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三宝局长 > 第二十六章
  [,,,!]

  男人狠狠地搓弄着美女军官晶莹剔透、滑如凝脂的细嫩肌肤,把屁股狠狠地向前一顶,深深地插进了萧燕的喉咙,”呕……“萧燕一阵恶心,心中做呕,急着向后一扬脖子,要把**从嘴里吐出来,男人的手死死抓住她脑后的头发,不停地挺动,根本不在意她的挣扎,完全把她的小嘴当成了另一个**,肆意地进出着……

  美丽的女军官被一前一后两个男人操弄得只能从鼻子里发出低低的嘤咛娇哼,乳波臀浪起伏不定。[~~ ~~~]她被干得直翻白眼,眼前忽远忽近的白花花的男人肚皮叫她眼花缭乱,只好稍稍扭头望向别处,只见东方铃霖的跟前又换了人,一个魁梧的男人独自霸占了她娇美的身躯,身姿曼妙的东方铃霖总算可以缓口气了,眼中也有了些神彩。

  那男人俯在东方铃霖光洁柔滑的**玉体上,一只手在东方铃霖的胸前,紧握住清纯美丽的女记者那一对怒耸的椒乳揉搓着,一只手在那娇嫩的大腿上抚摸着,胯下异常粗大的直挺**“扑哧扑哧”地在她下身深处快速**着。

  楚楚动人的东方铃霖低低的娇喘,被干得浑身乱颤,翘美的雪臀在圆几上搓动得变了形,前后移动着……

  此情此景,使萧燕敏感的身体早已禁不住欲火春情的刺激,**像黄河泛滥似的,她奋力昂起美艳性感的臀部,臀缝间那两片**一张一合的蠕动着,身后的**每一次插到底,她的屁股就使劲向后一顶,娇嫩的**一阵蠕动,可是她的蠕动持续不了多久,男人就按住了她的屁股,成为今晚第一个开发她肛门的男人。

  刚刚进入时的痛疼,使萧燕不住地淫叫,也不知是快乐还是痛苦,可是叫声不久就变得淫荡起来,表情也变得更兴奋美丽,春情洋溢,美目微合,看了更是让人血脉贲张,心跳加速。

  只见她一面淫叫,屁股则高高的跷起,极力的配合迎凑**的抽送。而屁股后的人则一次次捉住她的屁股,拉回自已的身边。

  当身前的男人把**放在她口中做深入地**,不再全部拔出时,她才安静了一会儿,但是不久,她香臀的动作扭动更大,更快了。

  在身后男人直捣黄龙的努力**下,**蚀骨的快感刺激得萧燕完全忘记了自我,她不再看东方铃霖被奸淫的丑态,而是闭上双目,挺送迎合、婉转承欢着。

  身后男人在她的屁眼里抽送了许久,那异常紧密的感觉使他很快地迎来了**,终于一阵抽搐,在女军官那深幽的屁眼深处射出一股浓滑粘稠的精液……

  而此时身前的男人也被她的小嘴套弄得泄了精,马眼一阵酥麻,赶紧狂热地顶住萧燕那娇美的脸庞**一阵轻跳,就把一股又浓又烫、又多又稠的精液直射入她的小嘴里,当他抽出**时,乳白色的精液从萧燕那红润可爱的小嘴里流了出来。

  被两个男人相继在身体内射精,那**有力的颤抖和射击使欲海**中的美丽女军官全身兴奋得直打寒战,那纤细的柳腰猛地一沉,酥胸和翘臀都尽力向上挑起,形成了极优美夸张的动人曲线,这动人的姿势持续了片刻,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浑身瘫痪在沙发上……

  可是她没有时间休息,紧跟着就有人扑上来,淫笑着骑在她柔若无骨的纤滑细腰上,一阵抚弄,再次进入了她的身体,萧燕只好强打精神,应付这如狼似虎的男人。

  秦晓华和一个歌舞团的年轻女孩正和百货公司董事长冯明达在一起鬼混。秦晓华的身材娇小可爱,而那个歌舞团的女孩刚是苗条修长的身段,脸蛋儿甜甜的,菱形的嘴角轻轻向上翘,似乎总带着点笑意。她的**高耸怒突,愈发衬托得小腰不堪一握,肥臀浑圆硕大,一双悠长的腿轻盈得像是踩在弹簧床上,显得人有些轻浮。

  秦晓华跨坐在冯明达的腰上,冯明达才三十七八岁,年轻有为,身材健美,这也是秦晓华喜欢和他鬼混的原因。

  她藕儿般的柔软玉臂紧紧箍在冯明达的脖子上,把一对娇小的椒乳紧紧地贴住他的胸肌上,正和他做着法式湿吻,张开的双腿间冯明达的坚挺**正顶在她的**里,两个人一阵火热难言的磨动,享受着交欢的快乐。

