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三宝局长 > 第九章
  [,,,!]

  夕阳西下,醉眼朦胧、憨态可拘的东方铃霖在秦晓华的搀扶下向盈盈告别,秦晓华向盈盈会意地点了点头,打了辆车,随口说了一个地址,东方铃霖靠在她的肩头,迷迷糊糊地并未意识到她说的正是她敬爱的贺老师的家。( 网)

  盈盈目送她们走远,阴柔地一笑,袅袅婷婷、风情万种地回到自已的屋里,一个小时之后,她开着自已的红色法拉利跑车,来到市中心的盈之音乐工作室。

  何盈之的工作室是租的一幢西洋风格的两层洋房,这里寸土寸金,价格昂贵,何盈之的音乐工作室虽然小有名气,但盈利也仅够支付租金,不过他并不在乎,他只是喜欢玩而已。

  何盈盈走进录音室,工作人员见到她都起身问好,这是些文化意味浓厚的年轻人,长发披肩,有的男人还扎着小辫,穿着怪异莫名图案的文化衫,他们对这位十足女人味的高挑身材绝色美人都爱慕十足,可惜这位美人却对所有人的讨好都冷若冰霜,日子久了也没人敢再向她自讨没趣,以致于大家都背后议论她是个同性恋,可是又没见她和哪些女人出双入对,音乐室常有些小有名气的漂亮美女歌星来录制歌曲,何盈盈对她们正眼都不瞅一眼,从不假以辞色,这一来,谣言不攻自破,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性冷淡,只是心中可惜而已。

  其实何盈盈的身体健康得很,只是心理上有些偏执,她和哥哥何盈之是享生兄妹,先天上就有些心灵相通,而且从小她就很依赖、很爱怜自已的哥哥,除了她有些喜爱的同性朋友外,她唯一能够接受,而不会排斥的异性,就是她的亲哥哥何盈之,也就是说她有很强的恋兄情结,在她的心理上,只有她的哥哥配享用她的**,而她的**,也是那样高贵纯洁,除了她深爱的哥哥,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拥有……

  她走进工作间,关上门,这里是何盈之的私人天地,除了她,没有一个人敢踏进来,去迎接何盈之狂狮般的怒火。

  何盈之正坐在录音台前,专心地调拭着设备,大落地玻璃外面一个娇小甜美的少女正陶醉地半闭着眼睛,忘情地唱着歌。这种大玻璃窗,里面可以看清外面,可是从外面看,只是一面大镜子。

  盈盈轻轻儇抱住哥哥的手臂,嫩滑如玉,俏美如花的秀靥贴上去,恬静地笑着,轻声说:“她怎么样?”

  何盈之没有回头,只是亲昵地拍了拍她的脸颊,宠溺地说:“回来了?这女孩嗓音、气质都不错,不过还不能很好地把握运用,要好好调教一下。”

  他顿了顿,问:“她怎么样?“何盈盈调皮地笑笑,抬起眼帘,望着她爱慕的哥哥说:“嗯,是个可造之材,她的性道德感不是那么强,我已经安排小华和她进行下一步计划,我让小华带了针孔摄像机,我相信明天就可以把她牢牢地控制在我们手里。“何盈之英俊的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赞许地点头说:“妹妹,你做事真是一点不用我操心。“盈盈爱到心爱的哥哥赞扬,美玉似的脸上泛起兴奋的红霞,她的双眸煜煜放光,把头往何盈之的怀抱里拱了拱,温馨地说:“哥“。

  “嗯?“,何盈之手指不停地推动着各种键子,目不转睛地问。

  何盈盈深深吸了口气,红着脸,双手环抱着哥哥结实的腰,脸颊在他怀里摩挲着,含糊地呢喃:“妹妹想要你了,哥,你想不想要我?“何盈之停下手,深情地注视着妹妹的眸子,缓缓凑上去,一双火热的嘴唇贴在了一起。

