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三宝局长 > 第五章
  [,,,!]

  第二天,秦守仁到了单位,正好看到小美人孟秋兰赶到单位,和一位同事笑着打着招呼,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贝齿,她穿着合体的警服,身材婀娜矫健,一脸阳光般的微笑,那种青春健康、朝气逢勃的气质是他所拥有过的女人中无人拥有的。()

  孟秋兰打完招呼转过脸,正好看到刚从车子里出来的秦守仁,那双阴沉沉的色眼在看清自己,立刻沉下了脸,掏出一副墨镜戴上,俏巧地一扬头,招呼也不打,从他身边扬长而过。

  她是那么美丽,神情是那么的美妙,不但是笑,就是在生气时都透着一种无法诠释的美丽。

  清晨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她的身上,白的脸,红的唇,柔的眉,帅气的短发~~~~,让这个视女色为生命的老色鬼只觉得下腹火热,胸中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一种要把她征服的冲动。

  上午开了个会,也和班子成员简单交换了一下严刑逼供案的处理意见,他总觉得坐立不安,觉得心头烫烫的,那是俏丽的女警孟秋兰的身影,像是一团烈火,在燃烧着他的心,一直到回到办公室,火还在燃烧,他需要水来灭火,水在哪里?

  终于,他魂不守舍地看了几份文件,克制不住地拿起电话,打给办公室,叫孟秋兰来一趟。

  孟秋兰来了,她站在门口,那俏生生的模样,小鸟般警觉的神态,简直让秦局长色授魂消,浑身的骨头都为之一轻。

  他起身笑道:“来了?坐,把门关上。”

  孟秋兰咬了咬唇,她咬唇的动作也是那么的动人,微露的洁白牙齿使她整个人更添俏丽,秦守仁忽然想起了《洛神赋>的几句话,齿如编贝,肩若削成,明眸善睐~~~~~~,用在她的身上简直再合适不过了。

  孟秋兰关上门,非常利索地走到沙发前,刷地坐下,扬起头,挑战似的眼神斜睇着他,一字一顿地道:“秦局长找我,有什么事情吩咐?”

  秦守仁看着她娇美的面庞,白净的额头,那让人沉溺,让人无法自拔的一双盈盈动人的明眸,再也忍不住,一把扑过去,急促地喘息着,抱住了心中的女神,一边狂乱地吻她,一边喃喃地道:“小孟,小兰,我~~~~我好喜欢你,真的,我真的好喜欢你,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可以给你房子,给你钱,给你官,给你~~~”

  孟秋兰猛地挣脱他的拥抱,“啪”,狠狠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愤怒使她的俏脸飞上一朵红云,她闪开身子说:“秦局长,请你自重。”

  秦守仁一呆,他玩弄女人一向手段多多,也曾经遇到一些起初像是三贞九烈的女人,可是也被他用种种手段一一收服了。本来,对孟秋兰他也可以多动些心思,慢慢下手的,可是不知为什么,经历过那么多的女人阵仗的他,竟然在这个少女面前完全无法把持自己,他虽然挨了一记耳光,可是毕竟和心目中的女神算是有了**上的接触,他不但不以为忤,反而有些兴奋,一向只有他玩弄女人,忽然间,他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是上天送给他的至宝,他甚至宁愿被她殴打、唾骂。

  他因为激动而胀红着脸,忽然跪到了孟秋兰的面前,抱住她的双腿,狂乱地叫:“求求你,我愿意给你一切,只要你答应我,给我,小兰,我的宝贝~~~~~”,孟秋兰吓了一跳,一脚踢开他,跳到一边,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掩饰不住自己心中的鄙夷,可对这近乎颠狂的人又实在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红着脸啐了一声,拉开门逃也似的去了。

  秦守仁呆呆地跪着,半天才醒过神来,他慢慢地爬起来,坐在沙发上,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他是什么人?一个玩弄妇女的魔王,但是面对这个他越看越爱,无法释手的美丽少女,他却变得异常笨拙,就像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

  孟秋兰匆匆回到办公室,心里头还是怦怦乱跳,他的上司,一个年近半百的男人,跪在她面前向她示爱,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怎么可能不感到慌乱呢?

  她刚刚坐下,主任就对她说:“小孟,秦局叫你再去一下。”

  孟秋兰一怔,柳眉一挑,忍不住心头火起,小妮子发起脾气来了,她打开文件柜,拿出那只轻巧的69式配枪,哗啦一声子弹上膛,然后把枪插在裤兜里,大步走了出去。办公室的人都吓了一跳,面面相觑,不知所措,主任怕出事情,慌忙紧张兮兮地跟在后面。

  孟秋兰大踏步走到局长办公室门前,也不敲门,咣啷一声推开门,愠怒地站在门口,一言不发。办公室主任远远地蹑在后面,探头探脑的。

  秦守仁不知在想着些什么,见她进来,一手插在兜里,俏立门口,看到她愠怒时娇俏的模样,心中真是爱到极点。

  他已经平静了情绪,心平气和地说:“小孟同志,档案部人手缺乏,组织上决定调你过去,你交接一下工作就过去报到吧。”孟秋兰冷冷一笑,说了声:“是,我立刻去报到!”,就转身走了。

