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人间鬼事 > 第1840章 误打误撞 (4更)
  “我们这儿山倒是有,可没有这么高的山。要找这种高山,你还得往西边走。”出了省,接连找了几个城市。得到的答复几乎都是如此。朱浩决定在旅馆里休息两天,等自己的体力恢复了,再继续往西。

  又越过了两个省,看着眼前的崇山峻岭,朱浩隐约感觉到自己应该是找对地方了。眼前的树,眼前的草,跟他梦里出现的那些很是相像。

  “大爷,您看看,这附近有这么个地方么?”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有些老旧的石板路很快就被雨水打湿了。雨水打湿的,不仅仅是路,还有朱浩身上的衣裳。他赶紧跑进了老街边上的一处茶馆里。避雨,他不白避。要了一壶茶和一叠点心后,他坐到了一个正闭目哼着小曲儿的大爷面前。

  “啊,你问路啊?大冬天的来旅游,你可真会找时候。”大爷睁开眼睛,嘴里跟朱浩搭讪着,眼睛却是瞅向了他手里的那张画儿。

  “这地方,应该不在我们这里。这是哪儿来着?那谁,你来看看,这是哪儿来着?我怎么就觉得这么眼熟呢?”老爷子想了半晌,然后一拍桌子对一旁的茶倌儿喊道。

  “您这身体可是一年比一年硬朗,瞧您这嗓门儿高的。”下雨了,生意差了许多。正百无聊赖的靠在柜台上开小差的茶倌儿,被老爷子一声吼给吓了一跳。拍打了两下褂子,他走到跟前看着朱浩手里的画儿对老爷子说道。

  “这儿...不是深水潭么?像是那里。”茶倌儿看了几眼,又琢磨了一下说道。比较朱浩不是专业画画的,凭借着记忆草草画出来的东西,总会跟实景有些偏差。不过那汪潭水,还有潭水边那条小瀑布,还是让茶倌儿辨认出了这个地方。

  “深水潭?我说咋这么熟悉呢。说起来,我是有十多年没去那里了。”经茶倌儿一提醒,老爷子恍然道。

  “没事儿去那儿做什么?不是我黑他们,那儿的人又穷又刁。你说好心去游玩一下,想照顾照顾他们的生意吧?进了村子特么跟防贼似的防着你。这儿也不许去,那儿也不许去的。我说你不如就在我们这儿住几天,体会一下这种懒散的生活,比去那里受气强得多。”茶倌儿擦抹了两下桌子,然后替朱浩续上了茶水道。

  “跟朋友约好了呢,去看看,不好的话我马上就走。”朱浩笑了笑对人说道。

  “也就是你们这些外地人喜欢往那里钻,不过你不去看看,估计心里总有个念想。从这儿往西100多里地就是深水潭了。镇上有车到那儿,30块钱一张票,你可别被人给骗了啊。下了车,你就知道该咋走了。就那么一条路,你顺着往里走就是了。”茶倌儿见朱浩如此说,摇摇头好心的跟他讲解了起来。

  “你要是真打算去,就动身吧。一天就一班车,错过了可要等明天。”老爷子提醒了朱浩一声。闻言,朱浩连忙起身朝外头走去。走了两步,他回头对着老爷子和茶倌儿深深鞠了一躬。两人还是第一次见到问路的这么客气,一时间居然有些发懵。雨一直下,空气中弥漫着水气和寒意。可是朱浩此时的心,却是火热火热的。原来真的有这么个地方,看来有希望找到想想了。他背着包儿,一溜小跑着朝着镇子里唯一的一个客运站跑去。

  山路难行,100多里地,饶是朱浩坐着汽车,也足足走了3个多小时。汽车是那种10几个座的小巴,座椅很硬,减震也不好。朱浩坚持着到了目的地,一下车就吐了。减震不好,又是山路。这一路过来,他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被颠出来了。就如同茶倌儿说的那样,终点站就是个小院子。小巴的司机就住在这里。出了院子,门前就一条泥路。除此之外,别无他径。道路边上,有一处简易的厕所。用土砖搭建起来的,门口用个拆开了的编织袋挡着,勉强能让人遮羞。

  “呼!”憋了一路,朱浩快步走进了厕所解决起私人问题来。蹲在深埋在地下,沿儿还缺了一块的大缸上头,他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掉进去。

  “大的小的?”提好了裤子从里头出来,门口站了一个消瘦的汉子。人家瞅着朱浩问了一句。

  “什么大的小的?”朱浩有些不知道人家在问什么。

  “是拉屎了还是撒尿了?”人家索性用了一句方便理解的话来问他。

  “拉屎两快,撒尿一块。”接着人家伸手到他的面前又道。朱浩这才明白,原来这是搁收费厕所。他伸手在兜里掏了掏,掏出一张十块的。

  “先记着账,二回你来不收你钱了。”人家一把将这十块钱抢过去揣兜里对他说道。

  5:酷Q匠Z,网l首》发W

  深水潭距离朱浩下车的地方还有很远,朱浩一直走到天黑,才看见深藏在山坳里的那个村子。村子里亮着几盏煤油灯,偶尔还传来几声狗叫。

  “笃笃笃!”摸黑来到了村口,朱浩伸手拍打着一户人家的竹篱笆。篱笆墙里有狗,此时正呜呜地瞅着朱浩。

  “谁?”好半天,才从屋里传来声音。

  “老乡,我问个事儿!”朱浩开口冲屋里喊道。

  “吱嘎!”木门被打开,一个身披着夹袄的老头子,手里拿着一杆土枪走了出来。

  “您见过这个孩子么?”朱浩从身上摸出手机,然后将想想的照片调出来问人家。

  “没有!”老头儿低头看了看屏幕,然后眯着眼打量了朱浩一番后说道。屏幕的光映照在老头儿的脸上,朱浩觉得有些狰狞。

  “那,老乡,我能在您这儿借宿么?您看天色这么晚了,您放心,我给钱的。”朱浩看了看漆黑一片的大山,然后又对人说道。山路难行,又下着雨,他想在这里住一晚,等天亮了再去村子里打听想想的下落。

  “给钱?你给多少钱?”老头儿问他。

  “您觉得多少合适?”朱浩看了看门前那狗,反问了老头儿一句。

  “100,不管吃,明早天亮你就得走。”老头开了个价钱。

  “有口热水喝就行!”没办法,荒山野岭的,就是200朱浩也得住。

  “进来吧!”老头儿抬脚将那条凑过来的狗踢到一旁,然后对朱浩示意道。

  “烧点水,给他洗洗。”说不管饭,真没有饭。老头儿进门之后,对一个斑秃的老婆子说道。老婆子嘴里嘀咕了两句,才不情不愿的起身去了厨房。屋子不大,就两间房。一间做了卧室,一间做了厨房。卧室里摆放着四张床,其中两张上,各躺着一个中年人。见朱浩进来,他们勾起身子看了一眼,然后钻进了被窝继续睡觉。

  “家里没油盐了,你明天出山买点回来。”烧着水的档口,斑秃的婆子从厨房里拎了一个背包出来说道。朱浩无意中瞥了那个背包一眼,然后他的眼神缩了一缩。他记得很清楚,这个包儿,是想想新学期开学的时候,他专门为她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