  何盈之不止一个女人,可是只有欲而没有爱,在他的心灵深处,永远只为一个女人留着位置,就是他一生一世,挚爱不愉的亲生妹妹,何盈之坐在椅子上,盈盈婉约如处子,偎依在他强壮的怀里,享受着哥哥温柔的爱抚。

  盈盈穿着宽松的鹅黄色单衫,下身是一件白色短裤,光滑修长的大腿泛着麦芽色光泽,在白色短裤的束缚下异常优美地线条向上延伸,就是那堪盈一握的柔软细腰,柔软的衣服贴在鼓翘丰耸的迷人**上,那**的形状极为清晰迷人。

  何盈之温柔地抚弄着妹妹的柔软**,亲吻着她的腮、唇和象牙般光洁的优美脖颈。

  盈盈背靠着哥哥,坐在他的结实的大腿上,柔软的腰肢弧度极大地向后弯曲,一只手挽在哥哥的脖子上,身子侧挺着,以一种优雅的舞蹈姿势配合着他的爱抚。

  在别的男人面前,她是一个冷若冰霜的冰山美人,在喜欢的女性面前,她是一个淫荡放浪的娇娃,可是在她的哥哥面前,她却始终是温温存存,千依百顺的柔婉少女。

  她俏生生地站起来,婀娜多姿的身影煞是迷人,她挺胸仰头,舒臂展腿,做着优美的舞蹈动作,刺激着哥哥的视觉感官,玻璃外面的少女还在搔首弄姿地唱着歌,屋子里流淌着轻快的音乐。

  她忽尔躬身,忽尔扬腿,妖娆动人的美丽舞姿散发出诱人的性的气息。

  何盈之不再注意外面的情况,热切的目光充满爱欲地注视着他的孪生妹妹。

  盈盈亭亭玉立的身子曼妙地起舞,衣衫渐解,一头长长的秀发衬着雪白柔嫩的肌肤,性感魅惑的身体发出热情的邀请。

  她的短裤松开,随着她摇摆臀部的动作滑落到地上,被她白晰的小脚跳了起来,笔直修长的**高高地上扬,足尖勾起就像是芭蕾的舞姿,浑圆玉润的大腿尽头,一簇乌黑的阴毛柔软地趴伏着,中间粉嫩嫩的**若隐若现。

  足尖将短裤挑到哥哥面前,何盈之伸手拿过来,放到鼻子底下闻了一下,有股女人的幽香沁入心脾。

  盈盈已经露出了浑圆俏美的臀部,雪白丰满的大腿一张一合,做着诱人的动作。

  何盈之目中的兴奋之色愈加强烈,他站起身,盈盈媚笑着舞过来,像个脱衣舞娘似的在他身边婀娜起舞,挺胸翘臀,屈肘扬腿,一双妙手不知不觉间哥哥的衣服都脱了下来,露出一身健美强硕的肌肉。

  何盈之冲动地抚摸着妹妹光滑柔软的小脚,手掌贴着小腿温柔地一直摸了上去,小腿肌肉是有力的,结实的,而昂起的大腿同样结实,但是却更加细嫩,充满弹力和丰腴感。

  他轻轻的揉捏著妹妹雪白的大腿,一只手抬着她的大腿,盈盈趁势把丰满柔嫩的大腿贴在哥哥结实有力的腰腹间滑动,何盈之盯着妹妹曲线优美的乳峰,一只手在她的胸腹间抚弄着,喉中发出无限爱怜的低吟:“啊,妹妹,你的身体真美,我一生一世都看不够,亲爱的妹妹,哥哥真是好爱你啊。”

  盈盈柔顺的用丰耸的乳峰在哥哥强壮的胸膛上挑逗着,眉梢挂着无法抑止的荡意,她俊俏的脸庞上,一张小嘴已经隐隐发出了低吟。

  何盈之退回椅上,打开麦克风对外面说:“好了,休息会吧。”,然后关上机子向可爱的妹妹张开了怀抱。

  室外,一窗之隔,从透明的玻璃上可以看见歌手退到椅子上擦着汗,几名工作人员聚拢在一起谈笑,而在这一侧,高挑娇艳的妹妹,已经趴伏在地毯上,三寸多厚的吸音地毯柔软极了,盈盈像一只小狗一样,摇晃着屁股,轻盈地爬向哥哥,爬向他直挺挺,矗立在胯间的**。