  秦守仁叹了口气,他本想把她调到条件最差、治安最坏的派出所去,可又舍不得她走,只好先弄到个清水衙门晾上一晾,再慢慢想办法。

  完成了一天的工作,下了班,他正要回家,走到车旁,忽然旁边传来一阵格格地笑声,他扭头一看,见一辆宝马车停在自己身旁,一个脸戴墨镜、身穿藕色休闲装的俏丽女人坐在驾驶位置上,笑盈盈地望着他,不由展颜一笑,走过去上车坐下,对自己的司机摆了摆手,两个人就驾车而去。

  原来这个女人是富豪大酒店的老板娘,叫李香儿,是秦守仁的情妇之一,听说最近扫黄组要整顿,提前来找他吹枕边风,以免影响自己的生意。

  两个人驱车回到富豪大酒店,正是上客的时候,吃饭的,寻香的,人满为患,秦守仁笑嘻嘻地说:“香儿,你这里生意不错啊。”

  李香儿妩媚地瞟他一眼,荡笑道:“还不是托您秦大官人的福,有你罩着,生意能不好吗?”

  秦守仁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税务局的老李、工商局的老郑,还有~~~~~~”

  “哟,吃醋啦?”,李香儿搂着他的脖子递上一个香吻,妖娆地说:“人家一个妇道人家,还能有什么别的本事?可人家心里可是真有你一个人呐。”

  秦守仁在她柔软的胯下掏了一把,说:“就这张小嘴会说”

  李香儿嘻嘻一笑,挎着他的胳膊上楼,她的丈夫商会辰远远看见了,心照不宣地转过头去,李香儿和秦守仁上了三楼两人的包间,叫来一桌酒席,李香儿喝了一口红酒,坐到秦守仁的腿上,把酒渡到他的嘴里,说:“仁哥,听说扫黄组要大换班,有没有这回事啊?”

  秦守仁拧拧她的小鼻头,抱住她的腰,一只手探进怀里寻幽访胜,若无其事地说:“是啊,不过你放心,再怎么换还不都是我手下的人?安心做你的生意吧。”

  李香儿坐在秦守仁怀里的香臀风骚地扭动着,喂他吃着菜,说:“是,小女子遵命,有仁哥在,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人家只是想你了,请你来喝酒嘛。”

  两个人一番打情骂俏,已是衣衫半裸,酒酣耳热之际,李香儿也不拉窗帘,只是关了灯,替秦守仁宽衣。正是华灯初上,外边的霓虹灯光闪烁着,室内充满了异样的气氛。

  秦守仁坐在椅上,一手擎杯,慢慢嗓饮着杯中的醇酒,一边享受着胯下美人的**。

  李香儿紧紧的含住秦守仁的**上下套弄著,一阵一阵快感冲击著他,他闭目享受着那种美感,脑子里忽然浮现出孟秋兰那英姿飒爽的俏美身影,想像着如果是她跪在自己的腿间为自已含弄~~~~~~~,他的**跳了跳,涨得更大了。

  “哈哈!仁哥,香儿弄得你是不是很舒服?”李香儿抬头柔媚入骨地说,一双美目含情的望著他,室外的霓虹灯光闪烁着映在她的眸子里,透着娇异的色彩。

  “啊!舒服极了。香儿的小嘴是最棒的,继续,啊……啊……”

  李香儿舔了舔嘴辱,眯著一双眼睛,脑袋一前一后地套弄着,胸前白嫩、丰耸的**抖着一圈圈的乳浪。**被舔弄得铠亮粗胀,直挺挺得像一具小钢炮,李香儿盈盈立起,柔媚地舔了一下嘴唇,脱下内裤,张腿就要坐上来,秦守仁忽然一把拉住了她,拦腰抱着她,放到了宽敞的窗台上,大理石的台面光可鉴人,冰冰的,反映着室外的灯光,从这里可以看见车水马龙的街面。李香儿惊呼一声,说:“仁哥,你干什么啊,好羞人,会被人看到的”

  秦守仁喘着粗气说:“屋里这么黑,不会的”,说着让李香儿在窗台上跪好,凉凉的台面使李香儿腿上娇嫩的肌肤一缩。秦守仁挪正李香儿洁白的臀部,稍微分开她的双腿,拔出早已坚硬的**,从她的背后缓缓插入。李香儿的的阴部湿润著,**毫不受阻,在这风骚入骨的少妇温暖湿润的**内挺进,直到全根隐没在她的洞口,缓缓抽送着。

  快感萦绕在秦守仁的内心,他闭上眼,想像着孟秋兰的媚态,**插入在李香儿娇嫩柔软的身躯里,加大力度,疯狂的**,李香儿的**和**的不断摩合发出“扑哧……噗嗤……”的声音。

