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三宝局长 > 第十九章
  [,,,!]

  几个惨无人性的歹徒看着骑在小赵身上,脸儿雪白,痴痴怔怔的孟秋兰,只见两人那紧紧交媾在一起的下身中,阳精**混杂着玉津**正缓绘流出了孟秋兰的下身……,而小赵的鲜血也向外淌着,染红了孟秋兰白晰修长的大腿,不禁拍手叫好。

  孙胖子惋惜地看着她,说:"这小娘们还真够味,哥几个,真把她这么做了?是不是┅┅太可惜了?"几个歹徒互相对视着,终于,潘子拍了一下大腿说:"妈的,咱们一辈子能有几回玩到这么够味的女人?还是个警花咧,咱们留下她,玩腻了再杀,就凭咱们几个,还对付不了她?""对对对,玩腻了再杀,玩腻了再杀。"几个歹徒随声附合着,脸上又露出了淫秽的笑容。

  目中含泪,凄惨地望着小赵年轻的脸庞渐渐失去生的神韵,孟秋兰的心本也已像死了一样,但是她的耳朵里还是听到了几个歹徒的话,一股冷冽的仇恨光茫突然在她眸中一闪,她不再决意去死了,既然歹徒们爱慕她的姿色,那么她要以姿色做为复仇的武器,她要寻找机会逃出去,她知道机会渺茫,但是毕竟有了机会。

  何况,警方也不会置之不理,他们一定也在寻找他们。

  警方在全市展开了搜捕行动,但是忙了一夜,还是没有丝毫踪迹,根据以往的经验,贩毒组织是十分凶残的,因为国家法令对制毒贩毒者处罚极严,通常结局就是枪毙,所以敢于冒险贩毒者都是心狠手辣,发现警方卧底通常的结果也是以牙还牙——处死。

  然而死不见尸,就要继续搜下去,只是大家心中有数,虽未明说,搜救热情已经淡了。

  这件事中牺牲三名警员,恐怕上级的批评各位领导是避免不了了,而失去了美丽的孟秋兰,秦守仁心中也确实有些懊恼,一早才回到家,现在萧燕简直成了他的妻子。她对丈夫说要过两天回去,干脆就住在了秦守仁家里,女人的廉耻心一旦消失,则做事比男人还要彻底,她现在恋奸情热,看到秦守仁简直比老公还亲。

  可是秦守仁现在情绪不高,刚刚简单地吃了几口东西,妻子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又是一个坏消息。原来她昨天发现家里的保险柜被盗,丢了五六个存折,十几万现金和价值四十多万的一批手饰。

  存折都是有密码的,她倒不太担心,但是记载着他们夫妻协助走私、收受贿赂的笔记本也同时失踪了,她告诉丈夫时虽然有些忐忑不安,可也不知是自我安慰,还是在安慰丈夫,认为小偷偷的是钱,笔记本记得只是一些时间、地点和物品名称,根本不可能让外行人看明白,虽然丢了,应该问题不大。

  秦守仁越听脸色越是阴沉,未等妻子说完,就截断她,告诉她手边还有什么可供怀疑的证据,立刻毁掉,这几天电话里不许再提类似的话。他的郑重把妻子吓住了。

  摞下电话,秦守仁眸光闪烁,他在冷笑:"他在查对方的把柄,显然对方也在搜集他的证据,目前看似乎对方是占了一点先机,但是那些似是而非的证据无法置他于死地,他和妻子分居已久,众所皆知,万一时全推到她身上,她本身就是海关的,自己就连个纵容家属的罪都谈不上。

  想到这些,他的心安了些,这才有心和萧燕调笑。他先打了个电话给单位,说自已忙了一夜,心脏不太好要在家里休息一下,今天继续调查搜救,重点放在郊区市外,不要大张旗鼓,交待完搂着萧燕上床,他是真一夜未睡,到底年纪大了,虽然美人在抱,可是一会儿就酣然大睡,可怜萧燕精神正足,睡又睡不着,被他抱着又不好离开,只好陪他这么躺着,心里乏味得很。

  他在呼呼大睡,网球场上,何氏兄妹却是精神抖擞。

  兄妹二人都穿着乳白色的短裤、背心,头戴白色遮阳帽,都是一身麦芽色的健美肌肤,哥哥修长伟岸,身高一米八,妹妹也颀长苗条,只比哥哥矮了一头,简直是一对金童玉女,清丽不可方物。

  两人打了一身汗,走到伞下休息,啜着饮料,何盈之得意地一挑剑眉,对妹妹说:"盈盈,许明今天传来消息,他已经从段丽惠那儿得到了老秦走私的证据,足以敲山震虎了,加上我们搞到的从其他方面得到的资料,再恩威并施,我想可以逼其就范了。老大说对方上层对我们的渗透已经有些警觉,必须尽快收网了,今天是欢乐聚会的日子,叫秦晓华把老秦约出来,今天和他摊牌。"盈盈抿嘴一笑,充满爱慕地向哥哥点一点头,说:"好吧,是该摊牌的时候了,我们的势力主要是黑道帮派,欠缺的就是官方的支持,把他逼得投向我们一边,今后的买卖一定更安全,更好做了。我现在给小华打电话。"她掏出手机,拨出一串号码,打通了秦晓华的电话,两个人交谈了一番,她授意秦晓华把父亲约到换友会去,然后挂上电话,向哥哥甜甜地一笑,说:"哥,搞定了,小华说东方铃霖也已经被收服了,她会把铃霖也带去,霖霖可是个大美人,老同学一场,这么算计她,真有些对不起她,你可好了,又多了了一个玩物。"何盈之握住妹妹的手,深情地说:"盈盈,我和她们只是逢场作戏罢了,她们再美丽,在我眼里都是些庸脂俗粉,我心中只爱着你一个人,你是知道的。"盈盈脸色绯红,感动地握住哥哥的手,说:"哥,我知道你的心,真的,我不在意你有多少女人,只要你心里始终有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