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三宝局长 > 第八章
  [,,,!]

  何盈盈陪东方铃霖和秦晓华吃了下午荼,三个人本有渊源,饭后何盈盈便邀请两人去家里玩,她不在家里住,由于平时在歌舞团当特聘的舞蹈老师,所以在歌舞团附近自已买了一套房子。[ ]

  她的房子不大,但布置得很清雅,女性气息浓厚。

  东方铃霖好奇地打量屋里女孩子喜欢有小工艺品和何盈盈的一些艺术照片以及和舞蹈团的学员们合照的照片。何盈盈去切果盘,秦晓华凑过去,嘀嘀咕咕地把自已和贺老师的风流韵事说给她听,何盈盈听了心中一动,她本遥心把东方铃霖拉入伙,她们的群交舞会所找的女人不只是貌美,而且要求很严,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社会名媛,东方铃霖无论容貌、身份都是一流的,是极佳人选,她心生一计,贴着秦晓华的耳朵迅速把自已的计划告诉她。

  秦晓华听得脸红红的,最后娇笑着捶了她一记粉拳,笑着答应了。

  两个人回到屋里,何盈盈在杯子里下了轻量的春药,然后倒上红酒,端给东方铃霖,然后给自已和秦晓华也斟上一杯。

  东方铃霖饮了口红酒,笑着对何盈盈说:“盈盈,你拍的照片真美,简直连女人看了都动心,你这些女学生长得都好美啊。”何盈盈坐到床上,踢掉拖鞋说:“那当然了,这些女孩子,吃的就是青春饭嘛,不美怎么成?别看她们都是十七八岁,每个人都很有钱,最少也有几十万家私了。”

  东方铃霖惊奇地问:“喔?原来做舞蹈演员可以挣这么多,早知道我也该改行和你学舞蹈了。”

  何盈盈咯咯地娇笑起来:“你以为她们都是靠跳舞发财的吗?哼,都是陪那些大款、大官们睡觉挣来的。如果你也入这一行,凭你的条件,一定比她们挣得多。”

  东方铃霖恍然大悟,红着脸娇嗔地说:“瞧你那张狗嘴,你是她们的老师,也……做这个吗?"何盈盈婉然一笑,妩媚地说:"我?我想挣钱还用不着用这种办法。"她躺在床上,摇着白生生的纤秀脚踝说:"我要,就要是自已喜欢的男人,我不喜欢的,碰都别想碰我。"秦晓华刮她的脸羞她:"那你有几个喜欢的男人呀?",她故意咋舌说:"不会是见一个爱一个吧,那岂不是……"三个女人笑做一团,东方铃霖体内的药性发作,脸上泛起了红潮,娇慵无力地和她们两个撕闹了一阵,心中情火渐起。她忽然注意到何盈盈床头一张双人合影,两个人都穿着合体的体操服,身体健美苗条,似乎是练功休息时拍摄的,隐隐可以看见两人娇嫩肌肤上的汗水。,其中一个是何盈盈,另一个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长得非常漂亮。可以用「异常美丽」这四个字来形容她!她有一张白里透红吹弹可破的脸颊,微笑时凹进去两个甜蜜的酒窝,她的眼睛明艳清澈,鼻樑挺秀有如刀削,嘴唇红润,脖颈颀长优美,胸脯微微隆起,双腿是两股流畅到极至的线条——还有她的手,白净纤细,一看就知道她是那种家教很好的女孩……

