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三宝局长 > 第三章
  [,,,!]

  秦局长和女儿颠狂一番,斜靠在床头,女儿秦晓华裸露着香躯趴在他的身上,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起一枝烟点上,吸了一口,然后塞到爸爸嘴里,秦守仁满意地在女儿丰硕的香臀上拍了两下,深深的吸了一口,女儿慵懒地枕在他健壮的胸上,用嫩白的小手在他胸口轻轻划着圈儿,娇俏地一笑,说:“爸,你的身体真是结实,那些小伙子都比不上您。”

  秦局长得意地一笑,说:“那当然,你老子打打杀杀几十年,你以为能爬上这个位子,没点真本事还行?”

  秦晓华娇嗔地捶了他一记,昵声说:“坏爸爸,您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秦局长哈哈大笑,拢了拢女儿香嫩的肩膀,正要再温存一番,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说:“喂,我是秦守仁,哪位?噢,刘局啊,什么事?唔?唔……唔……”

  女儿用她白晰小巧的脚趾在父亲长满汗毛的大腿上搔挠着,一边轻轻亲着他的胸膛,秦守仁摆了摆手,神情严肃起来,听了一会儿说:"好,好,我现在赶去处理一下,好,马上到。"他摞下电话,翻身坐起,秦晓华依依不舍地抱着他,说:"爸,什么事呀,刚回来又要走?"秦守仁皱着眉说:"这些混蛋,叫他们扫黄,多抓些妓女、嫖客,创造一些单位效益,这些混蛋拿了鸡毛当令箭,简直是胡搞,抓了个打工妹,硬说是只鸡,严刑逼供,把人打死了,现在人家家里验了尸,拿着处女鉴别书告警察局,听说省里报社也惊动了,这件事不好好处理一下,乱子可不小。“说着他起身着衣,在女儿的小嘴上亲了一下说:“心肝宝贝,乖乖的,等爸爸回来再好好喂饱你。“说完笑嘻嘻地去了。

  秦守仁回到局里听了主管刑侦的刘局汇报了情况,刘局汇报完还气得满脸通红,说:“下边这些人也是太不像话,根本是草菅人命嘛,这件事影响太坏,直接影响了我们警察的形象,我看有关责任人应该严肃处理。“扫黄组的负责人是秦守仁以前在派出所时的哥们,但是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不处理一下是不行了,不过他还不想把自己的心腹拿掉,想好了找几个倒霉蛋当替罪羊的主意,微微一笑,沉着地说:“老刘啊,嗯,这件事是要好好处理一下,队伍纪律应该整顿一下了,不过,具体事情还要具体处理,如果不想个妥善的办法,就是把他们都开除了,还是挽回不了影响嘛,这样吧,先给受害人一些物质补偿,啊,稳住他们,然后嘛,再想个两全齐美的办法。“他打发刘局离开了,省报的记者东方铃霖又来采访,这位女记者一身乳白色的西服装,苗条的身段,飘逸的风姿,容态殊丽,婀娜秀洁,一鼙一动,无不优雅秀美,当听他义正辞严地演讲之际,那微微上抬的下颔,都透着柔婉自然的秀美。

  秦守仁一边讲着,看东方铃霖正埋头做记录,贪婪地在她的粉颈、秀颊上浏览,意会着她乳白西服下的身子是何等的年轻、滑腻,富有弹性,简直有点魂不守舍了,采访完毕,东方铃霖嫣然一笑,笑得秦守仁心中一跳,握着她告别的握手真是有点不舍得放开,东方铃霖临走时说还要留在本市从其各方面调查一下,秦守仁自忖没人敢乱讲话,只是大度地一笑了之,并未往心里去。

  下班后,工商局的老王约他去吃饭,是几个企业领导请客,他去略坐了坐,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告辞离开了。车子开到他在文秀小区买的一栋楼房前停下,他吩咐司机回去,叫他明早来这接自已,然后就走到楼门前,女军官萧燕已经站在门前等候多时了。

