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16章 主动勾搭
  “你跟你们老板多久了?”在房间洗了一个澡,我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准备去餐厅吃点东西的时候,碰上了同样洗完澡出门的栗子。她身上的香水味变淡雅了许多,这让我闻起来,不是那么刺鼻了。吸了吸鼻子,我不由得看了这个女人一眼。看来,这个女人的确是个有心人。起码她知道,该怎么样依从男人,取悦对方。

  “我啊,我17岁就跟了我们老板。最开始您知道吗,我们租住在一间9平米的地下室里,每天靠啃馒头度日。那个时候,我们老板很拼,也很认真。哪怕一单只能挣几十块钱,他都去干。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哪怕能把这个月房租挣出来,也是好的。”进了餐厅,栗子拿了碟子替我挑选着食物。少时,她坐到我的身边轻声道。湘州食物偏辣,她吃了没两口就放下了筷子。而我,却是对这里的食物比较适应。毕竟我的家乡,就在湘州的隔壁。

  “那你跟了他快十年了吧?现在在他的公司,算是元老了。”我点点头,拿起一旁的水杯喝了一口道。

  “元不元老的,我不在乎。”栗子对我笑了笑,然后起身道。她问餐厅要了两杯红酒,递给我一杯后坐在那里喝了一口,然后双眼看向了窗外。她的眼神中有一抹哀怨在里头,莫非是贺老板始乱终弃了?我没有动那杯酒,而是埋头吃着自己面前的食物暗道。而且,在江湖上跑了十年生意的人,不会这么没有城府吧。喜怒形于色,她往常是怎么跟人谈生意的?这不科学。

  “晚上程先生想做点什么放松一下么?据说这里的夜店还不错,要不要去见识见识?”等我吃完,栗子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问我。别说,栗子吸烟的姿势很优雅。白的脖颈,红的唇,还有那袅袅而起的青烟,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

  “夜店太吵,本人并不是很喜欢那种氛围。稍后,我想回房间休息。明日一早便去你们贺总的老家看看。”我婉拒了栗子的邀请。夜店?贫道喜欢美女,可是不代表贫道喜欢掐着道诀去扭屁股。

  “程先生真是个稳重的人,想必女朋友对您很放心吧?”栗子昂脖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轻轻放下杯子一个眼神飞了过来道。喝过一杯红酒,让她的脸色显得更是娇艳欲滴。此时一个眼神过来,惹得贫道心中默念道德经不已。真真是个尤物,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心中暗道。我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喝完水后冲她笑了笑,起身朝餐厅外走去。

  “酒店33层,有水疗SPA。如果程先生乏了,倒是可以去那里放松一下。”从餐厅离开,走进了电梯后栗子对我说道。

  “对那个没什么兴趣。”SPA?让一技师在我身上抹油推拿么?轮起推拿,还有谁比我更加精通的。再者说了,很多事情不能养成习惯。成了习惯,回家没有这个玩意儿玩。难道我还要顾翩翩她们去学习推拿?

  “其实我想说,我的手艺也不错的,不如待会我来给你做?程先生大好的年华,很多事情不尝试一下,也过得太过老气横秋了。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朝气才对。”栗子凑到我的身边,轻轻挽着我的胳膊说道。这是在诱导贫道跟她发生点什么的节奏?我瞥了瞥她,然后选择了沉默。我是来挣钱的,不是来约泡的,我在心头暗道一句。

  贺老板的老家位于一处山坳当中,山坳前头排列着一排房屋。房屋门前不远处,也就大约二三十米距离吧,是一片水田。狭窄的土路从水田当中穿过,为人们的进出提供着便利。自打昨天我拒绝了栗子的美意,今天她的话明显要少多了。这样也好,省得在我耳朵边上勾勾搭搭的。

  “那就是我们老板的祖宅!”穿越了水田,我们来到那排房子跟前的石子路上。朝前走了几十米,栗子抬手指着前头一幢门口被挖得乱七八糟的房子对我说道。房顶的瓦片都有些疏漏了,屋檐下还有两个鸟窝。外墙上有着两道龟裂的口子,让人在担心这屋子会随时垮塌掉。门口的地面已经干了,看不出贺老板所说的那种血红的稀泥。

  “栗子来了?你们老板咋没回来?”美女走到哪里,都是引人注目并且让人记忆深刻的。栗子跟我并肩站在她们老板的门口,隔壁两个正在门口扯着淡的闲汉立马起身迎了过来道。说话间,还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剜了我一眼。这尼玛,这关我吊事?我摸摸鼻子,没有搭理他们!

  “老板在京城忙生意呢,不是说让这里继续动工么?怎么停了?”栗子伸手挽住了我的胳膊对那两人说道。一时间,两道杀气直愣愣扑面而来。我这是被人当挡箭牌给使唤了。

  “这个我们可不知道,要不,来屋坐坐喝口水?待会我给你打听去?”人汉子还是挺热情的,不过热情仅限于对栗子。

  “不用了,上回我跟他们打过交道,知道他们家在哪儿,待会我自己去问就行。”栗子手上微微使了使劲,将我朝前带了带说道。

  “眼睛跟长了钩子似的...”走出去老远,栗子才低声道。

  c首;V发

  “前段老下雨,前两天才晴下来的。我们正寻思着过几天就开工呢。放心吧栗子姑娘,收了你们的钱,活儿我们一准给干漂亮了!”到了一个泥瓦匠的家,人家不等我们开口,便主动说道了起来。这地方,左近也没有个旅馆什么的。眼看着天色不早,泥瓦匠很是热情的挽留我们在这里住一宿。

  “栗子跟了老贺好几年了吧,是个好姑娘。前几年回来的时候,老贺还说打算娶你进门来着。对了,你们的婚事办了没有?”晚饭的时候,泥瓦匠一边给我们夹着菜,一边问栗子道。贺老板准备娶栗子?这不对。闻言我立马就觉得有些不对了。谁会大方到,让自己的女人单独去陪一个男人出远门?而且看栗子一路上的言行举止,恐怕也是受了贺老板的指示居多。没有哪个女人,会这么不矜持的对一个陌生男人勾勾搭搭的。除非她是从事失足的那种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