  李香儿的腿胳得有点痛,却不敢反抗,身子弓在窗台上,手已无处可扶,只好按在大玻璃上,怕被人看到的惊慌和刺激感使她敏感的娇躯战栗起来,秦守仁的双手在李香儿的胸口抓着,把她的柔软的**掌握在自己手里。

  李香儿不时发出低声的哼哼声,房间里充满了爱欲的气息。

  优美婀娜、白嫩娟净的女性**在他的撞击中蠕动着,秦守仁一双大手刚好握住这成熟美艳少妇浑圆的屁股,反覆的搓揉,还时不时的用中指戳一戳两半片肥臀中间的屁眼,每戳一下,美丽的少妇就发出一声娇呼,秦守仁不禁发出得意的笑声。

  他轻轻靠在李香儿白嫩光滑温凉如玉的屁股上,感受着她的丰腴和柔软,李香儿拥有不高不矮,匀称丰满的曲线体态,纤柔小腰,紧翘的小屁股,有股无法形容的吸引力。

  由于这种姿势,所以李香儿的**显得更加紧窒狭窄,如同有种奇异的吸力牵引著大**高速的运行,却又总像是有着层层叠叠的嫩肉阴碍着**的进入,加深了摩擦的力度,也加强了**的快感。

  李香儿火热俏丽的脸颊也被挤在玻璃上,挤压得有些变形了,娇躯随着他的撞击忽前忽后地挫动着,大屁股被他一顶就抬了起来,**一落下,大屁股也随之落下。

  她那两瓣香臀随著**的深入和秦守仁双手的推压而不自觉地向两旁张开,布满褶皱的小屁眼儿在这时才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花蕾被灯炮映衬得娇艳夺目,明丽动人,豆蔻般精巧的小屁眼儿微微朝肉里头收缩,并且随著**有规律地收缩而扭动。李香儿的俏臀每次撞到秦守仁胯下之后,都会将娇嫩的臀肉挤压得撅向天空,同时发出**撞击的“啪啪”声。,秦守仁紧紧地抱住了李香儿俏翘的臀部,顺著屁股后坐的力量,抬起他的下体朝**里猛戳:“噗哧,噗哧……,噗哧,噗哧……”,性器撞击的声音就像是催化剂般把他内心的热情带到了顶点,在他的心理,拚命幻想着孟秋兰在自已身上娇媚欢呼,风骚柔媚的样子。

  李香儿翘在窗台下的一经纬度美丽洁白的脚丫儿,轻轻地抖动着,美丽的背部,纤柔的腰身全身都衬得窈窕迷人。

  她喘着粗气,欢叫着:“啊……好棒……,快……插……插烂了,啊……化了……好哥哥……亲丈夫……我的亲哥哥,你今天怎么这…………这么强壮……啊……我被刺穿……了啦!”

  “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啊…啊啊…你真历害…受不了……”,秦守仁却没答话,他的大脑里正幻想着美丽的女警官孟秋兰就这样在自己的胯下呻吟,宛转承欢,幻想她为自已吸吮**,让自已玩弄屁眼,让她穿着一身警服在自已的大**下媚眼如丝地欢叫。

  想像使他的体力发挥到了极致,那可爱娇巧的美丽少妇高耸洁白的美臀在他的胯下就像是面团一样被他肆意揉捏着,攻击着,李香儿娇呼出**入骨的呻吟声,整支**齐根插在她的粉红的小**里,并不时地把**顶在她柔软的花心上研磨着着的感觉,使李香儿“哼┅┅哼┅┅”地轻哼着,有气无力地说道∶“人家┅┅人家老公┅┅干┅┅干┅┅得比你┅┅差┅┅差┅┅,差┅┅好匀,,他的┅┅他的┅┅没有┅┅你的┅┅大,人家的┅┅心┅┅里┅┅总想着┅┅你┅快,┅┅干死┅┅我吧!"秦守仁咬牙切齿地说:"我干死你,我干死你,啊┅┅你好美,太┅┅太美了┅┅",两人的下身结合处传出了“扑哧、扑哧”的水声及身体接触,胯部和臀部交接时的“啪!啪!”的声音。

  秦守仁的喘息越来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张开着,他感觉到李香儿的小**里面紧紧地收缩了几下,压迫着他的**,他也快速地再抽送几下,打了几个哆嗦,双腿踮起脚尖,把李香儿的雪臀抬起来,露出其中的小嫩穴,使劲地顶,顶,顶,屁股抽搐了一阵,趴在香儿的背上不动了。

  好一会儿,“噗!”的一声,秦守仁拔出了湿漉漉的**,跌退几步,酸软的双腿一软,坐到了沙发里,他点起一枝烟,深深吸了一口,望着跪伏在窗台上不动的柔美女性身体的剪影,摇摇头,清醒了过来。

  李香儿的娇躯已经酥软麻木了,她软软地趴在窗台上,春意盎然的俏脸上犹挂着一丝淫荡的微笑,痴痴地凝视着窗外,灯光闪烁,车流如炽,行人匆匆,酒足饭饱的酒客正醺然离去,谁也没想到,就在楼上,一位美丽的**美人正以诱人犯罪的娇美姿态跪在那儿望着他们。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