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11章 灭亡
  “我再问你一遍,大印在哪里...”楚瑜伸手抓着楚连生的肩膀,使劲摇晃着问道。楚连生的双手被铐在身后,眼神就那么冷冷地看着面前的楚瑜。论辈分,楚瑜是他的侄儿。他跟楚瑜的父亲是兄弟。可是看着眼前几近疯狂的楚瑜,他的心觉得很冷。亲情,在权力富贵面前是如此是不堪一击。这一刻,楚连生怀念起山上的道观来。虽然他的师父目的也不是那么单纯,可总好过楚瑜这番丑态。

  “大印在我这里,你要?自己来拿!”地窖的盖板忽然被打开,韩佳人一个纵身跃下说道。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楚瑜大惊失色道。

  “存心要找,自然不难。”韩佳人朝前踏出几步冷笑道。她的身后,几个女兵伸手按住枪套,对地窖里的那几个楚瑜的随从虎视眈眈着。楚瑜她们不敢动,可是这几个随从,她们下死手的时候绝对不会犹豫的。打狗看主人,那是打狗的人身份地位不如养狗人的时候。韩家并不逊色于楚家,打几条狗,又能如何?

  “以后要微服出访,记得带上警卫。老大不小的人,还不明白人心险恶么?”韩佳人没有去理睬楚瑜,而是径直走到了被反铐着双手的丈夫面前柔声道。

  “你要大印,可以去问老爷子要。他开口,我必定双手奉上。”解开了楚连生的铐子,讲他搀扶起来。韩佳人对一旁脸色阴晴不定的楚瑜说道。

  “你们不要逼我...”事情败露,楚瑜开始担心起回去该如何对楚老爷子交代来。本来他想着,趁着楚连生微服出访的时候,将大印夺过来,然后再干掉他。自己老实上一两年,做点表现出来,加上父亲在一旁使点劲,这家主之位没准就是自己的了。他甚至想好了,自己会主动请缨调查杀害楚连生的“凶手”。并且将楚家失去的家族大印给找回去。这样一来,他在家族子弟们的面前,说话必定更有分量。至于凶手,随便找几个人顶缸就是了。计划是如此的完美,甚至于连楚连生都在配合他,钻进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一切,只要等他逼问出大印的下落,就可以开始实施了。可是韩佳人的到来,让他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

  “不是我们逼你,是你不要逼我们才对。如果你不姓楚,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韩佳人搀扶着丈夫朝地窖楼梯那里走去道。她没有回头去看背后的楚瑜,她也不会对这个人做出任何的举动。够资格处置他的,只有楚老爷子。韩佳人不会插手,不管最后楚瑜的结果是什么。

  “都特么给我站住!”楚瑜疯狂地从身上摸出一支枪指向了韩佳人和楚连生。他的随从们不敢动,他敢!只要将这里的人都杀了,自己的计划依然可以继续实行下去。他的手微微地颤抖着,手指抠向了扳机。

  “啊...”几个女兵先后挡在了韩佳人和楚连生的身后。没办法,她们不能对这个楚家的嫡系子弟开枪,她们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下他的子弹。一道剑光闪过,楚瑜握着枪的手掌,连带着那支枪一起掉在了地上。他发出一声惨叫,伸手将断腕使劲掐住,试图想要止住不停喷涌着的血液。

  “你为什么不干脆抹了他的脖子?”韩佳人看了站在地窖上头的我一眼问道。

  “他姓楚,你都不敢动他,我又何必去做那个愣头青?”我收回手中心剑,伸手将楚连生从地窖里拉了上来道。

  Cw看.W正l3版'O章节&上l

  “这不像是你的为人,你变了,变得狡猾了许多。”韩佳人冲我抿嘴一笑道。

  “人总是会变的,我这也不是变狡猾了,而是变成熟,沉稳了!”我往楚连生体内输送了一股道力,帮他把气血行通之后又道。

  “我以为,你会...”韩佳人上来,对我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你以为,我以前就跟他有过节。这一次正好顺势干掉他,以绝后患?这事儿,搁在两年前,我没准真会如你所想那么去做。虽然杀了一个楚家人,可是我也救了一个楚家人。功过相抵,楚老爷子也不会对我怎么样。可是现在我不会这么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我很清楚我自己的位置在哪里。楚瑜,我早就没有把他当成一个对手了。因为他没有那个资格。至于楚老爷子这回对他是惩,是赦,全凭他高兴。”我从兜里摸出一支烟,点上后说道。

  “连生找到了!”韩佳人用手在鼻子底下扇动了几下,然后迈步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打了出去。

  “是楚瑜...”电话那头,楚老爷子没有说话,只是等着韩佳人接着往下说。

  “我知道了,带他回来!”楚老爷子一听这话,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使劲拍打了几下桌面,然后握了握拳头道。

  “那个支书怎么办?”看了看一旁瘫倒在地的支书,韩佳人问楚连生道。

  “算了吧,他压根就不知道我是谁。交给公安机关处理就行了。”楚连生对着韩佳人轻轻摇了摇头,然后说道。

  “不去江城住几天?”到了市区,楚连生上车之前问我。

  “不了,我还是回家比较安逸。”我对他挥挥手道。

  “过几天老爷子肯定要召我回去,你去不去?”楚连生又问。

  “不去,帝都王霸之气太多,我受不了那种压抑。”我再度拒绝了楚连生的相邀。他闻言,摇摇头关上了车门。目送着车队离开这个城市,打道前往江城,我也转身朝宾馆的方向走去。我的押金还没有退,100多块钱,也是钱!

  “爷爷,我错了!”车队当中,有一辆救护车。断了腕子的楚瑜正痛哭流涕的打着电话。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回来吧!”楚老爷子说完这句,缓缓地把电话给挂断了。

  “通知各房,等楚瑜到了,开会!”沉思了许久,楚老爷子才一顿拐杖对身边的老妈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