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三宝局长 > 第二十八章
  [,,,!]

  秦守仁看了一会儿,不由得用手轻轻抚摸,恋恋不舍,他轻轻地舔着品味小女孩的两个小**和**,那里很干净,散发着并不难闻的,却足以勾起人**的特殊气味,舌头可以感觉到女孩的肌肉正绷得紧紧的。( )

  "你……你干……干什么啊……?",少女一面用力挣扎,一面怕恐地问,被舔弄的部分还不太具备性的触觉神经,可是显然现代传播工具的宣传起了很大的作用,她知道秦守仁在做的是什么事,所以脸色涨红,十分羞涩。

  秦守仁淫淫地笑,只是紧紧搂住清纯少女那盈盈一握的柔软细腰,慌乱中,少女感到他的手已开始在自己**上抚摸了,她的小脸胀得通红,壮起胆子挣扎着,反抗着,这时,秦守仁在她的小**上狠狠地一拧,少女痛的一声惨叫,紧接着小屁股上又挨了狠狠的一巴掌,火辣辣地痛,只听秦守仁在她耳边一声低吼道:"别叫,再叫我就掐死你,烂在这儿也没人知道。"听了他的威胁,女孩吓得一哆嗦,一双拼命反抗的柔软玉臂不由得渐渐软了下来,她芳心又羞又怕,脑海一片迷乱。正当她不知如何是好时,秦守仁的大手已按在了她柔软的少女肌肤上,贴着她的身子上下抚弄着。

  少女恐惧万分,一想到要被强奸,两行晶莹的泪珠忍不住缓缓流出来。

  秦守仁的手伸向少女的胯间,伸向刚刚被自已舔弄过的稚嫩的**,少女已经从最初的慌乱中清醒了一些,所以对身体的感觉开始敏锐起来。从来没有哪个男性抚摸过她如此隐秘的部位,由于紧张和异样的刺激,少女那修长光滑的小腿绷得笔直,差点忍不住就要娇喘出声……

  秦守仁粗长的手指忽然伸到女孩的**口,猛地探了进去,少女的**只略带了点潮湿,手指伸进去还有些涩,难以禁受如此磨擦,痛苦使她的小蛮腰猛的一挺,修长玉滑的粉腿猛地一夹,把秦守仁的大手紧紧地夹在了双腿之间,满脸痛苦地轻叫:“别,别,好痛呀……

  可是她不敢反抗,只能强忍着痛苦,放任这个和她爷爷差不多年级的男人撩逗着那从未让人如此抚弄的光溜溜的下身**……

  秦守仁的抚弄引起女孩阵阵的颤抖,女孩的喉咙中发出不知是哽咽还是呻吟的"哦哦“的轻声低吟,在她完全无力反抗的情形下,更添加一份刺激感。

  秦守仁面部表情凶狠地命令少女,使她不敢做出丝毫反抗。"乖,闭上眼睛……嗯,张开你的小嘴……"女孩明知道秦守仁要干什么,虽然想要反抗,但恐惧却使身体完全顺从了秦守仁的指令。秦守仁把**伸进了少女的小嘴里,温暖湿润的感觉弥漫全身,**好似又涨了些。

  粗大的**把女孩的樱桃小口撑得好大,女孩无助的扭动螓首,可是**在小嘴里进进出出,口腔被迫滋润着他的**,舌尖也无可避免地碰到他渗着**的马眼。秦守仁没想到少女生涩的口技也可以带来如此大的享受,他抓住少女的秀发往后一拖,自己的**加快**的速度,长驱直入,好几次都快碰到少女浅浅的喉头,使她恶心的想吐,可是咽喉的紧缩蠕动,却使秦守仁的感觉更加强烈。

  抽送了一阵,秦守仁的快感逾加强烈,他忍不住趴在少女尚未成熟的稚嫩**上,轻轻一抬诱人少女那翘美浑圆的圆臀,整个身子向下一沉,用力地刺了进去。”啊“地一声急促的惨呼,少女的身子猛地一颤,脸上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有大颗泪珠从眼侧轻轻地滑落。