  许是夜风有些凉,她的脸色有点苍白,看到他走过来,脸上挂着楚楚可怜的笑容。

  秦守仁寒喧几句,请她进室内坐了,又给她沏了杯咖啡,端了盘水果来,便坐下注视着她,不说话。

  萧燕在他灼灼的目光注视下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手足无措起来。秦守仁哈哈一笑,打趣地说:"您是我见过的长得最漂亮的女军官,像您这样的当个电影明星也绝对够资格呀。"萧燕的脸更红了,轻轻的笑笑,嘤嘤细语:“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我的事您看有什么办法没有?需要上下打点的地方尽管说。”

  秦守仁说:“这些事都不成问题,白天工作太忙,没有仔细听你的情况,现在你再详细介绍一下好吗,我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安排。”,萧燕腼腆地一笑,伸手挽了挽鬓角的秀发,开始介绍自己的情况。

  秦守仁一边装作注意地听着,一边借着递水果的机会坐得更近了。手臂挨着手臂,大腿挨着大腿,感受着肌肤的弹性和热力。虽然感觉秦局长有些过于热情,可是有求于人的女军官萧燕却不好把反感表现得太明显,以免触怒他,当她婉婉而谈,介绍完自己的情况后,秦守仁点点头说:“按道理说,像你这样的情况是不可能在本市落户的,不过~~~~”,他盯着萧燕的俏脸得意地一笑,说:“事在人为嘛,如果有得力的人帮忙,还是不成问题的。”

  萧燕妩媚地一笑,低声说:“您就是大人物嘛,如果您肯帮忙,那一定成的。”

  秦守仁嘿地一笑,说:“我也不能为所欲为嘛,”说着他的手已经轻轻挽在萧燕的腰上,她的腰果然盈盈一握,秦守仁明显感觉到了她的紧张,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可是一时却不敢乱动。

  秦守仁的嘴贴近了她的耳垂,说:“如果叫人说我过于跋扈,就不好了嘛,你这件事我呢,是能办,可是我办还是不办,萧女士,那可要看你的意思了“。

  萧燕脸红心跳,低声下气地说:“秦局长,我的难处,您是知道的,如果您帮我这个忙,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秦守仁摇摇头,说:”不用一辈子,一夜~~~~~就可以了。“萧燕涨红了脸站起来,因为受到从未有过的屈辱,呼吸急促了些,眼中隐隐有些泪光,说:“秦局长,您~~~~“秦守仁沉下了脸,淡淡一笑,说:“当然,我不会勉强你,你自已想清楚,你是个漂亮姑娘,我相信你们夫妻一定很恩爱吧?嗯?我并不想破坏你们的婚姻,各取所需,各有所酬嘛,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天各一方,做牛郎织女好了,只是现代人是很难在感情上做到什么天长地久的,到时只怕真要劳燕分飞了,你想想吧"。

  萧燕红着脸走到门口,秦守仁叫住她,说:“这种事,在现代社会很平常嘛,你就当多做了场春梦,你是结过婚的人了,没什么损失嘛,有多少比你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用这种方法得到好处,不是活得很自在嘛,那些大明星够风光吧?她们的丑事被你揭开了都不当一回事,照样活得风风光光的,笑贫不笑娼嘛,你要走,我不拦你,记住,这件事我不办,在本市就不会有人帮你办。“他端起一杯荼,悠然地喝着,打开了电视,看也不看萧燕一眼。

  萧燕拉开门,怔忡不已,进退不得,她觉得自己软弱极了,可是如果走出去,自己就要回到北方的小县城,而丈夫,丈夫会随自己去那里吗?如果有那么一天,两个人会不会真的分开呢?

