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26章 有去无回
  “一直以来,朕倒是忽略了这个问题。传旨下去,各殿殿主,务必清剿境内异邦之鬼。凡籍贯不在神州者,无需带回地府审查,就地处置。”十八带回来一个日本和尚,这让双王觉得有些诧异。沉思片刻之后,双王起身对门口侍立着的小黄门宣道。小黄门躬身领旨,然后分出数人打马携旨而去。

  “臣,领旨!”各殿的殿主们接到了旨意,纷纷表示会照旨办事。薛转轮,也同样是如此。送走了颁旨的小黄门,他才直起身子握着旨意转身回了屋。

  “知道那厮被带到哪里去了么?”将我的行踪透露给久保龙彦,并且放纵许多恶鬼前去袭击我的事情,绝不能被泄露出去。一旦泄露出去,那么接下来必定是双王的严查。严查的结果...“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本府君与鬼王有联系。”一念至此,薛转轮轻咬着牙根说道。

  高铁重新启动了,很快,它便载着乘客驶出了那片黑暗。看着透过车窗投射进来的阳光,人们无一不是贪婪地抬头迎接着它的照耀。阳光照射在玻璃上,有些刺眼。放在以往,早就有人将帘子放下来遮挡着阳光了。可是今天没有,大家就是那么安静的,任由太阳照耀着自己。大家纷纷扭头看向窗外,尽管窗外是一片郊区的荒凉。可是如今看在大家的眼里,却是那么的生机勃勃。漫山遍野的绿色,让人们的心情舒畅了起来。玻璃,有人想起了先前玻璃上的那些粘稠物。一眼看去,车窗上并没有任何的污渍。阳光,已经将那些污垢,彻底的消灭了个干净。

  “还好,只是迟了1分钟!”车长看着车里恢复正常的时刻表,长吁了一口气道。小刘靠坐在驾驶舱的椅子上,想着那个苍老,却很妖的和尚。他觉得自己有很多问题要问,可是他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问,又该问谁。车长在一旁,已经将延迟了一分钟的事情上报给了总调度。总调度很快重新编排了各车次的经过时间,并且将其下发了下去。不过,这班车的乘务员们,受个处分是免不了了。车长坐在椅子上,没有去解释。她觉得,跟刚才的事情比起来,处分什么的,实在是小儿科。

  我继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假寐着,距离我不远处,那个胖子正跟人姑娘腻歪着。两人时不时窃窃私语几句,从他们的话语片段中,我知道这个姑娘决定在胖子的家乡下车,然后随他去见见他的父母。胖子满面红光的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将这件喜讯告诉了家里。打完电话,他回头看了看我,然后抬手握了握拳头对我点头笑着。胖子的笑容,显得很阳光。我眯着双眼,对他摆出了个剪刀手的姿势。

  看j7正x版A《章节上T◎酷匠‘网

  “老老实实的待着,吃喝短不了你的。要是找事情,刑罚也短不了你的。你不给我找麻烦,我就不为难你。大家轻轻松松的混着怎么样?”久保龙彦被关押在一个单独的牢房里,班头走到他的门外,隔着栅栏看着他说道。久保龙彦盘膝低头,嘴唇轻轻蠕动着。谁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嘀咕着什么。班头看着这个老和尚,摇摇头转身继续巡查起来。双王过两日要审这个和尚,他决定趁着这个时间,先将犯人的性子磨下来。省得他到时候面君的时候大放厥词。他自己找死没事,到时候可别连累了别人。

  久保龙彦在念经,他知道自己被擒,接下来必定是受审。他要赶在自己上刑之前,将伤势养好。然后再找机会,从这里逃出去。至于那个人,相信自己用得上他。他要不帮自己,那么自己就把事情给捅出来。反正不管是杀是剐,死的都是华夏人,跟他没啥关系。

  “你舍得回来了?”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半了。到了火车站,我又叫了辆的士直奔市区。来到了学校,顾翩翩还没下班。我靠在她停放在校门口的车前,买了瓶水在那里喝着。等到下午5点半,她从学校出来了。一见我靠在车头那里吸烟,先是面露喜色,继而娇嗔了一句道。

  “钱,不好挣啊!走,咱们回家。”我示意她将车门打开,然后钻到副驾驶位置上坐下道。又颠簸了个把小时,我们终于是回到了山庄。山庄前的路平整了许多,车胎行走在上边,给人一种软软的感觉。将车停进了车库,我跟顾翩翩乘坐渡船过了河。

  “我们还以为,帝都有哪个狐媚子勾搭上了你,你不打算回来了呢。”沿途跟庄客们打着招呼,就那么顺着阶梯来到了后庄。顾翩翩面色红润,略微有些气喘的白了我一眼道。每天顺着这长长的石阶来回两趟,现如今她的体力也有了长足的进步。

  “哪能呢?当当当当!这是什么?”我揉揉鼻子,完了从钱包里摸出两张卡来甩桌上对她们道。此时此刻要想摆脱这个话题,只有将话题转移到收入上头去了。果然,两女见到桌上的卡,眼神中闪露出一丝光芒。一人一张,拿着卡就逼问起我里头有多少钱来。这段日子,山庄的开支有点紧张。她们俩甚至都打算好了,我实在挣不到钱,她们就把自己的钱拿出来花。

  “具体的,没数啊!你们等等,我看看银行的通知就知道了。”卡里具体有多少钱,这个问题最开始我每天还算计着。可是随着在帝都找我的人越来越多,收入也每天都在变化着。到了后来,我实在没时间去搭理这档子事情。拿出手机,将银行的通知调出来一看,我随即把手机放到了她们的面前。两人低头一看,对视一眼之后将卡给揣自己兜里了。

  “男人有钱就变坏,这些钱我们替你保管着。以后需要个什么开支,就跟我们说。别这么看着我们,这也是为你好...”我瞅着顾翩翩跟颜品茗。脑子里忽然回想起小时候,父亲哄骗我压岁钱的事情来。那个时候,他貌似用的也是这么样个理由。替我保管,那就是有去无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