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24章 没有被处理过的男人
  门开,久保龙彦狞笑着冲出了操控室。才一出门,却又急速朝后退去。门外站着一个人,那就是我。而那些乘务员们,则是被我赶到了画满了道符的车厢里去了。起码在那里,她们能跟那些乘客一样,暂时获得安全。

  “哎吔?扑街你居然在这里?”跟久保龙彦被我吓了一跳一样,我见到他,也同样是大吃一惊。他往操控室内急退,我却是一个箭步上前,将那扇即将关闭的密封门给挡了下来。久保龙彦退无可退之下,一抬手对我打出了一抹红云。高铁车厢内的温度急速上涨着,很快警报器就响了起来。我见状,急忙运起道力,一挥手用道力将那片红云裹在其中,开始压缩起它们来。久保龙彦的功力,如今跟我比起来已然是小巫见大巫。很快,他的那片红云就被我压缩成了一枚苹果大小的红丸。

  “大黑天!”久保龙彦试图用大黑天将自己隐藏起来,然后再找机会对我动手。我见状猛一催动道力,体内的道力绽放出一道青色的涟漪以我为中心向四周奔涌而去。久保龙彦显形了,他的大黑天被我给破解掉了。大黑天可以隐藏身形,可是却不能被对方攻击到。一旦我跟大黑天接触到,它就会在久保的体表形成一个黑色的罩子将其保护起来。这是它的好处,坏处就是,黑色的罩子会让我知道久保龙彦身在何处。

  “嘿,你的红苹果!”我将掌心那枚如同红苹果似的能量球对着久保龙彦就砸了过去。

  “砰!”久保龙彦体表的黑色保护罩波动了几下,并没有被破开。不过紧接着,我的剑就到了。惊鸿一瞥,剑光闪处,久保的保护罩被我一剑破开。接下来他的表现,却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原本我以为他接下来要么会挟持瘫坐在椅子上的小刘,或者是拼尽全力与我一搏。我都打算好接下来该怎么应付他了,却是不料他一个闪身,贴着我的腋下钻了过去。随后我一剑削在了他的背后,却依然被他几个纵身之间逃逸得无影无踪。

  “你叫什么名字?”胖子挨着妹子就那么坐着,手里紧握着妹子的手。妹子觉得胖子的手掌凉了一下,本来带给她温暖的手掌,此时却很是冰冷。她从包里拿出了一包薯片递到胖子的面前问他道。胖是胖了点,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守护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应该是值得交往一下的。妹子心里琢磨着,随即也就下定了跟胖子交往的决心。不过在交往之前,总得知道人家姓什么叫什么吧。不然真约会了,难道互相称呼喂?

  胖子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有些牵强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妹子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失望,随后轻轻将自己的手从对方的手掌里抽了出来。不愿意么?是我自作多情了?妹子心里有些幽怨的想道。胖子眼中闪过了一抹挣扎,他的嘴唇动了动。紧接着,他却是低下头去,不再抬头去看妹子。妹子见他这样,一跺脚将脸扭到了一边。胖子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痛苦,他的嘴唇有些开始发青。

  “跑了?不对,他跑不出去。这里都被我画上了道符,就算他能破开道符,总要留下些痕迹才对。”久保龙彦前脚消失不见,我后脚就跟着进了车厢。看着那些将窗帘拉上,努力让自己不去看窗户上那些粘稠物的乘客们。我一边缓步走着,一边拿眼扫视着他们。开眼咒过处,一切正常。

  “我就不信你能上天。”检查完第一节车厢,我继续朝后边的车厢里走着。乘警,还有那些乘务员,包括乘客们虽然不知道我到底是干嘛的。可是看着我满脸沉稳,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们下意识的觉得我应该是一个值得信赖和依赖的人。

  “你在找什么?”车长抱着一个哭闹的娃娃,一边帮乘客哄着她,一边问我。

  “没事,大家就在这里待着。相信很快我们就能回家了。”我看了看那些用希冀的眼神看着我的乘客们,开口安抚着他们。

  “小伙子,是不是有那个东西?”一个老人忽而开口问我。

  “您坐着休息一下,没事的。”有些话,我不好明说。走到他面前,我笑着对他道。危急关头,一个微笑,可以让人们紧张的情绪缓解一下。其实很多时候,能够击溃和伤害我们的,往往是我们自己。就像是生病一样,如果我们能开朗,乐观一些。就算不能完全治愈它,但是延长寿命却是有可能的。为什么很多人得了同一种疾病,有的死了,有的却一直活着呢?这跟开朗的心情,还有无所畏惧的心理有一定的关系。

  还有本身很健康的人,因为心情抑郁,活着心理上有坎过不去,最后就那么郁郁而终。这种人,其实是最划不来的。有什么坎过不去的,用“一碗鸡汤”来说,那就是:最穷无非讨饭,不死总会翻身。好好儿活着,不仅是对家庭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大好的人生,凭什么人家在享受,我们在抑郁?不能这样,我们也要让自己享受生活才对。对于男人来说,还有辣么多的妹子等着我们撩。俺们抑郁了,岂不是便宜别人去撩了?对于女人来说,还有辣么多的汉子等着去勾搭。你抑郁了,别的狐狸精可就上了。

  “你什么意思?”妹子越想越觉得气愤。自己哪点儿配不上这个死胖子了?你对我没意思,刚才为什么要来勾搭我?哦,勾搭成功了,你有成就感了,就想撤了?妹子咬牙切齿的琢磨着。

  %@更b0新最}‘快上2-

  胖子依旧没有搭理他,却是将头差不多低进了裤裆里。也难为他,隔着那么大个肚腩,还能把头低下去。我走到车厢的门口,看着那个胖子笑了笑。不错嘛,居然藏到了他的体内。难道你没有感觉到他的血液带有一种阳刚正气么?我心里暗暗想着,却是装作不经意地朝着前头走去。胖子是个还没有被处理过的男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刚才我才用他的血去画那些道符。当然用我的血也行,可是能用别人的,干嘛要用我自己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