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三宝局长 > 第六章
  [,,,!]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阳光明媚,萧燕已赶回军队驻地,她对丈夫说事情已经有些眉目了,但还要有些手续要办,随意编了些经历搪塞过去,尽管心中有些愧意,但是却不敢表现出来,偶尔想起那晚的经历,还有些脸红心跳,她知道秦守仁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己,可是只能在心中盼着快快办好接收的事情,希望那时一切都会过去,而已经发生的和还将到来的屈辱将像一场噩梦,永远留在她的记忆里。( )

  这天,是星期天,下午,秦晓华从高而夫俱乐部回来,她稍微喝了点酒,漂亮的脸蛋红扑扑的,骑着一辆摩托车穿行在小巷中。她有辆高级轿车,可是她喜欢骑摩托车,感受风吹在脸上的感觉,就像现在这样。

  忽然,她和从岔路口突然出现的一个骑自行车的中年人撞在了一起。两人都唉哟一声,摔在一起。

  秦晓华柳眉倒竖,跳起来骂道:"你这老不死的,走路不长眼睛啊?你……你……你……",她的脸儿忽然一红,讪讪地道:"贺……贺老师。"那是个清矍斯文的中年人,戴着一幅黑框眼镜,他的腿虽然没破,却摔得很痛,爬起来看着眼前这位妙龄少女,扶着眼镜疑惑地问:"你……你是……?""我是秦晓华啊,贺老师,初中时候您是我的班主任嘛,不记得我啦?",秦晓华羞笑着。

  "噢……噢……,记得,记得",贺老师也笑起来:"是你呀,小华,老师记得你,老师评职称被人挤下去,还是你这小姑娘打抱不平,找你父亲帮忙的嘛",秦晓华上前搀着老师,忸怩地说:"老师,就这么点事,您还放在心上呀,你摔伤了没有,我扶你去医院呀。""不用,不用,老师没事",贺老师高兴地说。

  秦晓华说:"那,我扶您回家吧,您住哪儿?",说着帮老师把车子扶起来,把散落在地上的芹菜放到车筐里。

  "不远,不远,前面拐个弯就到了",贺老师感慨地说:"有四年没见了吧,唉,你都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如果你不说,老师都不敢认了。"两个人推着车到了贺老师的家,贺老师叫贺文远,是精英中学的语文老师,今年51岁,可是看起来眉目清秀,瘦瞿灵便,只像个四十多岁的人。他的家住在五楼,是个两室一厅的房子,还是去年刚刚分到的。

  两人打开门走进去,秦晓华搀着老师,进门问道:"师母呢?不在家吗?"贺文远叹了口气,说:"唉,她呀,前年就没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了。",秦晓华扶着老师坐下,游目四顾:"您不是还有两个孩子吗?他们不陪您一起住吗?"贺文远摇了摇头,说:"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怀宇,在部队当兵,现在是中尉连长,娶了个军官太太,前两年他结婚时,老伴不同意他在部队找,还是个北方人,结果和我老伴闹了别扭,好久不回来了。你怀月姐大学刚毕业,才搬回来住,正忙着找工作呢。"秦晓华挨着老师坐下,丰满而富有弹性的**挤压在贺文远的手臂上,身上少女的香气直往他的鼻子里钻。

  贺文远是很久没碰过女人的人,心中不觉一动,就有些不自然起来,眼睛不知往哪里看,就假装擦眼镜,低下了头,借以平静自已的情绪。

  他一低头,忽然看到秦晓华的脚趾头上有血迹,不由一惊,忙道:"小华,你的脚受伤了。"秦晓华低头看了一眼,蛮不在乎地说:"没事,擦破点皮。"贺文远说:"那可不行,要是感染了就坏了,你等着,我给你擦点碘酒。"说着起身到柜子里找出棉签和碘酒,把秦晓华的腿放在荼几上,为她涂碘酒。秦晓华穿着件短裙,上身是露出肚脐的小背心,坐在沙发里,**的轮廓十分诱人,白晰而毫无一丝赘肉的小腹上一个纤巧的肚脐,她的小腿曲线优美,不见一根汗毛,白白嫩嫩,光滑柔腻,涂着五彩指甲油的纤俏小脚因为老师在擦碘酒,而怕痛地小巧的脚趾头紧紧蜷在一起。