  她抱住哥哥的大腿,敬畏地望着他那强悍的男性特征,伸出舌头,却不直接去舔,而是从他的大腿、股沟一点点温柔地向上舔去,男性强烈的体味刺激着她,使她的**情不自禁地流出晶莹的液水。

  她用小手握住哥哥一掌难以把握的粗长**,轻轻套弄了几下,然后侧着头,妩媚地向哥哥一笑,张开性感的小嘴,深深地含住了哥哥的**。粗大、火热的,渗着**的**被她的小嘴紧紧地裹住,嘴唇包住**,螓首频繁地起落,“滋滋”之声大作。

  她跪伏在地上,白晰光滑的背部弓着,柔细的腰肢下圆润的臀部显得异常肥大、泛着温柔的光泽。

  “哥,舒服吗?”,她咽掉混合着哥哥体液的唾沫,温柔地问着,一只小手继续套弄着,另一只手在哥哥健硕的臀部上轻轻搔弄。

  “嗯……好……",哥哥微闭着眼睛,把双腿张得更开了:"好妹妹,用力点……好……喔……真棒,妹妹的舌头……对……舔那里。"得到哥哥赞许的何盈盈嫣然一笑,青葱似的玉指轻轻在哥哥肛门和阴囊处搔弄着,小嘴套住**,又唆又吮,她的舌头在哥哥的**上时而轻挑,时而转圈,嘴巴含着哥哥的大**又吞又吐,又舔又吸,一只手还托起他的阴囊轻轻揉搓。

  何盈之有些承受不住了,他拉了拉妹妹柔软的肩膀,深有默契的妹妹会意在站起来,扶着桌子,弯下腰,将美丽少女白晃晃的嫩臀,毫无保留地迎向自已的哥哥。

  何盈之开始吮吸着妹妹的粉臀,盈盈腰细腿长,这样趴着屁股更好对着坐在转椅里的哥哥。

  他用手分开妹妹粉嘟嘟的丰满臀部,用力的舔着妹妹的臀沟,不久臀沟就湿了,露出了美丽的沟线。

  "啊……啊……就是这里……啊……是的……这里……用力一点………………啊,啊……好…………是的……啊“,盈盈趴著,把屁股翘的更高了,”好哥哥,盈盈好舒服啊,嗯……“何盈之抱着妹妹一丝不挂的下身,盈盈的大腿和臀部都十分的完美,柔软而且雪白,散发着幽香的气息。

  他抱着妹妹的的纤腰,伸出有力的舌头,在妹妹洁净的屁眼上一下下地舔着,舔得她菊花蕾似的小臀眼一缩一缩的,唔,有清淡的香皂味,他知道妹妹来之前一定沐浴过,而且灌了肠。

  妹妹在美国时就养成了灌肠的习惯,每天睡前一定灌肠,保持身体内的清洁,听说是盛行国外的一种保健方法,尤其的女人的皮肤,非常有好处,但现在还没到上床时间,她灌肠自然是为了自已,他知道妹妹深爱自已,每次在自已面前都希望保持最美、最干净的身体状态。

  盈盈雪白的大腿在微微的颤动,哥哥的舔弄使她已经完全沉浸下去,**也在不住的晃动,"啊……啊…………啊"盈盈不住的呻吟着,屁眼绷得紧紧的,何盈之更加兴奋,他的**已经直直的挺了起来,好像即将发射的火箭,他爱盈盈,爱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她身体的任何一处地方在他心里都是干净的、美味的。

  他把盈盈的身子转过来,两人亲吻了会儿,他把盈盈推向桌子,盈盈主动向上一靠,把自已白嫩的丰臀坐在桌子上,张弄一双大腿,蜷曲起来,突出自已的阴部,双臂撑在桌面上,眼波盈盈,绯颊馥馥,含情脉脉地望着深爱的男人。