  她心乱如麻,梦游似的关上了门,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跌坐在沙发上发怔。

  秦守仁把电视声音调小,走过去挨着她坐下,搂住了她的肩膀,萧燕娇躯一震,猛地惊醒了过来,抓紧了他的手,却紧咬着唇,一言不发。

  秦守仁贴在她耳边说:“放心吧,你不说,我不说,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的,嗯?你的事我会尽快给你办,就~~~把你调到税务局,怎么样?那可是别人想要都得不到的好地方呀“,说着,他一边轻轻抚摸萧燕紧张的肩背,另一只手温柔地替她解开了军装的钮扣,手隔着衬衣贴在她的双峰上面,萧燕面红似火,却没有反抗,只是开始细细的喘息起来,洁白的牙齿咬着下唇,快咬出血来。于是秦守仁隔著那一层薄薄衬衣,开始搓揉起来,并将嘴唇贴在她的颈上,亲吻著她的肌肤,萧燕浑身一震,闭上了双目,心中想起了她的丈夫,她在心底狂叫:“原谅我,亲爱的,原谅我吧,我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原谅我!“秦守仁让女军官侧倒在自己的怀里,右手解开衬衣,顺利的滑进里面,握着她结实饱满的**,来回地搓揉著,并不时捏捏她的**,感觉是又软又滑,而萧燕双颊似火,浑身瘫软,**原本是软绵绵的,也渐渐发涨变硬,尽管她从心底感到屈辱和不堪,但是生理机能上的变化是她无法控制的。

  不知不觉间,萧燕的上衣已被彻底的解开,橄榄绿中映衬着白晰柔嫩的娇躯,还有那高耸挺拔的玉峰,少妇军官甜美的面庞上满是掩饰不去的羞意,那柔弱无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残的**。

  秦局长的大手不停在双峰上又搓又捏,有时用力去捏那两粒鲜红的葡萄,她那两粒敏感的尖峰,所感受到的触觉,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阵阵的快感涌上心头,也把永难忘记的屈辱深深印在她的心底。

  她的娇躯瘫软着,一条腿搭在地上,秦局长的右手慢慢放开了她的**,往下移向小腹,在柔软平坦的小腹上抚弄了一阵子后,再一寸寸往下探去,解开了她的腰带,往下拉她的下衣。

  别……不要……嗯……啊……不要……”她先是紧张地拉紧裤子,紧张地说,但睁开的一双明媚的俏眼看到秦守仁威胁的目光,不由心中一震,挣扎的勇气像见了火的雪狮子,一下子就化了,她的声音愈来愈细,可是,秦局长却已趁此机会吻住了她的嘴唇。

  她紧闭著双唇抗拒,头左右地摇晃着,而秦局长却在好顾上顾不了下的当口扯下了她的裤子,一双丰腴白嫩的诱人大腿赫然呈露出来,秦局长喘着粗气,手掌按在女军人萧燕的私处,手心的热力让萧燕全身都轻轻颤抖起来,当女人的这里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时,她已彻底丧失了反抗的意识,泪水顺着脸颊淌落下来。

  秦守仁趁机用舌头把她的小嘴顶开,她的双唇和香舌也告失守,秦局长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嗯……嗯……嗯……滋……滋……嗯……”

  她放弃抵抗了,任由秦守仁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甚至不自主的吸吮他伸过去的舌头。

  秦守仁狂烈的吻著她,一手搓著她的**,一手在她散发着热气的阴部搔弄着,逗引得萧燕双腿绞来绞去,使劲的夹着秦守仁的手,仿佛是不让他的手深入,又似乎在催促他进去,而**一直不断的流出来,湿了阴毛和沙发,也弄湿了秦守仁的手指。

  她的肌肤细腻光滑得如同象牙一般,成熟少妇的**果然迷人。秦守仁放开气喘吁吁的萧燕,坐起身扒开她的两条嫩白滑润的粉腿,盯视她柔黑阴毛掩映下的私处,鲜艳得像成熟的水蜜桃。

  萧燕微微睁开俏目,看他盯着自已的**之处,那里连自己的丈夫也没有这样大胆仔细地看过,一阵躁热涌上了她的脸,她又紧紧闭上了双眼,仿佛这样可以使自已忘记眼前的窘态。可是丰满结实的双腿却暴露了她内心的想法,此刻正羞耻地死死夹在一起,不住地哆嗦着,细嫩的腿肉突突直跳。

  此刻的她,头发披肩,俏脸绯红,下身**,上身还半遮在绿军装里,**诱人,秦守仁已经再也忍不住了,他握住自己怒挺起来的**,对准仰卧在沙发上的女军官狠狠插入。粗大坚硬的**顺著湿热的肉穴重重地插了进去,顺利地一插到底!

  萧燕感到自己隐秘湿热的**里忽然被插进一根粗大火热的家伙,一种难以形容的充实感和酸涨感令她立刻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身体猛地剧烈扭动起来!