  那个歌舞团的舞蹈演员才十七八岁年纪,身材虽然惹火一流,可是艳媚的脸蛋还透着小女孩的一丝稚气,她一丝不挂、雪白晶莹的**紧紧地贴在冯明达的身上,柔若无骨,吐气如兰,而冯明达的拇指和食指正在她雪沃丰满的肥臀下**着她的**和屁眼……

  一个容貌稚嫩的小**哪堪这花丛老手双管齐下地撩拨、挑逗,她秀美娇翘的小嘴不断发出急促的喘息,娇哼着,下身已是湿濡濡的。但见少女甜美的脸蛋上已是绯红如霞,巍巍怒峙的饱满酥胸上那一对娇小可爱的**,已充血勃起,直挺挺地竖立着。

  东方铃霖此时俏丽的脸蛋上已经因为多次的性兴奋,而明艳不可方物,她现在被拖到地上,两手扶着圆几,俏美的圆臀高高地挺起来,那健壮的男人正把他大的吓人的大**硬塞进东方铃霖那两任男朋友都没被允许进入过的小屁眼,把小屁眼上的菊纹撑得开开的,不知深浅地插弄着。

  东方铃霖疼的高一声低一声地娇啼,修长雪白的优美**乱颤,十根羊葱白玉般的纤纤素指也紧紧扣住茶几边沿,咬着嘴唇忍着痛苦,头无力地垂下来,头发凌乱,像个娇艳的女鬼,被干得前仰后合。

  贵宾客房内的激战进入了最终的决斗,而楼上会客室内两人的交锋也已进入最后的阶段。

  何盈之有条不紊地拿出的录音带、从他妻子那里搜罗来的笔记本,还有他和风华赌场的老板出入酒店的照片等等,一一说明来历,然后又微笑着拍拍手,一个看起来朴朴实实,就像刚刚下次进大观院的刘姥姥似的,老实得甚至有些木讷的青年人走了进来,但是秦守仁多年的阅历,立刻感到了他身上那种暗藏的奸诈和阴险。

  何盈之春风满面地说:"这是我的左右手,许明,他的公开身份是——海关缉私科汽车司机,秦叔是不是有了点印象?",那个许明像个小丑似的向秦守仁鞠了一躬,脸上笑了一笑。

  秦守仁心中一震,这……就是胡惠丽找的那个小白脸,难怪她要失窃了,真TMD女**水。

  何盈之微笑着说:"我还找到了第六医院的护士崔小旭,她曾经告过你强奸,可惜您手眼通天,被压下来了,对吗?您觉得如果市委副书记肯为她撑腰做主,会不会成功呢?"他双手一合,啪地一声,说:"好,人证、物证我都找到了,秦叔,我看您不止要丢官,坐牢,可能还会……""哼,哼,"秦守仁冷冷一笑:"这些似是而非的证据真能告倒我?太天真了。""能的,秦叔,重要的不是证据,而是是不是有人要整你,有人整你时,没证据可以造出证据,这就是权力。我知道你在官场背后还有靠山,扳你不易,可是我的证据可都是真的,我也有我的势力,真的证据加上我的势力,您保证自已还能稳坐钓鱼台?"秦守仁像泄了气的皮球,坐回沙发里,长叹说:"唉,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呀,你……你要我怎么样?"何盈之和许明对视一笑:"老虎低头了。"何盈之凑过来,安慰道:"秦叔,所谓树大招风嘛,你在明,我在暗,算计你还不容易?你是执法的,执法的犯法,想抓你的小辫子还不简单?何况我们只是要你与我们合作嘛,凭您的能量,很快就可以成为我们的支柱,您知道,我们干得是贩毒和色情行业,利润大,危险也大,所以更回需要强有力的保护伞,而您呢,您不直接参预,就可以坐在家里收钱,何乐而不为呢?况且现在我们的组织越来越庞大,必须向外发展,把其他的势力都打压下去,垄断所有赚钱的行业,赌博、走私、房地产、地皮、博彩……,黑道白道一把抓,这才叫稳如泰山。怎么样,你同意,大家发财,如果不肯加入我们,那就一拍两散。"秦守仁盯着他,缓缓说道:"你的野心好大,你的后台是谁?是何竹竿?"何盈之笑起来,说:"我爹并不知道我的事,他只是对我有求必应而已,你想知道我们老大是谁,只要你加入我们一边,就是组织里的重要人物,老大自然会见你。"秦守仁惨笑一声,说:"罢了,我……我认了。"何盈之喜形与色,他本还打算秦守仁提出更多的要求,再允诺他一些物质和美女的报酬,想不到这只大老虎竟然不堪一击,许明乖巧在开了瓶酒,给二人各斟了一杯,何盈之递给秦守仁一杯酒,笑着说:"秦叔,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主黑道,你主白道,咱们一定可以拥有更大的权力,花不完的金钱。""哈哈哈~~~",许明目光闪烁了一下,陪着笑。

