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23章 鬼影现
  “那啥...哥,疼啊!”胖子看着自己指间不停冒出来的血,觉得眼前一阵发晕。死死抱住我,他带着哭腔对我说道。

  “疼疼更健康,你这一身肥膘,放放血对身体有好处。也就是你了,换了别人我还不要他的血呢。你造吗?这是在替你积阴德。下辈子,你一准能投胎做个富二代啥的。”我一把拉扯住那胖子的胳膊,手里一使劲让他动弹不得道。

  “哥,下辈子是啥样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我这血要再这么放下去,我这辈子就交代在这里了。”胖子额头上的虚汗直往外冒,脸色有些苍白的对我说道。

  “哥,你饶了我吧,我这是真不成了。”接连画了两节车厢的符,胖子脚下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快被掏空了一般。

  “来,喝点奶。”一个足有E的妹子看着胖子这般模样,一时间动了恻隐之心。拉开拉链,打包儿里拿出一瓶奶递到了胖子的眼前对他说道。说话间,还用纸巾擦抹着他头上的虚汗。

  胖子接过了奶瓶,眼神瞅着人家,脸庞一下子变得有血色了起来。咕咚几口将奶喝下去,他还想跟人掰扯点什么,却是被我一把从地上给拖了起来。

  “怎么样?出点血能得到妹子的青睐,你觉得划算不?”我把胖子拉扯到一边,也不去管那妹子拿白眼瞪着我,只是低声问那个胖子道。

  “划算!”胖子眨巴眨巴眼,然后点点头道。

  “那不就得了?是你自己来,还是我来?”我瞅瞅他已经结痂的手指问他。回头看了看妹子,胖子一发狠,张嘴将自己的手指给咬破了。这一下,比我拿指甲划拉的狠多了。眼看着血珠子开始往地上滴落,我赶紧伸手沾了血在窗户上继续画将起来。

  “开门,小刘你在里边干什么?”车长在那里用扳手在门上敲着,可是想要撬开这扇密封得严严实实的舱门,仅凭她们几个女人加上这把扳手是不够的。无论她在门外怎么喊,驾驶舱里的小刘是死活都没个回应。车,就那么停着。车外,“人影”是越聚越多。车内,乘客们逐渐被乘警和一些志愿者们控制住了。大家的情绪慢慢冷静了下来。事到如今,谁都知道事情有些不妙了。信佛的开始念佛,信教的开始念阿门,啥都不信的,干脆在那里闭上双眼听天由命。胖子找到了那个姑娘,挨着她坐了下来。

  姑娘很紧张,因为刚刚,她看到了车窗上迸射出的那一抹灰色的浆糊。在那一瞬间,她还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头撞在车窗上,然后撞成了倒瓤的西瓜。那些浆糊,正是从倒瓤的西瓜里迸射出来的。胖子咽了口口水,试探着抓住了姑娘的手。姑娘没有拒绝,她的手掌心都是汗水。胖子冲她笑了笑,然后轻轻将她抱了抱。

  “我身板儿厚实,待会要是乱起来,我替你挡着,你瞅机会就跑。”胖子自己也不知为什么自己会对姑娘做出这样的承诺。或许是因为刚才姑娘给了他一瓶奶?又或许是因为刚才姑娘俯身时的那一抹风景?也或许两者都有吧。人和人之间相处,不就是讲究一个缘分么?胖子觉得姑娘合了自己的眼缘。他觉得,自己应该在这个时候为姑娘做点什么。哪怕,出去之后,姑娘跟他形同陌路。但是此时此刻,胖子将姑娘当成了自己的女人。哪怕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姑娘的名字。名字重要吗?不重要吗?重要吗?名字不过是一个人的标签,忽略掉标签,看本质好了。胖子心里如此琢磨着。

  小刘挣扎着,他想要按下按钮,将身后的舱门给打开。可是他眼前苍老得可以做他爷爷的和尚,却是伸手轻挑着他的下巴,眉角含春的冲他摇着头。苍老的和尚控制住小刘的动作,然后坐到了他的身边,就那么看着车外不停朝这边涌来的“人影”。这些人,都是他的同类,或者说是同乡?好吧,还是用同乡更为准确。苍老的和尚,是久保龙彦。而他的同乡,则是长久以来,客死异乡的日本鬼子。鬼子,这个词儿现在用在他们的身上,才是最贴切的。

  “嗯,华夏人还真是喜欢窝里斗呢。要不是他,我又怎么会知道他的行踪?有这么多人给他陪葬,我还真是仁慈呢。嘤咛,陛下,人家想你了!”鬼木坐在椅子上,不,现在应该是久保龙彦坐在椅子上了。因为他的肉身挂了后,灵魂又恢复到了久保龙彦的样子。他看着那些日本鬼接二连三的对着高铁发起冲撞,抬手腕子翘起了兰花指道。一旁的小刘,张嘴干呕了两下。小刘只知道泰国类似于鬼木这个调调的人很多,可是他今天才知道,原来和尚浪起来,比泰国那些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你要说旁边这位是个比女人还妖娆的妖,他或许还能接受。可是尼玛,旁边这个是一个老和尚啊。

  “想吐就吐吧,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不过,你们怕是没有机会了呢。陛下,待奴家...嗯哼,待贫僧将此事料理干净,便回去见您!”久保龙彦的指尖轻轻滑过自己的嘴唇,媚眼儿如丝般在那里说道。这么一作,小刘梗在喉咙里的秽物当时就夺嘴而出。

  “舒服多了!”将还没有消化干净的早餐都给吐了出来,小刘倒在椅子上喘息着暗道。他决定不去招惹这个老而浪的和尚,慢慢积蓄自己的力量,然后趁他不注意把门给打开。

  “真是一群废物呢,难怪当年圣战会失败。”等了半晌,鬼木只见鬼进攻,不见鬼得手。皱皱眉头,他站起身来道。不管他的身份是久保龙彦,还是鬼木,他的心里始终是看不起那些侵华失败同胞的。失败,对于久保龙彦来说就等于是耻辱。一个身背着耻辱的人,有什么值得去尊敬和缅怀的?他喜欢把侵华战争叫做圣战,因为他心里一直都有个信念。圣战最终会成功,而让圣战成功人,必定是他!

  1%首?发

  “你想把门打开么?那,我如你所愿吧。”久保龙彦起身走到舱门跟前,一回头对瘫坐在椅子上的小刘说道。说完,他抬手按下了那枚制动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