  她的屁股要往后缩,秦守仁的双手立刻死死地抱住了她的屁股,使她无法逃脱,接著就是一阵紧似一阵地在她温暖紧密的肉穴里重重地**起来!

  天啊,女军官那紧密柔嫩的密处,是那么的舒服,简直是男人一生梦寐以求的乐园,秦守仁兴奋得飘飘欲仙,她感到女军官紧密的肉穴死死包裹住了自己的**,加上她突然地挣扎和反抗,丰满的屁股一拱一抬的,更加深了她的快感,他死死地抱住萧燕竭力挣扎摇摆著的饱满的屁股,奋力地**奸淫起来。

  在蓁守仁狂暴粗鲁的奸淫下,端庄妩媚的女军官几乎是毫无反抗地任凭他奸淫着,在她丰满**的身体上大肆发泄著。软软的沙发上她娇嫩丰满的**被插得陷下去又弹上来,一对丰满的**也像活泼的玉兔似的跳跃着。

  秦守仁下午刚刚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发泄过,所以此刻特别的威猛,不虞有兴奋早泄的情形出现,所以他放心卖力地冲刺着身下丰盈动人的**。

  萧燕紧闭着双目,像个死人似的任由他糟蹋着,只是由于他急促的撞击,发出嗯嗯的喘气声。

  秦守仁心中不爽,他当然不会玩一次就放弃这到手的美味,所以有信心摧残她的尊严和贞操后会让她乖乖地对自己俯首贴耳,所以也不强迫。他起身坐在沙发上,拉起萧燕让她坐在自己的跨上,萧燕见事已至此,只想快快结束这场噩梦,脸红似火地站起来,任由他拉着分开丰满的大腿,坐在他的**上,两个人重新连成了一体,萧燕上身还穿着军装,白嫩的**在军装的掩映下跳跃着,秦守仁一挺一挺地向上攻击着,双手环抱着萧燕丰盈肥厚的屁股,萧燕怕躺后跌倒,不得不主动伸出双臂环抱住他的脖子,摇摆著纤细的腰肢用她美妙的**满足著强盗的兽欲,半闭著美丽的眼睛发出哀婉淫荡的呻吟。

  她一双雪白的大腿垂在地上,极为性感。就这样,她被操得终于难以抑制地自喉间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

  操弄了一阵,秦守仁又站起来,让她跪在沙发上,萧燕和丈夫也试过狗交式**,所以红着脸,怯怯在爬上沙发,俯下身子,撅起来白嫩丰满,浑圆隆翘的肥臀。

  她肯定从来没有这样爬行过,动作生硬而不自然,臀部小心地扭动着,生怕被他看清夹在水蜜桃般的美丽缝隙间的屁眼,垂下的军装下摆遮住了上半边屁股,反衬的肌肤更显的白腻晶莹。因为这样羞人的举止,她的脸蛋一下子烧的通红,就像是黄昏的晚霞般俏丽迷人望着跪伏在沙发上的美丽少妇,秦守仁不禁欲火大炽,**急剧的膨胀。

  他再也按捺不住,倏地伸手扯住她的秀发,使她美丽的螓首高高地向后仰起,娇美可爱的脸颊顿时充满了羞涩和无助,他抚摸着萧燕大白屁股上的粉嫩肌肤,享受着女性身体特有的馨香和光滑,萧燕不自然的扭动着屁股,忽然,那坚硬火热的**箭一样刺进了她娇嫩的屁眼,正中白圆满月般臀部的中心。

  “啊……不要啊……饶了我……唔唔……不要啊……我的老公也从没有……啊……“,女军官一边向前爬,试图逃出他的射击,可她的双膝每挪出两下,秦守仁就握着她的双胯拖回来,反而更刺激了他的**。

  如是者几次,高贵美丽的女军官无力地趴伏在沙发上,高高昂起她粉嫩的圆臀,柔若无骨地承受着秦守仁的又一波攻击,秦守仁的大**扑哧扑哧插进拔出,在年轻女军官的肛门里寻求着至高的快感,美丽的女军人微张着小嘴,满脸的娇媚,秀气的眉毛哀怨中透着一丝兴奋,已经呈现半昏迷状态了。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