  看得贺文远有些老怀激荡,握着她那光滑温软的小脚竟有些爱不释手了。

  秦晓华也在低头看着自已的老师,他文文静静的,清瘦的脸庞,依稀透出年轻时的英俊,发丝里已隐隐有一些白发了,那儒雅的气质是她所交往的人所不具备的,她的芳心不由一荡,有些春心动了第一次以女人的目光审视着这个中学教师。同时有意引诱他,故意把盖在膝盖以的短裙向上拉了拉,向两边抚平,对贺文远柔柔娇娇地说:"老师,大腿上也有点疼,您看看有伤吗?""啊?",贺文远心中一跳,目光向他始终没敢正视的大腿上看去。白净的膝盖上方,是一双结实的年轻女人的大腿,他的眼皮跳了跳。双眼紧盯著秦晓华的下身,雪白的大腿根,像两根葱头一样白嫩,白色半透明的蕾丝内裤,充满了诱惑和挑逗,那娇嫩的尽头,隐隐贲起的地方边缘,调皮地露出几根柔软的阴毛,贺文远只觉得心头一热,似乎所有的血都涌上了脑袋。

  秦晓华看着老师的表情变化,想着是被自已一向尊重的正派长者,一个传道解惑授业的教师视奸着,心里面不由特别的兴奋,她注意到老师的呼吸急促起来,发现他的裤裆竟然有点凸起。可能他的**已经发硬了,所以有些不自然地蹲着。一想到老师勃起的**,秦晓华更加兴奋了,**里面竟然流出了些许的**,缓缓渗湿了她的内裤。

  她咬着嘴唇,昵声问:"老师,我的腿受伤了吗?"说着还轻佻地抬了抬腿,香喷喷的光滑大腿几乎送到了贺文远的鼻子底下。

  贺文远已经有点神魂颠倒了,清瘦的脸庞泛起了红晕,他抬起头,正迎上秦晓华挑逗的娇媚眼神,不由呼吸一窒,颤声道:"没……没……有。"秦晓华扑哧一笑,俏脸笑盈盈的,故作天真地眨了眨眼,问:"老师,你……你的腿中间怎么鼓起来了,是不是撞肿了?"贺文远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闪身坐在一边的沙发上,避开她火辣辣的眼神,支支唔唔地说:"没……没有……"秦晓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顾意昂起她丰耸的酥胸,贴身的裙子也展现出她的纤纤小腰及圆翘的小臀部,她扭动着小腰肢走到老师面前,勇敢大胆地逼视着他,娇慵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抱我。”

  "我……我……',贺文远的心中充满了渴望,可是仍然不敢有所举动,秦晓华娇吟一声,扑到了他的怀里,说:"老师,老师,我爱你,抱紧我,抱紧我……"她的话就像是有催眠作用,贺文远已经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她的细腰,呼著热气的嘴在她脸上寻找著,温湿的唇终于碰上她的嘴。令人吃惊的是小华比他还要热情主动,用力吸住他的唇,湿润滑腻的小舌头带著一缕香气缠住了他的舌,动作很熟练。当两条舌头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时候,贺老师的手已不由自主地从她裙子底下伸了进去,抚摸著学生光滑的小屁股,虽然她还穿着窄小的蕾丝内裤,但是大半个屁股都暴露在外面。让贺文远感受着臀肉的结实和柔软。

  贺文远久旷的激情一旦被激发,心中此刻除了**,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他的腰带被松开,一只柔软的小手这时已抓住了他两腿中间勃起的硬物,轻轻揉搓著,秦晓华娇俏地轻笑,咬了一下老师的耳垂一下,低低地说:"老师,你这里好大啊,想不想插进人家的**穴?你摸摸人家的**穴,好小喔"。

  她说着撑起双腿,让贺文远替她褪去裙子和小内裤,由于胸部前挺,屁股后翘,一对丰满的乳峰颤巍巍地递到了贺文远的嘴边,贺文远冲动地抱住她的细腰,张开嘴,疯狂地吮吸那软嫩的**。

  秦晓华被他吸得身子直哆嗦,下体的**流得更多了。她颤声对贺文远说:"老师,我们上床去,快,我……要你在我身上……上课。",说着嫣然一笑,红着脸跳下来,格格一笑,**着两条白生生的大腿,扭动着屁股跑进了卧室。

