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10章 疯狂
  “大家别怕,她不敢开枪”总有一些人自己本身没啥大能耐,却喜欢去煽动别人跟他一起做傻事。破鞋头那位被踩得咳嗽了几声,完了对那些村民们喊了一嗓子。村民们傻么?不傻!现在没多少傻子。谁都知道当兵的一旦拔枪,就不会是跟你开玩笑。就如同人家武装押运,有二B非要去看个究竟。被人打死了也纯属自找。破鞋头儿不喊开枪这话还好,这么一喊,大家当时就清醒了过来。活着虽然不易,可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是?于是将手里的锄头啥的一扔,人家立马儿躲得远远的。

  “她不敢真开枪,你们跑啥?”破鞋头一看人都躲了,还在那里喊着。

  “砰!”一声枪响,子弹擦着他的耳朵打入了地下。眼瞅着眼巴前儿冒着青烟的弹孔,破鞋头儿只觉得裤裆里一阵温热。

  “村支书在哪里?让他出来说话。”女兵将枪提在手里,看着那些惊骇不已的村民们问道。一言既出,村民们直刷刷用手指向了远处那幢三层小楼。小楼放在别处,也就算一般的房子。可是在团结村来说,它就算是鹤立鸡群了。能跟它并驾齐驱的,只有两幢三层小洋楼。

  “那啥,你们是干什么的?”没等我们前往村支书的家,他就披着一件蓝色的褂子,脚上踩着一双看不出底色的运动鞋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合着,一直他躲在人群里偷看着我们。他手里夹着烟蒂,抬手送到嘴角狠吸了一口,这才恋恋不舍的将其扔到脚下踩了踩。烟蒂很眼熟,我从兜里摸了一支特供出来点上,然后不露声色的看了身边的韩佳人一眼。韩佳人看了看我指间的特供,然后眼中寒芒一闪。一个村支书,居然抽特供?他还不够那个资格。他能抽这种烟,只有一个可能,别人给他的。

  “你是团结村的支书?”韩佳人摸了摸刀柄,走到他跟前问道。

  “是我,你们这是...你们是子弟兵,也不能胡乱开枪吧。”村支书掖了掖身上的褂子说道。他不认得韩佳人,也不认得其他的人。但是既然是当兵的,那就好说了。只要给他们扣上一顶帽子,一般来说后头就能占据主动了。当兵的管得严,不敢对老百姓咋地。只不过常在河边走,总有湿鞋的时候。这一次,他就猜错了。

  “借一步说话。”韩佳人一手紧握着刀柄,一手搭在他的肩头道。随着这句话开口,已经有女兵上前用枪顶住了他的肋骨。借一步,只是个客气话而已。现实的情况是,你不跟着人走不行。

  “你们这是...”肋骨被枪口顶得生疼,支书想动又不敢动。跟着人走到远处林子边上,他咽了口口水左右看着道。他怕人家的枪走了火,一枪把他给崩了,然后就地掩埋。话音未落,他眼巴前儿就出现了一张照片。

  “见过他么?”韩佳人挑挑下巴问道。

  “这是,没。我们村儿的人我都认识,这不是我们村儿的。”支书眼神乍一接触照片,然后就躲闪着说道。

  “真没见过?”韩佳人握刀的手紧了紧又问。

  “真没有...”支书眼神瞥向一边道。不等他说完,韩佳人的刀已经搁在他的脖子上了。

  “再问你一次,见过他没有?”轻轻拖动了一下刀锋,几滴血珠子顺着刀身滚动了几下,然后滴落在地上。若是再深几分,支书的喉咙一准会被刀锋给切断。一个女兵伸手在支书的身上翻找起来,不几下,就从他的荷包里摸出了半盒特供。

  “这烟是谁给你的?”韩佳人将烟盒拿在手里,往支书的脸上拍打了几下问道。

  L#更新,最快4上X●

  “那个,我侄儿带给我的。抽烟也犯法啊?”烟盒上也没个字样,支书还真不知道这烟是个什么来历,而且本地也没见着卖的。心里琢磨了一下,他开口说道。可是韩佳人这次来,不是来跟人讲理的。类似于她这种层次的人,要真的不想跟人讲理,人家还真没地方讲理去。倒转刀锋,一刀柄顶撞到支书的胸腹,直接将他顶成了个虾米。接着一脚将他踹翻在地,刀锋再转,贴住了他的耳根韩佳人慢慢拖动了刀锋。

  “别,别,别,我说!是别人给我的...”耳根一麻,接着一疼,支书心知不妙赶紧连连摆手道。也就是他招得快,再迟几秒钟,这只耳朵可就被切掉了。

  “谁给你的?”韩佳人收回军刀,随手在支书身上将刀锋上的血擦抹干净问道。

  “我真不认识。”支书捂住耳朵道。

  “多少人?”韩佳人勾了勾手指,一旁的女兵递来一方帕子。她随手扔到支书的身上又问道。支书拿起帕子,使劲捂住伤口连连说着:五个五个,都住我家。

  “他也在...”韩佳人将手里的照片招摇了两下,不等她开口,支书赶紧答道。说话间,支书的脸上闪露出一丝紧张。

  “带我们去。”支书脸上的紧张,让韩佳人判断出了楚连生目前的处境来。她一把将支书从地上拉扯起来道。这绝不是私访,连生肯定是被人挟持了。她心里如是想道。私访支书绝对不会如此作态,省一把手来家了,他还不四处招摇去?各市乡镇各部门还不早就赶来拍马屁了?

  “叔叔,快把家族的大印交出来吧。本来,这个位置也不该你继承。”支书家院子里有个偌大的地窖,此时地窖里,楚连生被人用胶带封住了嘴巴靠坐在墙壁上。他的面前,站着一个颇有风度的人。

  “不想死的话,就老实把大印交出来。楚家家主的位置,只有我配继承。你,还是老老实实去修你的道去吧。你不适合这个圈子,你会把楚家带向灭亡的你懂吗?”见楚连生冷冷看着他,那人蹲下身子一把扯掉了他嘴上的胶带怒道。

  “楚瑜,家主放你出来,是想给你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家主之位,我压根就没觊觎过。不过,交给谁都好,就是不能交给你。你太疯狂了,你才会把楚家带向灭亡。”楚连生深呼吸了几下,然后咳嗽了两声说道。他面前的这人,是楚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