  盈盈的阴毛很黑,但是不多,很匀称,**已将阴毛沾湿了,两片水蜜桃般鼓鼓的,闭合的粉红色的**迷人极了。

  她见哥哥爱怜地望着自已的娇躯,娇笑着伸出一只脚,用自己秀美的小脚趾轻轻地触动了哥哥的**一下,哥哥心中一荡,拿起妹妹的玉足吻着……,渐渐的吻到了她柔嫩的小腿和大腿上,挑拨起她娇嫩的**,并不时卷起舌尖探进去,撩拨她敏感的红豆。

  盈盈扬着头,双手支在桌上,不住的呻吟着:"啊……用力……啊……是的……用舌头……啊啊啊……啊……伸进去……啊……是的……是的啊……爽啊……是的……哥……啊…啊…………啊……使劲伸………啊……啊"她的**起伏着,**流出更多的**,她干脆把双腿架在了哥哥的肩上,双脚搭在哥哥的背上,纵情呻吟,不住地挺着自已的小腹,让哥哥的舌头更进去一点。

  何盈之的双手在妹妹身上尽情的游走,揉捏,享受那细腻润滑的肌肤。

  终于,盈盈忍耐不住,她滑落下来,汗湿了的臀部在桌子上蹭过发出吱的一声响。

  她站在地上,分开双腿跨在哥哥身上,两根手指夹着哥哥的大**,生怕他使坏偷袭她,她低着头,缓缓下蹲,神情妖媚地注视着哥哥的大**被她的**一点一点的吞没,她张大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一脸的妩媚,喉咙还不时发出“哦……喔……哥……哥……”

  何盈之闭上眼,感觉胀热的**滑入妹妹**的感觉,妹妹那里好温暖,好光滑,一股柔软和缠绵包容着他的下体。

  然后,一个丰盈的臀部坐在自已的双腿上,开始起起落落,他睁开眼,看到妹妹媚目半闭,双手抚胸,蹲立不停地主动套弄着自已的**,不禁莞尔一笑,这时他放在桌上的电话闪烁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按住妹妹的屁股,制止她的套弄,然后打开手机,另一只手滑到妹妹柔软的臀沟食指轻轻探进她的屁眼。

  盈盈大张着口,忙伸手捂住嘴,哥哥的魔手在屁眼里扣弄着,两片柔软娇嫩的粉臀露在外面,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气开始混合着一种特殊的性的气味,虽然没有动,可是那坚挺在自已的**里,和后庭的蠕动,使盈盈开始娇喘起来,屁股不断的向下压着。

  何盈之一面用力挑弄着妹妹娇小柔嫩的屁眼,感受她兴奋的颤动,一面听着电话,渐渐地,他的嘴角滑过一丝冷笑,轻轻地说:“知道了,全都做掉,不要留痕迹。”

  挂断电话,盈盈向他妩媚地挑一挑眉,做了个俏皮的鬼脸,然后只见她拿开哥哥的手,身子一侧,双手撑在椅子扶手上,,一双长长的美腿竟抬了起来,慢慢抬高,上翘,平坦的小腹极为有力,做着这难度极高的体操动作,而她的**仍和哥哥的性器连着。

  她在空中小心地转身,**就在她的**里旋转了一圈,身子拧成了背对哥哥时,何盈之抬手托住了她的丰臀,帮助她落下,然后双手握紧她的嫩乳,挺耸起自已的**,“啊……啊……嗯……”,盈盈媚眼半张,小嘴微合,从鼻子里发出性感的呻吟。

  何盈之狠狠地挺耸着,贴在她的耳边说:“三个人,两男一女,是……嗯……嗯……条子扮……的买家,明天……老秦就要……收到三具尸体了。”

  盈盈似乎也对血腥有异样的爱好,听了哥哥的话,更加兴奋,一对兄妹陷入**的**。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