  何盈盈看她注意那张照片,就拿过来说:"铃霖,这个女人是我在美国学舞蹈时的同班同学,叫琳达,漂亮吧?",她诡秘地凑近东方铃霖的耳朵说:"美国女人非常热情,**技巧高明极了,琳达是此道高手,简直热情得叫人受不了,叫什么来着?呃……欲仙欲死。"东方铃霖啐了她一口,说:"尽瞎说,你怎么知道?"何盈盈认真地说:"是真的喔,我……和她……那个那个过。""啊?"东方铃霖睁大了眼睛,仿佛不认识她似的,说:"两个女人,怎么……可能?你……你是同……性恋?"何盈盈撇嘴道:"喂,小心我告你诽谤啊,我可是身心正常的很哪,不过是偶尔尝尝那种滋味,无伤大雅的,都是女人,有什么关系?"东方铃霖吃惊地说:"不会吧你,想起来好恶心啊。"秦晓华吃吃地笑着,搂住她说:"不会啊,我可不是同性恋,但是有时同性之间舒解一下,也没什么啊,真的很舒服。"东方铃霖傻了:"你?你……也?"秦晓华甜美地笑着,点了点头说:"是呀,我和盈盈姐做过,真的好舒服呢。"何盈盈也温柔地笑道:"傻丫头,我跟小华不是同性恋,只不过┅┅"盈盈微笑着说∶"我们是好友,女人嘛,当然比男人更知道对方需要些什么,只不过有时会相互慰藉一下而已。"她说:"这种事也没什么了不起呀,你等等……",她下地从柜子里拿出一叠光盘,取出一张,塞进影碟机里。屏幕上出现一个妖艳美丽的女人在脱衣服,东方铃霖知道是黄色影碟,她也看过的,而且屋里只有三个女人,所以她只是迷离着双眼,没有反对。

  一会儿,又走来一个女人,一丝不挂,丰胸肥臀,肌理细腻,影碟中人物的皮肤真是好极了。她迳自搂住了刚刚脱光了衣服的美人,抬起她的下巴,往她的粉唇上就这麽吻了下去,接着两人就是相互拥吻,那女人还不停的用熟捻的动作去摸另一个女人娇嫩的**,动作十分火辣的样子,另一个女人已经情不自禁的被渐渐挑发,脸颊芬红,不禁倒在她的怀中开始娇喘起来。

  下一个镜头,两个人互相掰着对方粉嫩的**舔拭,还拿出了些男人的假**轻轻**着,淫声浪语在立体效果极好的音响中轻轻传来,荡入她们的心田。

  秦晓华看得津津有味,东方铃霖由于药力已经春心荡漾,看她们都不在意,也干脆欣赏起来。

  何盈盈赤着脚下地,跑到另一间屋里,一会儿穿着一袭绯红色的睡袍走过来,一头秀发软软地披在肩上,椒乳隐隐,玉湾殷殷,身段简直迷人极了,她神秘地爬上床,拉过东方铃霖的手,说:"铃霖,你摸摸这里。"说着把她的小手按在自已的下体上。

  东方铃霖吓了一跳,只觉得里面有一条粗粗硬硬的弹性**,不禁吓得缩回了手,红着脸道:"你……你那里什么东西,怎么……像……"盈盈嘻嘻一笑道:"看看你就知道了"说完毫无羞涩地脱下了浴袍,里边是光溜溜的粉嫩**,一丝不挂,只见在她的娇嫩**里插着一根粗大的男性**。明知道是假的,但做得逼真极了,简直就像真的一般,而且一端是插在盈盈的小屄里面,一端露在外面,那硕大的**、光滑的**,看上去美极了。

  东方铃霖又惊又怕,捂着脸说:"丑死了,快拿开吧。"秦晓华却像是早知道似的,对盈盈说:"盈盈姐,给我一条,我这里都痒死了。"盈盈笑道:"我这条两头蛇还不够你用的?"秦晓华睨了东方铃霖一眼说:"得了吧你,你一定是要和霖霖姐玩吧?给我一条双头蛇,我自已弄**和屁眼。"东方铃霖被她大胆的话吓了一跳,忙摆手道:"要玩你们玩吧,可别拉上我。"盈盈娇笑道:"大家都是女人,怕什么?"她对小华说:"你自已去拿吧,还放在那呢。",说着上来抱住铃霖就是一个香香甜甜的湿吻,吻得铃霖气浮心躁,不能自己。