  贺文远兴匆匆地脱光衣服,跑进卧室,只见秦晓华光着身子跪坐在床上,笑眼盈盈地望着自己,她跪坐在那儿,胸是挺的,臀是俏的,阳光在她娇嫩的身体上笼罩着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的光华,那是何等娇媚诱人的美少女啊。

  她望着贺文远摇摇晃晃的粗大**,抿着嘴儿一笑,说:“老师的教鞭好丑喔”。

  贺文远兴奋地喘着粗气,爬上床搂住这娇媚的小**,说:“好啊,今天,老师要用这根教鞭教训教训你这个不听话的坏学生。

  秦晓华格格一笑,昵声说:“是不是要要打学生的小屁屁呀?“,她趴在床上,摇着粉嫩嫩的宛宛香臀,姿态动人极了。嘴里却说:“可是人家看着不像是教鞭呢,倒像是一枝细粉笔呢。“贺文远被她撩拨得快要疯了,扑上去一把抱住她说:“就算是粉笔吧,老师,老师要给你上课了,注意听讲喔。”

  “好啊”,秦晓华格格地笑着:“喏,这是你的黑板,写吧。”她转身躬起身子,用后背迎向老师的**。贺文远嘿嘿一笑,握着**在她的小屁股上划起了字,皮肤细腻极了,马眼里渗出丝丝淫液,被涂在那光滑的臀肉上。

  秦晓华咬着唇,忍着痒,不住娇笑,根据笔划读着他写的字:“我、干、你!”

  她忽然转过身来,呼吸急促地把老师推倒在床上,一翻身骑在了他的肚子上,躬著上身,抱著他的头,把他的头压向她的**,像喂婴儿吃奶一样把**塞进了他的嘴里,仰起吹弹得破的俏脸娇呼:“好舒服,快吸呀,学生给你交学费呢”。

  贺文远听话地揽住她的细腰,吸着她的**,小华面部燥红,媚眼如丝:“嗯……嗯……,啊!你坏,别摸我那"她忽然娇嗔地对贺文远扭着腰肢撒娇,反手打落他的手,原来贺文远一边亲着她一边把手指插进了她的屁眼。

  "小华,看你多淫荡,你看,你的**……哈哈,都流到这里了。"秦晓华随着老师的视线看去,不禁羞红了娇颊,,发出连她都不知道意思的呻吟,忽然眸子煜煜生辉,兴奋地说:"舔光它,老师,把它舔干净。"贺文远一愣,但是看看兴奋中的美丽少女,知道不答应她是不行的,而且他现在简直爱死了她,激情中也不觉得有什么肮脏,听话地把手指放进了嘴里,舔干净刚刚从少女臀眼里拔出来的手指。

  空著的另一只手不闲著的摸著秦晓华的**,一脸迷醉的神情。

  秦晓华眼见自已的班主任老师这么听话,冲动地推倒了他,摇晃着屁股爬到他双腿之间,反身成69式跨了上去,注视著已勃起的粗黑巨棒,柔媚地笑道:"想不到老师那么斯文的人,**这么大,真是叫人又怕又爱"。

  贺文远得意地一笑,抚摸着她耸在自已面前的香臀,爱怜地说:"小华,你上学时瘦瘦小小的,想不到几年不见,发育得这么好啦,老师还没见过你这么美丽的身子呢。"秦晓华妖娆地一笑,说:"老师,那今天你就好好地享受享受吧。"说着把粗大的**含入柔软的小嘴,卖力的取悦他。

  贺文远双腿一跳,兴奋地叫:"对,先沿著边缘舔一圈,喔……舌头要舔进马眼,对,好好……好好吸,对,真棒,小华真骚,技巧真好……乖……再用点力舔,啊……你师母的本事比你差远啦"。

  秦晓华忘情的吸吮,吃吃地笑着:"那……就让我来当师母吧,怀月姐也要叫我妈妈了",她格格地笑着,不忘温柔技巧地含吮他的**。

  贺文远也兴奋地紧紧按住秦晓华白嫩的屁股,伸出舌头舔弄着她的**,少女的**娇嫩迷人,**迷离,贺文远的胡渣扎在她娇嫩的大腿根上,惹得她一阵阵娇笑,扭动着小翘臀躲闪,蹭了贺文远一脸淫汁。