  何盈之说:"都是一家人了,这些东西就没什么用了,许明,拿去烧掉。"秦守仁知道他是惺惺作态,手中必定还有副本或原件,也不说破。

  何盈之神彩飞扬地说:"秦叔,风流一世,享尽美女,我相信你一定没享受过这种美人,这是我从日本学来的技术,我手下有个蟑螂,外科手术精妙之极,才能做得出来,要不要享受一下?"春守仁不禁好奇,问道:"是什么东西?"何盈之英俊的脸庞上闪烁着邪恶、残忍的神彩:"人龇!"人龇?秦守仁不由得一惊,他听说过这种东西,他看《资治通鉴》,内载汉祖刘邦宠爱妃子,吕后妒之,刘邦一死,吕后立即下令将那位如花似玉的妃子斩去双手双脚、刺瞎双目,刺聋双耳,割去舌头,使她口不能言,眼不能看,耳不能听,身不能动,投于茅厕之中任人便溺,逾三日而不死,实在是惨不忍睹,吕后之狠,真是千古无双,想出的手段恐怕武周时的酷吏来俊臣也望尘莫及。

  何盈之见他知道人龇,到是有些奇怪,在他的印像中,这个酒色之徒只是个不学无术、贪得无厌之辈罢了。

  遂又笑着解释说:"我们这种玩法是从日本人那学来的,相信小鬼子也是从中国的古藉中抄去的,不过现在已经加以改良,只是斩断双手双脚,弄哑她的喉咙而已,手脚创口逾合都很好。这样的人需要细心照料,每日帮她们按摩皮肤、活动身体,但是肌肤的弹性还是消失得很快,原本优美的腰腹也会很快变得臃肿,所以既使其中有人不会很快郁郁而终,一旦失去吸引力,我们也会尽快处理掉,所以货源很少,恰好前几天刚刚弄到一个不会有后患的美人,造出一个来,就让她为秦叔洗尘吧。"秦守仁脑中灵光一闪,突然脸色变得灰白,嘴唇嗫嚅着问:"是……是什么人?难道是孟……孟秋兰?"何盈之奇怪地看着他,问:"孟秋兰是谁?"许明凑过来说:"大哥,孟秋兰是……前几天扮买家被我们做了的条子。"何盈之恍然,呵呵笑道:"原来秦叔喜欢那个女警,可惜……侄儿事先并不知道,已经把她做了。"许明心中有鬼,他那日返回秦守仁的妻子胡惠丽身边,本来吩咐手下把人全干掉,谁料第二天却见孟秋兰还好好地活着,不禁大怒,可是在手下的劝说之下,又加上也贪恋孟秋兰的美色,所以也就默许他们把她给留下了,自已也常抽空去奸淫她,但心中一直怕何盈之发现他有令不行,今天恰好提到了孟秋兰,他趁机说道:"大哥,那个马子还没杀呢。""嗯?"何盈之凌厉的目光扫了他一眼,许明心中一寒,但何盈之转眼间对秦守仁时已经春风满面,笑着说:"秦叔有艳福嘛,过两天我安排一下,请秦叔与佳人一会。",转头对许明吩咐道:"要好好安排她,嗯?"对秦守仁又道:"秦叔先见识见识这个。"对许明使了个眼色,许明会意地走进里屋,转瞬推出一张小床来,秦守仁定神看去,首先进入眼帘的就是她的身体,那是没有手脚的一截身体,肌肤很白嫩,手脚的断处鲜红的肉皮很细嫩,刚刚长上不久,腰肢很细,很软,由于没有了手臂和大腿,所以**显得很高,臀部的性器也特别突出。她一头长发,脸蛋不算绝色,却是个很清秀的佳人,只是……只是她的眼神……

  许明讨好地介绍:"这是上个月离家出走的那个女大学生,公安局还找过一阵子,我们把她弄来,不会引人注意。"秦守仁打了一个冷战,苦笑着说:"盈之啊,秦叔虽然好色,可是还没……这么变态,我……我不舒服,先回去了。"何盈之说:"你带来的那个女军官,很漂亮啊,只怕她现在忙得很,秦叔不等等她么?"秦守仁一怔,摇头长叹:"好,好呀,论心狠手辣,手段阴险,我秦某真是望尘莫及,天下是你们年轻人的,我……老了。"何盈之含蓄一笑,说:"秦叔客气,其实有许多人爱此不疲,非常喜欢这种调调呢,我送你,那位女士我会负责送她回去的",回头对许明笑笑,说:"秦叔不用,赏给你了。"目送两人离开,许明走近那躺在床上的残忍中可以令人产生兽**望的躯体,轻轻用手抱起那清秀的女人,女孩眼中的痛苦之色更加浓重,但她已无泪可流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