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28章 探班
  “小凡同志辛苦了,我们原以为你会中午的时候抵达。”凌晨4点,我抵达了帝都。打了辆的士直奔中南海,验明身份后警卫带着我来到了一间办公室。办公室里灯火通明的,看来不仅仅是我觉得肩头的责任重大。这间办公室里的人也同样如此。进门之后,马上有人给我端来了茶水。简短地寒暄了两句,办公厅奚主任将我领到了隔壁的办公室里。进门就是一副平面图挂在那里。平面图前站着一群人,正在那里安静地聆听着一个妹子的讲解。讲解的内容,是会晤现场的地形和建筑物的构造。包括哪里可以布置狙击手,哪里可以布置突击队。

  “这里有一处钟楼,钟楼距离会晤现场840米。我们需要在这里布置人手,防止有人在这里架设狙击点。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是我们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妹子神情严肃的对所有人说道。闻言,众人纷纷点头,只有我一脸懵逼的站在那里不知所以。

  “你可以不用听这个,先去休息一下吧,稍后我单独跟你谈。”妹子瞅了我一眼然后挑了挑下巴道。单独谈?我冲她挑了挑眉毛。妹子白了我一眼,没有再搭理我,而是继续对在场的所有中南海保镖们继续讲解起来。

  “这一次你将贴身对目标进行保护,办公厅的要求是,认证不认人。不管是谁,没有证件的情况下胆敢接近到目标5米以内,你有权发动攻击。”散会之后,妹子单独找我谈的是这件事。我就在琢磨,要是楚老爷子没证件的话,我是不是能将他也揍晕。

  “这次不仅是韩国总统来了,他们的足球队也来了。你懂这里头的含义么?”一直谈到了天亮,我领取了证件和装备后,这就开始正式上岗。见了那位,他首先就出了道题目来考我。

  “含义?我们以前有过乒乓外交,他们难道想来一次足球外交?”我身穿着黑西装,头发剃成了板寸。松动了一下领带,我站在那里答道。

  “有这么一层意思在里头,还有一层意思就是,示威!”那位示意我坐下说话,然后靠在椅子上对我低声道。

  “示威?尼玛...嗯哼,他们是不想好儿了。”一句尼玛脱口而出,瞬间我就觉得不太合适。轻咳了一声,我接着说道。那位没有跟我计较这些细节,而是笑了笑让一旁忍着笑的工作人员去泡两杯茶过来。

  “就是示威,谈,他们很想谈。但是在谈之前,他们有必要先取得一次胜利鼓舞他们本国人民的士气。要知道,这是一个有着极强民族自尊心的国家。而我们的足球,偏偏又处于弱势。带他们的国家队来,先在足球场上赢我们一次。就算接下来的谈判遭受到什么挫折,他回国也不至于会被千夫所指。”那位用手指在桌上轻轻点了点道。

  “真是一群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有些话那位不方便说,我却是可以说。说实话,如今连电视台转播的比赛,我都懒得去看了。因为不用看,结局都差不多。套用曾国藩给咸丰皇帝奏折里的一句话说就是:臣军屡北屡战......。虽然看起来这词儿比屡战屡败要好听多了,起码精气神上不输给人家。可是结果却是输了个底儿掉,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T最dW新章&节/上(酷}匠网

  “那么,您打算怎么办?”有些事情,就算是这位出面恐怕也是没有办法的。我欠了欠身问道。

  “下午,我决定去训练场给他们鼓鼓劲。不管输赢,这一场比赛一定要打出我们的特点来。球可以输,斗志不能输。”那位揉揉眉心道。据说,他也是个球迷。不过身为我国的球迷,实在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一上午,我就那么跟随在他的身边,陪同着他办公。午饭之后,他没有休息,而是坐上转车前往了体育场,去给那些国足队员们加油鼓劲。一进体育场,就看见20来号人在场地上做着折返跑。一个满头银丝的外国老头儿正在教练席上埋头写写画画的。随行的中南海保镖们迅速占据了有利地形,将整个体育场控制在自己的行动范围和视线以内。只有我,跟那个单独跟我谈过的妹子一左一右陪着他走向了场地。

  “砰!”场地里做起了有球训练。要说脚法,算了,换下一话题吧。谈脚法,那就是一个笑话!一个身披7号球衣的主,也不知道是没活动开还是怎么地,队友想跟他做一次墙式二过一。队友过去了,他一脚把球给踢飞了。踢飞了不要紧,可是这球却是奔着我身前这位而来。球飞来了,场地中央,包括场边的教练组这才看见了那位。脸色一阵齐刷刷的发白,他们的目光注视着那个皮球,心里祈祷着:赶紧高射炮了吧!

  可是世事就是如此,很少会天从人愿。打比赛的时候,人们祈祷着千万别高射炮。临门一脚,偏偏就高射炮了。哪怕有时候面对空门,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可是现在,所有人都巴望着再来一次高射炮,这枚皮球却正正地飞向了那位的面门。

  “这尼玛...”我嘴里低骂了一声,一个箭步抢上前去挡在了那位的身前。足球砸在了我的额头上,然后变了个角度开始下坠。见我挡住了这个球,所有人心里都松了口气。我摸摸额头,一咬牙侧身一个鞭腿就扫向了那颗还没来得及落地的足球。砰一声闷响,足球如同离弦之箭般朝着那个7号就飞了过去。

  7号准备躲,奈何球速太快。球砸在他的胸口转折向半空飞去,而他的人,却是朝后飞出去几米摔倒在草坪上。队医很快就赶了过去,大战在即,就算是矬子里的将军,现在也是折损不起的啊!可是没人敢对我表示不满,或许他们心里有不满吧,但是却得憋着。

  “张力,张力?”队医扒拉着晕倒在地的7号的眼帘喊着他的名字。

  “没事,我没事!”将胸口憋住了的那口闷气吐了出来,张力揉着胸口起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