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三宝局长 > 第七章
  [,,,!]

  秦守仁驱车回到自已的家,这是萧燕第一次正式踏入他家的大门,走进门的时候,虽然她已经有了充份的思想准备,还是感到一种愧意,因为她本不该以这种身份出现在这里。( )

  秦晓华穿着背心短裤,晃着一双白生生的大腿和一对耸挺的优美椒乳,从卧室出来,她昨夜在舞厅鬼混了大半夜,现在才刚刚睡醒,看见父亲领了女人回来,还是位女军官,忍不住醋意,撇了撇嘴,没拾理他们,自顾上了厕所,然后又大大咧咧的换上衣服出门。

  萧燕心中慌愧,向她点头示意,见她不理睬自已,神情颇有些尴尬,秦守仁点起一枝烟,端起父亲的架子问秦晓华:“你妈还没回来吗?”

  秦晓华白了他一眼,鼻子哼了一声说:“明知故问,她一个月有几天在家的?”,说完转身出去了,一会儿功夫,只听一阵摩托车声逐渐远去。

  秦守仁其实知道妻子和她单位的司机打得火热,听说那个司机刚刚23岁,是从农村出来的,人挺老实,他也懒得管,毕竟最初是因为自已总是在外掂花惹草,妻子才向外发展的,她不在家,自已感觉更自在。

  他眼看女儿已经走了,于是笑嘻嘻地对萧燕说:“来,宝贝,我们一块去洗个澡。”

  萧燕也是一身的香汗,腻腻的,洗个澡现在对她而言是很有诱惑力的,可是却有些不好意思和秦守仁共浴,在她的观念里对这样大胆放荡的举止到底还是有些抗拒的,秦守仁却不容她拒绝,放了水就搂着她进了浴室。

  秦守仁家的浴室很宽大,漂亮的椭圆形浴盆底还镶着一圈彩虹色的环形灯,打开来映得水光潋滟,萧燕从来没见过这么豪华的室内浴池,看得有些呆了。

  秦守仁脱了衣服,跨进浴池,微笑着欣赏萧燕的脱衣美态。

  萧燕穿的是一身军装,内衣裤也是洁白的,倒是没什么花哨,可是她眼角含羞、眉目藏春的妩媚神情,和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脱衣沐浴的生涩拘禁,却是别有韵味。

  当她红着脸,眼望别处,娇羞地褪去内裤,怯生生地爬进浴盆,战兢兢地挨着他坐下,缤纷的灯光在水波掩映下反映在她的身上,雪白的肌肤变得粉莹莹的,酥胸**在水波中荡漾,粉腿**在水光下隐隐约约,就像在娇艳地舞动,真是美极了。蔚蓝的池水衬着她晶莹剔透的肌肤,散发出一种完美的慵懒气息,婀娜起伏的娇躯展现着呼之欲出的美好丘壑当萧燕羞涩而温柔地给他擦洗身子,小手轻轻地抚开着自已的身体,**和大腿不时挨碰在他的身上,真是人生如此,夫复何求了。萧燕正含羞给这个侮辱了自已、同时也给自已带来了极大快感和美好前程的男人搓洗着身子,忽然一个娇媚的女人声音荡里荡气地笑起来,把她吓了一跳,骇得一惊,一下子扑到秦守仁的怀里。

  秦守仁看她吓得花容失色,不禁宛尔一笑,顺手抄起了浴池边上一枝象牙色的听筒,萧燕这才知道是电话的声音,心想:“这个秦局长真是好色啊,连电话铃声都弄得……",她轻轻啐了一口,心跳依然有些快,她悄没声儿的偎着秦守仁坐着,一只手轻轻洗弄着自已的下身,那一团丰腴柔嫩之处,俏脸飞红。

  秦守仁却是电话越听越精神,他忽然追问:"你看清了?不会弄错?"电话里的声音道:"不会的,局长,虽然他们换了车牌子,可是我认得那辆车,后来追踪,这辆车也确实进了他的家,我只看到那个人的背影,很像是他。"秦守仁嘴角挂上一丝狞笑,就像发现了猎物的狼,他忽然打断那人的话,吩咐道:"你立即抽调两组人,重点监视他,还有,告诉刘队,暂停收网,再拖一拖。"电话中的人急着说:"局长,收网行动如果临时停止,很容易被对方发觉,卧底人员会很危险,是不是撤回……""不!",秦守仁斩刹截铁地说,"收网行动必须停止,卧底人员要坚持下去,争取获得更多的情报,就这么办。"他放下电话,兴奋地把萧燕搂在怀里,抚弄着她的**,想着刚刚得到了重要情报。刑侦队查缉贩毒案,居然和市里何副书记家里有所牵连,嘿嘿,何竹竿那个王八蛋,是另一大势力集团的重要人物,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抢夺更多的好处和领导权,和秦守仁这一派经常明争暗斗,如果真能查到他涉案的证据,趁机打倒他,令他一朝落地,永不翻身,甚至趁机把他所在的一派势力彻底打垮,那么这里就是自已这些人真正的天下了。