  秦守仁一边**少女稚嫩狭窄的**,一边玩弄着她的小小**,女孩小小的身子被撞得向上串动,由于娇小的洞口生平头一次被男人粗暴地插入,尽管女人的**先天就具有强大的韧性和忍耐力,但是秦守仁用力太大,插入又深,刚刚开苞的女孩不禁张开了小嘴,轻轻地吸着气,以缓解下体火辣辣的痛楚。

  秦守仁的下体不断地**着女孩细嫩的**,抽出时带出了两片小**,插入时又带来了她的颤动,女孩终于忍不住破处的痛苦,哭了起来,拼命想挣扎,但却动弹不得。听见女孩低低的痛哭,禽兽局长却在女孩的挣扎中愈来愈兴奋而不能自我控制,他不管女孩叫闹,迳自乱吻、乱吸着她的身体及嘴唇。女孩被变得像禽兽一样的秦局长粗鲁地浑身捏按,痛得胡身乱颤,更刺激了秦守仁的**触感。

  "啊~~好痛!不要了!快停下┅┅不┅┅"女孩痛得眼泪和汗水不断的流下来。**紧紧的箍住**,随着他的**渗出了丝丝鲜血。

  女孩哭得梨花带雨,她虽然极力挣脱,但根本无法自秦守仁胯下挣扎出来,反而使他兴趣大增。

  "┅┅啊啊┅┅嗯┅┅嗯┅┅啊┅┅啊┅┅"哭累了的女孩,再发不出半点声音了,任由他的大**就在她的穴中进进出出。

  秦守仁根本不顾女孩的感觉与反应,肆意的用他那支粗大的**,深深的插入女孩的**内来回抽送。少女越是呻吟哭泣,而秦守仁感到的快感也就更加剧烈。他的动作越来越粗暴,简直就好像是┅┅要彻底吞噬少女粉柔娇嫩的躯体一般。

  女孩痛苦地随着他的起伏扭动着,口中发出少女挣扎的喘息和**交错的呻吟∶"啊┅┅求求你┅┅呜呜┅┅不要这样┅┅这样会弄死我┅┅啊~~啊~~啊┅┅"秦守仁则狂野地逞着兽欲,不断地在小女孩身上肆无忌惮的压挺进出着,把他滚烫的**猛力**在女孩的娇嫩**中┅┅突然,秦守仁只觉全身汗毛直竖,腿根一紧,登时加快了**,忽然一阵哆嗦,在少女尚未成熟的子宫内激射了。

  他畅快极了,在呜咽的女孩颊上摸了一把,满足地穿上衣服,扬长而去。像这种小女孩,发生了事只会告诉妈妈,而为了孩子一生的幸福着想,大多数家庭都会忍气吞声,就算她告了,还不是自已手下的人去破案,谁敢怀疑他们的局长就是凶手呢?

  女孩嘤嘤哭泣,一对散步在林中的老夫妻看到了她,把她送回了家。闻讯赶来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不禁潸然泪下,小女孩哭着说:"爷爷,我认识那个人。""是谁?

  "有一回我去检察院看到和你聊天下棋,你让我叫秦爷爷,我说应该对警察叫叔叔的那个人。"少女的爷爷一下子呆住了:“是他?”

  老伴悲愤地地问:“是谁,告他,该挨枪子的畜生,老头子,你快说,他是谁?”

  少女的爷爷喃喃地道:“他势力很大,恐怕告上去也不一定能告倒他。”

  老伴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你一个检察长难道也怕他?那老百姓还怎么活?如果连自己孙女都保护不了穿这身衣服干什么?你不告我去告,你这老不死的就躲在家里装王八吧。”

  检察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忽然一咬牙,跺了跺脚说:“告到省里也告不倒他,他省里有靠山,要告就要捅上天去”,他拿起电话,颤抖的手指拨出一串电话号码,低沉地对电话说:“喂?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吗?请接……"。

  秦守仁满足地回到家,真是巧,何盈之正好打电话来,先是对他的配合表示感谢,然后就单刀直入,表示老板要见他,今晚派车来接他去见面,放下电话,秦守仁不得不暗暗佩服老家伙,果然是姜是老的辣,自己本还有些着急,想不到被他料中了。

