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25章 又有长进
  “胖子,歇够了的话,咱们接着干活?还有几节车厢没画符呢。”我装作没有察觉的样子,在路过胖子身边的时候对他说道。

  “我头还是晕的...”胖子低头在那里说着,坚决不肯起身跟我走。

  “好吧,那你休息一下,我过去看看。”我冲他笑笑,然后伸手拍向了他的肩膀说道。伸手的那一刹那,他想躲开。身子微微挪动了一下,却是终究忍住了没躲。因为他体内的久保龙彦也不确定,我究竟有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他想赌一把,赌我没有发现他。可是他注定会赌输的。因为我的巴掌搭上了他的肩头之后,一股子磅礴的道力当时就朝胖子的体内灌输了进去。

  胖子口鼻当中涌出几道黑雾,久保龙彦被我的道力给驱赶了出来。坐在胖子身边的妹子见状,眼中闪过一丝惊诧,然后伸手抓住了胖子的手腕急声问起他来。

  “你怎么了?有没有事?”妹子的关心,让本已经虚弱无比的胖子顿时来了精神。他脸上淌着虚汗,连连对妹子摇着头。久保龙彦所化的黑雾顺着通风口就钻了进去。不多时,就顺着管道溜到了车外。

  “人来!”久保龙彦去召集那些鬼子,想要集中力量在高铁上破开一个入口。眼看着他在车外召集人手,我也没闲着。来到已经空无一人,还没有来得及画符的车厢里,我开口召来了两个鬼差。鬼差现身,朝车外那么一看,当时脸色就变了。车外涌来的那些鬼子,怕不有几千之众。

  “回去领军前来剿了他们。”我当然不会让这两个鬼差去面对那么些鬼子。我对他们吩咐完毕,然后打开车厢门就跳了出去。鬼子太多,如果让他们肆无忌惮的对高铁发起攻击,就算有道符,怕是也阻挡不了他们太久。在援军没到之前,我要尽可能的去延缓他们攻击的频率。

  “围上去!”久保龙彦的目标本身也不是车上的那些乘客,见我下了车,他一挥手指挥那些鬼子们掉头朝我扑了过来。这倒是如了我的愿,只要他们不去攻击高铁,对于我来说就凭他们,还伤不到我。

  “苍龙,风卷!”一个苍龙突进鬼子窝,接着一个风卷横扫掉眼前的一片鬼子。我双手各持一柄心剑便在那里剑走龙蛇起来。眼前的鬼子很多,我剑随心走的不停挥动着双剑收割着它们的性命。不知不觉,我的大脑一片空灵。我的眼中此时已经没有了群鬼,有的只是我的剑。剑光越来越密集,每一道剑光闪过,都会带走一个鬼子。

  “喂喂喂,停手。我,是我。”眼前一个身披甲胄的鬼将出现,我下意识一剑削了过去。嘡啷一声他竖起手中长剑勉力挡住了我这一击。紧接着,他便在那里喊将起来。

  “十八?你咋来了?”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一下子回了神。定睛一看,面前这鬼将却是十八。我看着正不停揉动着手腕的十八问道。

  “我咋来了,特么不是你让人去求援的么?”十八见我回了神,这才收剑入鞘对我说道。听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只不过,我没想到那两个鬼差去把十八给请来了。看了看眼前的十八和他身后排列得整整齐齐的阴兵们,我开始四顾寻找着久保龙彦和他手下的那些个鬼子们来。

  $最A新章^…节上$(_n

  “别找了,除了他,其他的都被你给干光了。我说,你是生怕我闲着了是吧?明明你自己就能解决,非要把我给喊上来。”十八见我左顾右盼的,一摆手让一队阴兵押解上一个和尚来说道。久保龙彦的一只胳膊不知道何时被切掉了,简单包扎过之后,此时的他正戴着镣铐盘膝坐在囚车里对我怒目而视。

  “那啥,你有好久没给我烧钱了。家里用度大,你反正也是闲着没啥事情。回去记得给我捎一筐元宝下来啊!”十八让阴兵们把久保龙彦押走,然后恬不知耻的对我说道。

  “你现在都不去青楼了,过日子你咋也胡乱花钱?”十八的俸禄不算少了,家里就他跟他娘子两人,至于穷得叮当响么?说白了,这货就是以往大手大脚搞惯了。

  “我特么纳了一房妾,家里多了口人,开销可不就大了么?对了,说起我纳妾这事儿,你还没随份子呢!”十八将甲胄解下来,随后抛给身后的亲兵对我说道。

  “纳妾?”一段时间没见,想不到十八居然纳妾了。看来这货骨子里,还是个好色的主。如今他不去青楼,特么改纳妾了!

  “嗯哼,以前在青楼认识的姑娘。人家想从良,我想了想,我就吃点亏,纳了她算了。省得她出去祸害老实人!”十八此话一出口,我当时觉得他的脸已经不见了。对,他已经不要脸了。

  “成,回头我给你多烧点元宝!”看着这货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我唯有答应多给他烧些纸钱。要是不答应,我估计他今天会死缠着我。我还得回家呢,哪有那么多时间听他哔哔。

  “你没事吧?来,喝点水!”送走了十八,我转身跳上了高铁。将车门关严实后,我朝车头部位走去。久保龙彦被逮住了,那些鬼子也都死了个干净。现在再启动高铁,应该可以冲出这个地方,恢复到正常的路线上头去了吧。胖子的头靠在姑娘的肩头,鼻腔里低声哼哼着。姑娘拧开一瓶水喂到他的嘴里。我打胖子身边路过的时候,他忽然睁开眼睛冲我眨巴了一下。然后趁着姑娘没留神,张嘴在她脸上啃了一口。胖子出点血不亏,这不,抱得美人归了。

  “使君,那个倭国和尚,被擒了!”一个侍从慌忙从殿外跑了进来,然后跪倒在地对端坐在堂上的薛转轮禀报道。

  “真是个无用的东西,你说,他不会乱说话吧?”薛转轮放下手里的书册,抬手摸了摸下巴道。

  “这个...”侍从可不敢胡乱搭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