  他越想越兴奋,决定立刻去见老头子,向他汇报并商量个计策,所以兴冲冲地起身,对萧燕说:"我有急事,出去一下,你洗干净等我回来,嗯?",然后急急离去。

  秦晓华飞车来到新月荼餐厅,想找几个人来陪陪自已,正想打电话,忽然发现市委何副书记何冲的孪生子女——儿子何盈之、女儿何盈盈和一位神态优雅的美女正坐在一张桌前。

  这时何盈之也发现了她,笑着起身招呼她过去坐。

  何盈之一米八零的个头,身材修长,五官英俊,是个少见的美男子,他的妹妹何盈盈也长得很高,足有一米七四,长得不但妩媚可人,而且浑身透着柔媚的女人味,美女多见,但是一举一动,一鼙一笑都充满女人味的美女就不多见了,她娇柔的女人气息连女人看了也为之一动,秦晓华虽然也是个美女,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美艳,秦晓华所见过的女人中,自认只有何盈盈和盛华公司老总的助理桑雨柔才有这样动人的美态。

  他们兄妹二人大一时就被父亲送到国外念书,是留过洋的,秦晓华知道他们兄妹在国外就常参加援交舞会,而且兄妹之间也有不伦的关系,秦晓华半年前就和他们兄妹搞在了一起,三人有时一起玩3P游戏,有时还和何盈盈两个女人一起鬼混,十分熟稔,前不久还在他们的介绍下参加了群交活动。

  看见她走过来,何盈之落落大方地拉把椅子请她坐下,为她介绍说:“这位是省报的记者东方铃霖小姐,我和盈盈大学时的好友,她和盈盈还做了一年的室友呢”,又对东方铃霖说:“这位是市公安局局长秦守仁先生的千金秦晓华小姐,两位美女认识一下吧。”

  东方铃霖亲昵地打了何盈之一记粉拳,大方地和秦晓华握手。秦晓华听到她的名字,心中一动,迟疑地问:“东方……铃霖?你认识贺文远吗?”

  东方铃霖一愣,仔细打量秦晓华,忽然想起了她终生难忘的一幕,脸上泛起些红晕,点点头感慨地说:“喔,他是我的初中老师,没有贺老师的资助和关怀,我东方铃霖没有今天。”

  秦晓华可不知道东方铃霖知道自已和贺文远的事情,高兴地说:“啊,原来真是你呀,我上学时贺老师每次教训我们,都拿你做榜样,说你如何如何要强,如何如何好学,简直是一日三遍,风雨不误,弄得我们同学三年初中生活听得最多的四个字就是‘东方铃霖’,您的大号可真是如雷贯耳啦。”

  说着两个人都笑起来,几句话的功夫两个人就成了非常熟稔的好朋友。两个人坐下和一直微笑不语的何盈盈,三个人唠起了女人的家常话,不时发出一阵笑声。

  何盈之燃着香烟,笑咪咪地看三位美女聊天话家常,忽然他的手机响起来,他礼貌地向两位客人点点头,离座走到一角,耳边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老大,内线报告说警方今天发现了你的车,正派人跟踪监视你呢。"何盈之怔了怔,声音沉下来:"是姓秦的下的令?""是,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要不要暂停一切行动?"何盈之脸上闪过一丝阴险的笑容,慢慢说:"不必,一切照旧,小心些就是了",他诡笑着看了秦晓华一眼,说:"我早有万全的安排,不用担心。""是,老大,可是客人不知听到了什么风声,要求先不验货,让我们再等两天。"何盈之一愣,思索片刻,狠狠地道:"妈的,风声紧应该赶紧点货走人才对,哪有主动往下拖的?""老大的意思是?""是条子!",何盈之恶狠狠地说:"今晚要他们出来谈谈,做了他们。""这……是!老大。"何盈之关上手机,走到三人身边,对秦晓华说:"小华,上次托你给我一位朋友带的那只玉瓶……"秦晓华接口道:"喔,你说那件工艺品啊,我托上广州开会的赵叔捎去了。"何盈之颔首一笑,说:"我知道,我那位朋友很喜欢我送他的礼物,特意叫我送你这件小礼物表示感谢。"他从怀里摸出一方小盒,打开,一只光芒四射的钻石戒指闪烁着异样的光华。

  秦晓华非常开心,盯着那只钻戒说:"这怎么好意思,只是一件小事嘛。"何盈之和何盈盈对视一眼,心照不宣地一笑,何盈盈已一把抢过去塞到秦晓华手里:"小华妹带这上它正合适,别客气了。"秦晓华半推半就地收下了。

  原来何盈之早就有意拉秦晓华下水,做为将来来制衡秦守仁的砝码,他托秦晓华送往广东的玉瓶,其中装满了毒品,由公安局长的女儿,再托一位赵副局长带去,不但万无一失,而且也把秦晓华拉了进来。

  何盈之看她收下,笑笑说:"我还有点事,失陪了,盈盈,你陪两位贵宾好好聊聊。"说完告辞离去。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