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三宝局长 > 第十五章
  [,,,!]

  潘子解开了她的束缚,却没有解开她捆在背后的双手,她被按倒在草垫上,优美动人的身体曲线在合体的旗袍下纤毫毕露,一双洁白俏美的大腿从开衩处暴露出来。[ ]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姿势有多难看,她翘着屁股跪伏在这些丑陋的男人面前,现在她美丽纯洁的身体即将被这些个低贱的歹徒享用。

  许哥狞笑着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贴着她优美的大腿曲线向上割,将她的衣服整件剖下来,一具婀娜动人、雪白丰腴的女人**出现在这些男人面前,她俏美圆翘的臀部被一件窄小的半透明小内裤裹着,内裤是黑色的,衬得臀部两大片暴露在外的臀肉雪白娇嫩,被推到乳下的乳罩,使她的**更为突出挺拔,看得这些歹徒一个个目瞪口呆,露出淫欲的目光。

  大刘和小赵,虽然满心的愤怒,也情不自禁地被这异样动人的女性**吸引住了。

  "不要……,不……要……",孟秋兰忍不住哭泣起来,任她是怎样的坚强,也无法控制自已的情绪了。

  姓许的头目脱光下衣,一根乌黑粗大的**出现在她眼前,孟秋兰粉脸绯红,厌恶地闭上眼睛。但是她的头发被扯了起来,被迫迎向那支恶心的东西。

  "嘴张开,用你那漂亮迷人的小嘴给我好好地舔。"许哥命令道。

  孟秋兰扭过头,不理睬他。

  许哥愤怒地抓住她的头发,**向她的小嘴里顶,可是她紧紧闭着双唇,顶到了牙齿,许哥腥臭的**无法更进一步,他生气地用手掐住孟秋兰的桃腮,迫使她张开小嘴,就要往里插。

  倔强的秋兰张开小嘴,试图咬断他的**,许哥吓了一跳,他跳起来,走到大刘的身旁,冷冷地看着孟秋兰,忽然一刀刺进了大刘的小腹,大刘"呃"地一声,身子佝偻起来。

  孟秋兰心胆俱烈,惊恐地大叫:"不要……不要……,别伤害他。"许哥冷酷地旋转着刀尖,大刘的身体随着刀子的扭动一阵剧烈的颤抖。血,不住地随着扩大的创口流下来,大刘已经出气多,进气少,奄奄一息了。

  这残忍的一幕,使孟秋兰痛不欲生,她泪流满面,疯狂地摇着头,而许哥已经踱向了目眦欲裂的小赵。

  孟秋兰惊慌地大叫:"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放开他,别杀他。"许哥带着胜利的微笑,走到孟秋兰面前,柔声说:"这才乖,早听话些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孟秋兰哭泣着:"你是魔鬼,你们都是魔鬼,你们不是人。"许哥却不容她说下去,**慢慢挤开她的双唇,黑红粗壮的**已经插进了她的小嘴。

  眼泪从女警官的眼中缓缓流下,她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而现在她却要跪在这里给这个应该由她抓捕归案的歹徒含吮吃**!耳边传来几名小混混的口哨声和嘲笑声,而且自已的同事就在一边看着自已,裸露着娇嫩的肌肤,口里淫荡地含着男人的**,孟秋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烧着,但她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她的头被死死按在男人的胯下,粗大的**填满了她的小嘴,腥臭味和男人浑厚的体味传进她的口中,令她做呕,但她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许哥低着头,看着自已的**慢慢地进入那性感迷人的小嘴,湿热柔湿的感觉充满了他的感官,而眼见这么漂亮动人的姑娘**着身子,像个女奴似的含吮自已的**,那种心理上的极度满足感几乎使他立刻射出来。俊俏的女警官耻辱地含着他的**,那笨拙的动作,生涩的技巧,含羞的表情对他来说,是超级的享受。

  许哥晃动着自已的胯部,一下下猛力顶送着,凶猛的**干着女警官的嘴,把那可爱的小嘴当成了极品的**。

  女警裸着诱人的身子,被动地用嘴服务着这粗汉的**,听任这根巨大的东西一次又一次地撑穿了自己的喉咙,忍耐的呕吐感使她的胸膛快速地起伏着,平坦柔软的小腹收紧着。

  几名歹徒贪婪地看着这优美动人的绝色女警跪在老大的胯下,温暖柔润的小嘴被粗大的**撑得圆圆的,口水使黑红的**亮晶晶的,发出无比**的气息,他们喘着粗气,有的已忍不住褪下裤子,套弄着自已的**,丑态毕露。

  小赵看着这位许多同事暗恋、爱慕的美貌警花,羞辱地爬在歹徒脚下、听任摆布,那异性的器官在那张自已只奢望能轻吻一下的娇柔小嘴里插弄着,脸上充满难过和无能为力的痛苦,而他的身体却一阵阵发热,对这难得看到的动人**情不自禁地产生了**,他对自已这种生理上的变化感动十分的羞愧,可是却无法控制。

  许哥用他的脚轻轻挑逗着孟秋兰丰耸的嫩乳,柔软的小腹,光滑的大腿,最后又用脚趾拨弄着她小内裤下贲起的**。他的脚每滑动到一处,胯下女警官的那里就一阵颤抖,娇嫩的肌肤出现细小的颗粒,当他的脚趾像玩弄一个下贱的婊子似的捅弄着她的**时,从未被异性抚弄过私处的女警官受到这强烈的刺激和侮辱,浑身的血仿佛一下子都涌到了头上,她有种晕眩的感觉。

  而这时,她娇美白晰的**上泛起了一层粉色的光晕,整个人在灯光下,在所有男人的眼里简直是天仙的化身,最性感的尤物。

  终于,许哥"啵"地一声从她嘴里抽出了油亮亮的大**,把她推倒在地上,缚在身后的双手一阵疼痛,细嫩的手腕肌肤已经渗出了血迹。由于双手搁在后腰下,她的胯部被垫得高高的挺了出来,以无耻的姿势,贡献给正在凌辱自已的男人,她紧闭的**,贲起的**在灯光下是那样迷人。

  许哥压在了她的身上,除了屈辱,她的双手也感到了极度的痛苦,心灵和**上的双重折磨,使许哥疯狂揉弄她的**、拉扯她**的痛苦也不那么强烈了。

  她粉嫩的**被大手揉搓得变了形,可是红红的**,由于受到拨弄,却无法掩饰地挺立着,坚强的女警始终一言不发,她不想哀求或呻吟,她不想连心也向对方投降。

  修长结实的大腿被分开了,孟秋兰的心都在颤抖,她绝望的目光凝视着棚顶的灯光,仿佛已经死掉了一般。她合上眼,感到下体的**被火热坚硬的**顶住了,全身不禁一颤,想到一向守身如玉的纯洁身体,就这样耻辱地被歹徒玷污,而且……还不会只是一个男人,全身就感到发冷。

  乳罩被摘了下来,小小的内裤也被粗暴地扯下来,她觉得下体一痛,毫无快感使她的柔软腔道内部没有润滑液体,此刻被男人的**插进去,像针扎一样地痛,尽管她已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仍然忍不住丝丝地吸着凉气。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