  贺文远经验丰富,用食指轻轻蹭著阴核,拇指和中指轻轻拨弄著她的**,无名指则一点一点的在她的洞口沟通著。这时秦晓华的呼吸已经越来越急促,满脸涨得通红,娥眉轻蹙,美目微合,嘴里"恩恩,啊啊"的,显然已经进入了状态,舔弄**的动作时不时地夹杂着用牙齿轻噬的举止。现在,她热情得简直就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让人有点吃不消了。

  她,终于彻底放弃了自我的意识和尊严,放纵自已,成为一个追索**的女人,秦守仁满意地在她嘴上深深一吻,紧紧吮吸着她香滑的小舌头,萧燕嗯了一声,先是一松,然后就紧紧环着他的脖子,放情地和他互吻起来。

  好久,秦守仁气喘吁吁,放弄萧燕的香唇,又啵地亲了一口,笑嘻嘻地说:”我的美人,你亲嘴的本事还真不小哩,差点没闷死我呢。”,萧燕脸红红的,羞答答地垂下了头。

  秦守仁推起萧燕的身子,要往下扯她的衣服,萧燕紧张地拉住裤带,哀求地说:”求求你,别在这里,叫人听见……我可没法做人了。”,秦守仁苦着脸,指指已经把裤子褪到大腿上的下体,说:”你看啊,谁让你的大屁股磨呀磨的,现在都这么大了,我怎么办?”

  萧燕看了看那肿大的**,忍不住格儿地一笑,忙捂着脸说:”我……我用嘴……帮你……,好不好?”

  秦守仁起身褪下裤子,抱紧她,火热的**隔着裤子顶着她的小腹,淫笑着说:”高傲的美女要吃我的**吗?坦白告诉你,我的家伙可很少有人能用嘴吸得出来,口技很高明的女人都不行的,你……行吗?”

  萧燕从指缝里看着那羞人又喜人的大家伙,不禁语塞,她?她其实丈夫,**的次数也不多,偶尔做,也是舔弄硬了就正式**,只把它做为一种**的手段而已,哪谈得上什么口技。

  她可怜巴巴地说:”那……那……怎么办呢?”

  秦守仁低声说:”你要怕人发现,就只把裤子脱了,趴在桌前,手扶着桌子,我尽快弄出来,美人,你肯顺服我,我也不肯让你吃亏的,今天先委屈委屈我的宝贝,下次一定脱光了你,咱们好好大干一场。”

  萧燕胀红着脸,娇呼一声,双手捂着屁股说:”啊?……你……你还要用后边来啊?……人家……人家那里还痛呢。”

  秦守仁笑着在她丰臀上拍了一记,说:”这次放你一马,下回再干屁眼,快撅起来。”

  萧燕无可奈何,也是真怕耽误久了,有人来,只好含羞带怯地走到办公桌旁,扶着椅子弯下了腰,撅起了白白嫩嫩,滑滑圆圆的粉臀,等了会儿,却见秦守仁正贪婪地看着自已诱人的身姿,挺着根颤颤巍巍的大**,却不过来,忍不住羞笑着摇了一下屁股,娇嗔道:”你……还不快点,真讨厌死了。”

  秦守仁看得骨头一轻,忙走过去,手扶着粗大的**向她的臀缝间塞,萧燕忙把臀部向后挺了挺,小手从胯间伸过去,摸索着秦守仁的大**,对准了自己的小嫩穴,真是心有灵犀,秦守仁会意地一顶,”啊!”,萧燕身子一软,忙双手撑在椅子上,腿上用力,把一双粉嫩白润的**挺得直直的,高翘着丰臀迎接秦守仁的攻击。

  秦守仁只觉得自己的**一紧,进入了一个幽深、狭密、深湿、柔软的所在,这一次同上一次不同的是,萧燕是主动配合他的,从心理上就有一种满足感,而且又是在部队的营房内,在她的办公室里,在他们的脚下,和隔壁房间里,正有许多不知情的女兵在工作,而且萧燕也已动情,所以她那里是热热的,痉挛的,带给他**的感觉更加美好。

  他哈下腰,下体一边紧密地攻击着,一边把双手从衬衣下伸进去,抚摸她的**,由于这个姿势,使得萧燕一对白嫩尖挺的**向下坠着,有种沉甸甸的感觉,她的屁股也滑滑的,凉凉的,自已火热的下体一贴上去真是蚀骨**哪。

