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19章 奉旨挣钱
  “还以为你不会来看望老子了呢。这次的收获怎么样?听连生说,你都要开始揽活养家了?你小子花钱挺能的啊!”到了帝都,不去看望一下楚老爷子,那就是我不懂事了。到了楚宅,他喜笑颜开的问我。

  “那个,我穷了看样子您还挺高兴。”我揉揉鼻子说道。

  “不,是你来了我挺高兴。那个,吩咐厨子,今儿有贵客临门,待会多做几道硬菜。”老爷子嘿嘿一乐,然后对身后的老妈子说道。老妈子无奈地看了看他,然后迈步出去吩咐去了。虽然知道老爷子是以此为借口想要吃点荤腥,可是老妈子也不忍心去拆穿他。老爷子已经很老了,谁又知道他还能有多少年的活头呢。

  “你也算是机灵的,不然还真被那个女的给坑了。拿了人的钱,你也别觉得过意不去。他命要是没了,留那么多钱做什么?人啊,都是缺钱的时候拿命拼钱。有钱了再去拿钱挣命。连生办事还是差点稳妥,老样子,老子暂时还不能把位置交给他呀!”老爷子无时无刻不在为他庞大的家族着想着。就连楚连生这次为我揽活,他都能联想到家族上头去。欠稳妥,不过是因为楚连生之前没有彻底把对方的底子摸清楚而已。

  “您也别过于苛求他了,一个不闻俗事的人,忽然在红尘中打滚,并且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已经算是不容易。”闻言我连忙对老爷子说道。

  “难得你跟他结缘,少有人会夸奖他的。不错,你们俩的关系要保持下去。你有他这个朋友,今后会少很多麻烦。他有你这个朋友,同样也是。你们俩,互相帮衬着。不是原则性的问题,彼此多些宽容。待会,跟我去拜访一下那位吧。年轻人,刚过易折,有时候低低头,对你没坏处。”老爷子很是欣慰的对我笑道。权势,我不如楚连生。可是在某些方面,楚连生缺又不如我。庙堂之上,总归还是需要一两个草莽朋友的。这个世界上,谁又能说自己不会求到别人?哪怕对方是个乞丐,时势之下,或许也有其特殊的用处。人生在世,有利用价值,总比没有利用价值要好得多。

  “中南海?”听老爷子这么一说,我当时就有些紧张起来。随着际遇和年龄的增加,我却是再也不会跟以前那般洒脱了。以前觉得,人跟人都是一样的。现在我觉得,人跟人其实打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不一样。高低贵贱,从我们的第一声啼哭开始,就已经注定。

  “怎么?你小子怕了?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怕个什么劲?以往在中南海刷牙的劲头去哪了?”老爷子冲我笑着道。知道敬畏,证明长大了,这是好事。有了敬畏,起码可以少犯些错,多活几年。

  从楚家出来,我跟着老爷子去了中南海。说不清这是我第几次踏入这个地方了。沿途,我目不斜视的跟随在老爷子的身后,缓步朝那个红墙碧瓦的地方走去。

  最,新章)节上'

  “坐!”经过检查通报,我们被不苟言笑的警卫领了进去。那位正捻动着眉心,坐在办公桌前批阅着什么。跟以前比起来,他头上的白发又多了几分。抬头跟我们打了个招呼,他随手指了指旁边的沙发。

  “老爷子精神不错,听说您时常闹着要吃荤?吃什么我不反对,但是人到了岁数,该注意的地方还得注意。”停下了工作,他起身走到我们旁边坐下道。

  “偶尔,又不是顿顿吃。”老爷子冲他笑了笑道。

  “小凡同志当上庄主了?”跟老爷子寒暄过几句,他转而又问我。这种感觉,就跟以往君臣殿前奏对一般。我连忙起身答了声是。在他面前,最好不要解释什么,也别那么多废话。问什么,答什么是最妥帖的。

  “不错,不过,可不许搞旧社会那一套。前段听老爷子说,在你那住了几天,他都不想回帝都了。看来你把山庄建设得不错,如果有机会,我也去看看。看看到底有什么出众的地方,让老爷子流连忘返。”他让人端来两杯茶放到我们面前,然后对我说道。

  “说起他的山庄,真不是我夸口。普天之下能让我觉得舒适的地方,一个是家,另外一个就是他那里了。有机会的话,你真应该去住几天。”老爷子哈哈一乐,然后在那替我吹捧起来。

  “有机会的,有机会的!小凡同志休息得怎么样了?年轻人,可不许偷懒。休息好了,就回单位上班吧。老沈年龄大了,在工作上,你要勇于替他分担一下。”他抬抬手,示意我们喝茶。等我放下杯子,他轻轻在茶几上敲了敲道。闻言,我唯有欠欠身对他笑笑。

  “很多老前辈身体都不好,你不是擅长推拿么?可以让帮他们调理一下身体,适当的收取一点费用。都是老同志了,我希望他们都能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接下来他的一番话,让我乐了。这是御赐推拿的节奏么?那我岂不是可以“奉旨挣钱”?一念至此,我情不自禁地挑了挑眉毛。

  “但是不许太过分。”他看了看我市侩的样子,用手指点点我道。

  “坚决遵照您的指示,按照病情的严重程度来收费。”我起身对他庄重地承诺道。人老了,身体的毛病就多。一系列诊疗下来,收多少还不是我说了算?再者说了,人不差钱。到了人家这个层次,能活舒坦点,比钱重要得多。

  “怎么样?听我的没错吧?”出了中南海,楚老爷子用胳膊肘撞了我一下问道。

  “那是,您是什么人?吃的盐比我吃的米都多。”我奉承了他一句。这话让他觉得很受用。貌似,这还是我第一次奉承他。物以稀为贵嘛,正因为我罕见地奉承了他,才让他心情很是愉悦。要是我经常性的这么干,他反倒是觉得理所当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