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21章 悠长的隧道
  “你这腿脚,是以前受过伤?”我伸手在赵主席的膝盖上按了按,触手冰凉!感觉上,他的腿脚应该是早年受过伤。又或者是受过寒。年轻时候身体好,撑得住。等年龄大了,一直积累下来的病痛一次性全都爆发了出来。

  “受伤,倒也谈不上。就是年轻时候,被关过半年的牛棚。估计,就是那个时候落下的病根吧。”老赵捶捶自己的双腿,然后示意我们自己倒茶喝。

  “我就是那个时候认识他的,他的脾气跟你差不多。有时候那根筋转不过来,谁的面子也不给。不过他吃亏,就吃亏在这个脾气上头。人,有时候该低头还是得低头。”楚老爷子拿了三个茶杯说道。见状,我连忙起身倒起了茶水。

  “说我脾气不好,你的脾气不也一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这脾气就这样。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弄不来那种不对不错的调调。”老赵对我道了声谢,然后对楚老爷子说道。这番话,倒是引起了我的共鸣。我不也是这样么,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虽然这个世界灰色更多,可我就是改变不了自己处事的态度。或许有时候事情还没做的时候,会想着妥协。可真事到临头,我却是依然我行我素。这种脾气,说实话在如今社会是会吃亏的。可那又有什么办法,一个人的性格,不是像炒菜那样添油加醋就能改变味道的。

  “您这血脉不通,可能是当年受了风寒所致。我也不瞒您,想要治好,怕是一时半会儿很难做到。我能做的,只是让您能拄拐缓行。”将手搭在老赵的腿上,我尝试着用道力顺着他腿上的经络走了一圈。道力所过之处,我察觉到老赵膝盖一下的经络已经开始萎缩了。想要彻底治好,非一日之功。

  “能离开轮椅已经很好了,我自己的毛病自己清楚。”闻言,老赵有些欣喜的道。只有坐上了轮椅,他才觉得可以行走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喝过茶水,我让保姆帮忙把老赵抬到了床上,就着手为他诊治了起来。老赵的小腿和膝盖,随着我道力的输入,慢慢渗出一丝冰冷的粘液来。没隔几分钟,我就让保姆用热毛巾将渗透出来的粘液给擦拭掉。就这么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一直到我的道力消耗一空,我才直起泛酸的腰对老赵示意可以了。老赵尝试着活动了一下双脚。然后欣喜若狂地翻身起来,嘴里叫声喊着等候在外的楚老爷子。保姆上前想要搀扶他,却被他摇头制止了。

  “不错!”等楚老爷子打门外进来,老赵已经是扶着墙站在了那里。两人相对一笑,楚老爷子转头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虽然没治断根,虽然老赵还只是能够拄拐缓行。可是这个结果,已经是让他们深深觉得满意了。

  “我明天真得回去了。”在老赵家吃过饭,我象征性的收取了他几万块钱的报酬,这才跟楚老爷子驱车返回楚家。在路上,我靠坐在车里对楚老爷子有气无力的说道。刚才一番折腾,让我的道力又消耗了个干净。虽然说每一次等我把道力恢复满,它都会有一个进步。可是那种脑子被掏空的滋味确实是不太好受。

  “好,今天在家里休息,明天我派车送你去机场。还有,多跟他们打打交道对你有好处。起码你之后有什么麻烦,这些人会派上用场。如果不想遇事孤身奋战的话!”我知道楚老爷子嘴里的他们指的是谁!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他会热衷于替我牵线搭桥了。遇事一个人帮你,作用有限。人家会说你收买了他,或者两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要有一群人帮你,那就不一样了。人家会说你人缘好,这么多人都挺你,那你一定是一个不错的人。就算人家怀疑你什么,此时也要谨慎行事。因为一个不妥,得罪的就是一群人。这也就是为啥有的事情,你明知道是某人干的,但是查起来却是那么的举步维艰的原因之一。

  “拉帮结派么?”我问楚老爷子!

  “屁,你哪来的派。充其量,你也就算个拉帮结伙!”好吧,一字之差,档次却是低了不少。闻言,我挠挠头继续靠在车里歇着!

  “算了,您还是送我去火车站吧。”在楚家休息了一晚,将消耗掉的道力补充起来,第二天早上我对楚老爷子说道。

  ?W☆正|版首ex发

  “为什么?坐飞机回去不是快些?”楚老爷子问我。

  “别,下了飞机我还得坐两个多小时的机场大巴!而且还得转车才能回家。我就高铁了,时间上差不多。我还省得去转车了!”我对楚老爷子说道。

  “那好,你觉得什么方便就坐什么。”楚老爷子让司机帮我把行李放好,然后拍拍我的肩膀道。

  要说如今社会进步得不是一点半点,我父亲那会想去个帝都,坐火车得几十个小时。而现在,四个多小时就够了。高铁上唯一比不上飞机的,就是太吵。天南海北,聊天打屁的人不少。不过我自然有办法去应对。塞上耳塞,将手机音乐打开,我靠在座椅上就打起了盹!这么一来,那些动静就干扰不到我了。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这话放在铁路上很合适。一座座桥梁,一个个隧道,承载着高铁,让它带着旅客们出门,或者是返家!高铁的速度逐渐提升起来了,而我,则是听着音乐在那里假寐着。

  “这个隧道真长!”一对老夫妻,透过车窗看向外边道。车窗外是一片漆黑。最开始,窗外还有一溜儿橘黄色的灯光照亮着。可是随着高铁的前行,逐渐那些灯光也没了。

  “可不是么,这都走了好几分钟了吧?”一个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小伙子接话道。本来还能看看路边的那些破房子啊,耕地啊,小加工厂啥的打发一下时间。这进了隧道可好,连那些个东西都没得看了。

  “你去问问车长,怎么回事这是。”小曼推着餐车,低声对一旁的同事说道。以往,她推餐车的这个时间,高铁应该进入中原地界了。怎么今天这隧道,还没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