  盈盈抓着她的手让她握住双头蛇露出的一端轻轻抽动,一边在她耳边说:"来吧,亲爱的老同学,咱们一块儿玩玩,不碍事的。"她压住铃霖的身体,伴随着电视里传来的淫声浪语亲吻着也的脸颊,抚摸着她的胸部,用柔滑的大腿揉搓着她的下部,铃霖的呼吸急促起来,被这种同性的亲热举动弄得心痒难搔,又没有被男人骚扰所产生的反抗心理,她已经又羞又怕地接受了。

  不知不觉中,她的衣服被盈盈脱去,两具姣好的女性**挤压在一起,两人柔软丰耸的**在一起摩擦,产生了一种新奇的感受,两人的身体都是光滑细腻的,拥抱在一起的感觉十分奇妙。

  盈盈把铃霖的**含在自已口中,女性的细腻心理和对女性性感带的充分了解,使她最大限度地撩拨着铃霖的**。

  "啊啊┅┅喔┅┅哼┅┅好舒服┅┅啊┅┅",铃霖情不自禁地娇吟出声。

  盈盈对赶回来的小华使了个眼色,小华会间地抿嘴一笑,凑过去扒出铃霖粉嫩结实的大腿,伸出细舌热情地舔起了她的**。铃霖一惊,羞窘地说:"不……不行,不要……这样……",两条优长的大腿一下子夹紧了,这一来反而把小华的脑袋夹在了中间,想退也退不出去了,小华发狠地使劲舔她的**,晶莹剔透的汁液的汁液渗透出来,她忍不住打开大腿,饥渴难忍的淫叫起来。盈盈也抓紧时机,不断的深吻,用舌头舔抵她敏感的耳垂,双手抚握着她白晰的**,吸吮她红豆般大的奶头,慢慢往下轻吻她柔美的胸腹,手由小腿往上抚摸到她富弹性雪白的臀部,最后在她的股沟间滑动……

  "嗯┅┅啊啊┅┅好盈盈┅┅你很会弄┅┅啊┅┅你别……小华……饶了我吧。"她显然受不了这种刺激,忍不住佝偻起身子讨饶。柳腰时而挺起,双手抓乱小华的头发,美臀在空中划着勾魂的弧线。

  "啊┅┅哼┅┅小华┅┅喔┅┅你的舌头┅┅嗯┅┅喔┅┅啊啊┅┅下面很痒啊┅┅不要再┅┅舔了┅┅"小华嘻嘻地笑:"霖霖姐,你下边水好多哟,快被你呛死了。",东方铃霖羞不可抑,只能伸缩着双腿任她玩弄。

  "你的肉穴湿透了。"小华用细嫩的手指加快抽动。

  "放┅┅放过我吧┅┅啊┅┅啊┅┅羞死了┅┅"盈盈站起身,媚笑着跨到铃霖的身上,白嫩柔软的屁股坐在她的胸口,把自已的阴部凑到她的嘴边,东方铃霖摇着头闪避:"喔喔┅┅羞死人了┅┅怎┅┅怎么可以┅┅唔唔……"无奈却避无可避,盈盈的**堵住了她的嘴,阴毛搔在脸蛋上痒痒的,她只好伸出舌头,帮盈盈**。

  小华卧倒在床上,手指激烈的进出她的肉缝,双腿大张,自已黑色艳丽的阴毛处沾着蜜汁水珠,她欲火焚身般的眼神,注视着盈盈的肥臀,另一只手伸到自已的**里扣弄着。

  盈盈坐在铃霖身上,享受着她的舔弄,自已的双手像揉馒头似的揉弄着自已的**,一时香汗淋璃,翘胸湿滑中透着粉红色,乳晕倍增。

  "喔┅┅喔┅┅快死了┅┅我┅┅我要升天了┅┅",东方铃霖呻吟着。

  "啊啊┅┅好舒服┅┅使劲舔我┅┅噢┅┅铃霖┅┅你好棒……",盈盈抬起臀部,拿过双头蛇**,蹙着秀眉,娇态迷人地塞进自已的**,然后滑下身子,把另一头往铃霖的****里一插,侧抱着她的娇躯,两个人忘情地**起来。

