给他们工资了,可那不是让他们卖掉性命的理由。再者说了,我这山庄目前除了亲戚朋友知道,外人压根不知。连我在哪都不知道,我的对头就算想寄送个炸弹啥的过来,也不知道该往哪儿送不是?

  {fj1首…发“

  “官人大可放心拆包,里头是一套衣裳。”顾纤纤跟我并肩而立道。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顿时就彻底放了下来。对庄客表示了谢意,并且让他先回前庄休息之后,我这才慢条斯理地拆起桌上那个四方形的包裹来。拆掉外包装,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木制的盒子。掀开盖子,露出了里边折叠得四四方方的那套黑色镶金边,表面镶嵌着无数如同麻将牌大小金属薄片的软甲来。

  “里边有封信!”将软甲拿出来,我对照着身形比划了起来。而顾纤纤,则是身手拿出了放在盒子底部的那封信。软甲虽然镶嵌着许多金属片,可是拿在手里,却没多少分量。如果穿着他跟人交手,应该不会因为重量的问题影响到我的灵活度。

  “此甲从武周时期流传至今,已有千多年历史。相信你也知道,天组,就是当年的钦天监。只不过随着年代的变更,我们的名称也在随之改变。此甲有一个名字,叫做状元甲。钦天监武备司,每年都会举办一次校场比武。夺魁者,会被皇帝钦赐此甲以为勉励。据记载,自打此甲出世。钦天监内独有一人连续三年将其独揽怀中。说起来,此人还是你的本家。他也姓程,单名一个昱。不是三国时候的那个程昱,你小子读书不怎么样,可千万别到处显摆闹了笑话。”顾纤纤将信打开,然后低声在那里朗读起来。读到这里,她不由得噗嗤一笑。

  “此甲虽轻薄,可是防御力却是不差。我们亲自试验过,它足以抵挡住点三八口径的枪弹。小凡,你为天组出生入死,树敌无算,此甲就赠与你防身吧。本来,符文剑跟状元甲是一套的。既然符文剑你坚决不要,那么这件状元甲你一定要收下,也算是我感谢你这两年为这个天下所做的贡献。”读到这里,顾纤纤将信折叠了起来。

  “状元甲,我觉得官人应该留下它。官人终究只是凡人,抵御不了枪弹。有了它,妾身也会安心一些。”顾纤纤似乎对于状元甲很是偏爱,她从我手里接过甲胄,替我穿上后说道。软甲上身,并没有增加多少重量。而且造型和款式,看起来让人觉得很是威武。我低头打量了片刻,然后决定尊重顾纤纤的意思,收下这件状元甲。

  “谢谢,软甲我收下了。只是,那个程昱又是什么鬼?”将软甲脱下,我紧接着就打了个电话对沈从良道谢。然后,我还随口问了一声。能被沈从良刻意提起名字的人,都不会太简单。

  “程昱啊,这个人的事情说起来,有些复杂。纵观武周,史书里并没有留下他只言片语。可是在我钦天监内部的记载中,他当年可谓是一枝独秀,傲立神都。程昱家从他祖父那辈,就奉职于钦天监。改朝之初,朝廷还算倚重钦天监。可是后来,随着皇帝在神都迎来了神僧神秀,一切就变了。唉,一切都变了!软甲你留着吧......”沈从良说到这里,忽然变得意兴阑珊了起来。

  “你这人就是不痛快,话说一半多没意思。”我摸摸鼻子对沈从良道。

  “有些事情,不知道要比知道好。也没准,将来某一天,你会知道这件事的。机缘,等机缘吧。机缘到了,你自然会知道。”沈从良在电话里轻叹一声。可以感觉得到,他心里一定压着很多的秘密!天组的,天组里的人们的,各方各面的秘密。有时候人心里藏的秘密多了,会无形中产生一种巨大的压力。我真的有些担心,老沈有一天会扛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