  下午,秦守仁推掉了几份饭局,两点钟,何盈之亲自开着辆黑色奔驰车来接他,两个人一路疾行,越过老城工业区,在郊区烟囱林立的一个废弃的小型钢铁厂院前停下来,下车经过杂草丛生的一段小路,拐进了一座仓库。几个男子在许明的带领下幽灵似的迎了出来,何盈之点点头,对秦守仁说:"秦叔,老大四点半准时赶到,提前请您来,是有件礼物送给您。"他诡异地向秦守仁笑笑,说:"请吧",许明拉开一个小门,秦守仁走进去,他呆住了。

  坐在床上,瑟缩着抱住双腿,披散着秀发,裸露的玉体肌肤粉嫩娇媚的女孩不正是他一直无法得手的那位带刺的警花,漂亮动人的孟秋兰吗?

  孟秋兰几天来日夜受到几名歹徒的奸淫玩弄,歹徒们挖空心思用她的小嘴、她的**、**、屁眼,一切可能的地方花样百出地折磨她,现在她对歹徒们的玩弄已经麻木了。

  歹徒们玩弄她之后就绑住她的手脚,只有在奸淫她和让她洗澡时才解开,可能附近就有河水,歹徒们爱死了她那身美丽光鲜的皮肉,所以常常提水来给她洗浴。

  为了能让双手得到更多的自由,她在洗澡时就故意慢吞吞地多洗一会儿,忍受着在一旁监视的歹徒变态的抚弄,倒是身体,虽然经受了那么多的折磨,依然美丽性感,一如往昔。

  此时她见到秦局长赶来,本来目光一亮,可是随即发现他竟然和何盈之、许明等人凑在一起,十分亲切,不禁恍然大悟,愤怒的眸子好像要喷出火来,怒视着秦守仁。

  何盈之向孟秋兰一指,对秦守仁说:“秦叔,既然你对这小妞有兴趣,在老大到来之前,不妨先爽一爽,哈哈哈,以后只要和我们好好合作,你可以享受到更多的美女,得到更多的金钱,秦叔,你以前只是走私、受贿,那能捞多少?“秦守仁盯着孟秋兰那艳光四射的娇躯,只见她雪白丰满的胸脯上一对尖挺饱满的**如半个玉脂球扣在上面,顶端的蓓蕾如粉红莲子般大小,周围一圈淡红的乳晕。

  秦守仁饥渴的吞了一下口水,被眼前的美景迷呆了。孟秋兰雪白粉润的肌肤,丰盈合宜的**,尤其下面两条圆润修长的大腿夹缝里一丛乌黑浓密的绒毛,使得他的胯下之物立即硬挺了起来。

  何盈之见他已经痴迷不能自已,便向手下使个眼色,两个歹徒立刻走过去解开了孟秋兰手上的绳子,恶狠狠地说:“老实点,免得再吃苦头。”

  说着随何盈之、许明等人笑淫淫地退出去,关上了门。

  秦守仁一见众人退了出去,淫笑着脱光衣服,扑上床去在孟饱满高耸的白嫩**上捏了一把道:“几天不见,想不到你的**变得这么大,是不是过得很舒服啊?你看,如果早顺从我,怎么会有今天呢?”

  孟秋兰没有挣扎反抗,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仿佛他抚摸的不是自己的身体。

  秦守仁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佳人,激动万分,他并不在乎孟秋兰的冷漠态度,只是紧紧地抱住她那柔软的纤腰,在她那晶莹剔透、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的姣好**上抚摸着,孟秋兰白皙娇美的玉颈下细削的香肩,被他揽在怀里,欲火中烧的秦守仁毫无廉耻地含住孟秋兰一只娇嫩的**吮吸起来。

  他淫笑着张嘴吮住了孟秋兰那娇嫩诱人的粉红蓓蕾,用力嘬了两口,赞道“真好,虽然被许多男人玩过了,奶头还是粉红的,好滑嫩。”说着,伸出舌头舔着她雪白芳香的**。

  孟秋兰只觉难言的屈辱和悲伤涌上心头,不由得珠泪暗垂,她悄悄闭上美丽的眼睛,任由秦守仁的轻薄,一言不发。

  秦守仁一路舔着美丽女警那雪白滑腻的肌肤,滑过纤腰小腹,埋首进入她那大腿根处的阴毛丛里,双手捧起了她那雪白丰盈的臀部。粉嫩迷人的大腿被张开,娇艳欲滴的**儿凸显了出来,孟秋兰神秘的羞处尽现在自已的局长眼前,不禁感到羞愤欲绝。