  秦小华把另一枝双头蛇饥渴地插进自已的**,贴在东方铃霖的身上,另一端对准她的屁眼,缓缓塞了进去。

  "噢……不要……好痛啊……慢一些……啊……舒服……呃……",东方铃霖翻着白眼,被刺激的一阵哆嗦。

  只觉得前后两个洞眼被塞得紧紧的,两具香滑的**紧挨着自已,产生异样的快感。

  三具嫩白娇媚的美丽**像三明治似的纠缠在一起,蛇一样地蠕动着,迎合着……

  东方铃霖只觉得前面**里一枝粗壮的**套弄着自已,后边丰满屁股的臀缝里另一枝**也毫不示弱地狠干着她娇嫩的屁眼,那里根本没有被男人进出过几次,有限的经验也只是男友在他一再哀求下才得到了那么几次,毕竟那只是一枝**,现在却是两枝一前一后地夹攻着她。

  那种骚痒、兴奋和刺激是她以前想都没想过的……

  一阵抽搐,当**来临时,她仰着头,浑身颤抖,两股间紧紧地并着,夹紧两条肆虐不休的长蛇,接着虚弱的喘着气,躺在床上,胸口仍剧烈得起伏着,**时的晶莹**缓缓地淌出来……

  小华却意犹未尽,她挺着胯下**里始终坚硬,永远不会疲软的假**,抱住盈盈诱人犯罪的娇躯,两人格格地娇笑着,她拔掉盈盈腿间的**,挺起自已撩人的**,把连着自已的**深深顶入盈盈芳香诱人的肉穴。

  “啊┅┅小鬼┅┅你┅┅你还没干够啊,还要干姐姐┅┅?”盈盈咬着银牙,抓牢她的俏臀,狠狠地干着,倒像自已是一个男人。

  “嗯嗯┅┅喔┅┅好大的**┅┅好舒服┅┅”小华骚浪地叫着,吻着盈盈的樱唇**,就看两个风骚淫浪的女人,一丝不挂的搂着相互吸吮舌头,两人的小手在对方身上抚弄着,两人的**也纠缠在一起,形成女同性恋的**淫戏。

  “喔┅┅喔┅┅小华┅┅再┅┅再用力点┅┅姐姐快让你插死了┅┅”

  “嗯┅┅好,盈盈姐,你的穴真┅┅真嫩┅┅让我给你快活┅┅”

  随着强烈的挺插狂抽,两人的**前后摆动,一对香臀摇摆不住,乳波臀浪,好不诱人。

  “喔喔┅┅不┅┅不行了┅┅**被干翻了┅┅”

  “嗯┅┅哼┅┅我┅┅我也不行了┅┅好累!”盈盈摇首淫叫,两人**渗出的淫液顺着大腿流下,弄湿了两人的淫毛。

  东方铃霖满含春意,趴在床上,翘着丰盈的臀部,看着这淫荡的一幕。

  两个女人**约莫一百下,两人越发狂乱,搂抱在一起翻滚起来,滚到了东方铃霖身边,突然也达到了**,盈盈“噗“地一声,把**从**里抽出来,仰面躺倒,淫浪的汁液流淌在床上,小华也疲惫地躺在那儿,黑亮亮的**还直挺挺地立在她的小嫩穴里,三具姣美的**玉体横陈,喘息声彼起彼落……

  当三个人都平静下来,互相对视着,都禁不住笑起来,东方铃霖一方面感到有些害臊,可是同时对这种新奇的感受有些念念不忘,回味无穷。

  盈盈点上一枝香烟,惬意地吸着,又斟了几杯酒冰镇的红酒,东方铃霖和秦晓华都有些口渴,抿一口觉得十分爽口,就开心地喝起来。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