  由于双腿并紧,萧燕只觉得那只探访过自已秘穴一次的大家伙,摩擦力更强了,它肆无忌惮地在自已的小肉穴里横冲直撞,深深地冲击着自已的子宫,那有力的冲刺,似乎能把自已的屁股挑起来,强大的冲击力,毫无怜惜的**,与丈夫皆然不同的**技巧,使她春心大动,身体在律动中步入了**的深渊。

  秦守仁的**被绵密火热的**裹着,抽送起来异样的舒服,那年轻的**是那样的富有活力,令他不由得慨叹自己得到了一具难得一见的迷人女体。

  他直起腰,双手按在萧燕光洁优美的臀肉上,看着胯下被自已推送得摇晃不已的美丽女人,她光着屁股和大腿,上身却穿着军装,乌黑的秀发散落下来遮住了她的秀靥,优美白晰的颈子上汗水沾湿了几绺头发,这高贵的美人此刻就像一只小母狗,昂着屁股承受着自已的冲刺。

  忽然,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萧燕吓了一跳,秦守仁只觉得**一阵猛跳,舒服到了极点,那美丽的年轻女体整个都绷紧了,她抬起香汗淋漓的俏脸,屁股向前逃,急急地说:“快,快拔出来,有电话来了。”

  秦守仁只觉得非常刺激,紧紧地抓紧她的腰肢,两人的下肢仍然紧连在一起,笑嘻嘻地对她说:“你接你的,我干我的。”

  “不……不……,太羞人了,不行呀……让人听到……”

  秦守仁用力一顶,撞在白嫩粉臀上发出”啪”的一声,两人的交合处发出”扑哧”的淫糜声音,问:”听到什么啊?”

  萧燕被顶得”嗯”了一声,红着脸没吱声,这时电话又响起来,她无奈地抓过电话,强自平息呼吸,问:”喂,您好,哪位?”

  她的身子忽然一突,啊了一声,道”喔……,老公,你……嗯……什么事?”,听着丈夫的电话,却以这样的羞人方式让另一个男人奸淫着,她只感到羞愧的无地自容,两条悠长的大腿忍不住因羞意而打起颤来。

  秦守仁听说是胯下美人的丈夫,更是兴奋,他也不敢插得太猛,但是兴奋使他的**胀得更粗更长,简直把那娇小玲珑的小嫩穴撑得再无一丝缝隙,他用力抓紧萧燕的臀肉,富有弹性的结实的臀肉被他的双手紧紧地抓起,他的**慢慢地拔出来,长吸一口气,然后再一寸一寸送入萧燕那浑圆的香臀中心。

  萧燕一边听丈夫电话,一边强自抑制自已的呼吸,生怕因过于急促而被丈夫疑心,由于刚才运动过于激烈,突然平抑呼息,使她的肺部严重缺氧,眼前有些发黑,扶椅子的一只手已经开始发颤了。

  她急急地打断丈夫的话,说:”不跟你说了,我这有……客人,呃?……啊!……是……是帮我办理接收手……续的秦局长……嗯,你来看看他,好、好,就……这样!““啪“地摞下电话,她的耳鼓已经嗡嗡直响,眼前金星直闪,她的双手虚弱地趴在椅子上,整个身子就要向下滑。

  秦守仁双手抄住她的小腹,把屁股拉近自已,疯狂地“啪啪啪“地干了起来,萧燕软绵绵地被他提着,浑身的骨架好像都已经散了,像被人提在手里的一具没有生命的破木偶似的晃荡着,只剩下一张樱桃小口,张得好大,呼呼地吸着气,而淫荡的下体,好像不属于她似的紧紧地包围着那枝黑红铠亮的粗大**。

  秦守仁只觉得女人的身体忽然软弱无骨,那火热的蜜处猛地抽紧了,死死地裹住他的**,全身触身柔若肉泥,而只有那紧热之处缩得紧紧的,使他的屁股一紧,又挺着坚硬的大**没死没活地一阵猛捅,然后一阵哆嗦,大股大股的滚烫精液“扑扑”地射进了她的嫩穴。

  这一瞬间,无生命的木偶好像忽然活了,悬在半空晃悠着的萧燕忽然挣扎起来,吟叫着:“别……别……射……不。不要……”,秦守仁已经力尽,抱不住她挣扎的身体,手一软,萧燕就滑落在地上,慵懒地呻吟着,**的臀部,大腿间流淌着**的精液的女少尉军官无力地喘着粗气。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