  秦守仁张开大嘴在孟秋兰雪白的大腿根里不住的吻着,并且伸出舌尖探进了这位可怜女警的**里滑腻腻的舔弄。

  多日来不断的**使孟秋兰的身体对抚弄变得极为敏感,而上司局长如此的行为虽使她羞怒万分,也越发加强了身体的敏感程度。现在落在这个花从老手的掌心里,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让她无所适从。唇舌在她的花瓣里反复的缠卷,使她越来越亢奋刺激。

  尽管她是那样的不情愿,还是有些忍受不住了,她那粉润白嫩的大屁股开始无意识的上下耸动,鲜红的小嘴里发出煎熬不住的呻吟来,见此情景秦守仁不禁心痒难搔,他腾身跪上去,一手扶着自己那早已硬挺粗涨的大**抵在了女警小腹下那娇美可爱的**上,淫笑中猛地一挺腰把他那丑恶的大**顶进了孟秋兰这位美丽女孩的滑腻**里,叫嚷着,“哦…………好滑,好紧……”

  可怜孟秋兰虽然满腔怒火,可也不由得粉腮通红,玉体乱颤。秦守仁快活的淫笑着,他实在没想到有此意外的一桩艳福,可以享受到孟秋兰的美妙**。

  孟秋兰的身子雪白光滑,体态玲珑浮凸,**的嫩肉那么紧的吮着自己的大**,爽极了。

  秦守仁听到胯下的美人儿被自己顶得**不已,秦守仁想起前一阵儿被她跪在地上被她拒绝的丑态,不由得淫笑一声,猛得一用力,“滋”的声音,淫贼那粗硬的**便全部挺进了这美人的滑腻**里了。

  这力道让孟秋兰平坦光滑的小腹抽搐了起来。秦守仁看着身下这美人儿的迷乱表情,开始疯狂的挺动起来。

  “啊…………啊,啊……哦,哦……”

  他捧起了这位美丽女警的雪白丰臀,使她的阴部高凸,更方便自己抽送她的**儿,疯狂的前后大动起来,孟秋兰娇嫩的**多日来不间断地被几名歹徒轮流奸淫,早已适应了他的插弄,可是心里那种极度的愤怒、和被自已人出卖的悲痛感觉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此时她被秦守仁用力的干着,她动人的身子随着大**的进出,动人地蠕动着。

  “真爽…………喔,夹紧我,喔……”

  粗喘着,秦守仁双手抬起孟秋兰两条丰润的大腿,向她高耸的**上压去,大腿贴到了**上,这样孟秋兰的臀部就高高地向上翘起来,**被夹紧了,而两瓣臀肉间的小屁眼却无法掩饰地暴露出来,秦守仁的**向下一指,“噗”地一下直接顶进了她的屁眼里,每一下插入都带得她丰盈的臀肉向内一陷,这种淫荡不堪的姿势孟秋兰以前哪里试过。

  那种痛楚和屈辱的感觉终于让她骂出了口:“畜生,你这个畜生,不得好死……嗯……”

  秦守仁淫笑着,一听她骂,更觉兴奋,大屁股使劲一沉,使孟秋兰不由自主地哼了一声,他又得意地扭了扭屁股,让**在紧密的屁眼里挑动了几下,孟秋兰绝望地闭上了美眸,泪水涔涔而下。

  秦守仁达到了快乐的巅峰,他抱紧了孟秋兰雪白的**,勇猛地在她娇小的屁眼里不断进出着,孟秋兰惊恐地感觉到他挺进自己屁眼内的丑恶**开始颤抖了起来,她发疯似地挣扎起来,精神几乎要崩溃了,可是秦守仁已经在激动的颤抖中将自已罪恶的种子射进她的体内。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