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上门女婿 > 貌似纯洁 第一千零十一章 醉意
  她拿他没有办法了,姿态最低,许诺最真。只要他同意复婚,海城她也一定跟他一起携手拼一下海城。

  孩子,感情,激情……

  无所不用其极,仍不能让男人同意复婚。

  不是第一次见识到男人的狠,对自己狠,对任何人亦然。

  离婚对他来说是个决定,谁又能轻而易举把他决定给扳回来。

  自己打掉的摆设,她又弯腰捡了起来:“你,别误会。我不跟你去酒店,是担心你伤口没完全愈合。我刚才失控了……”

  韩东摸了下还有点麻木的嘴角,没搭理。

  夏梦头有些晕,神智也是。靠着座椅,偏头也闭上了眼睛。像说梦话:“你睡哪?”

  “当然是家里。”

  家,夏梦知道韩东指的是韩岳山的家。

  她眼睛没什么焦距的睁开:“我能不能也去你家住啊……”

  韩东迟疑:“是不是醉了。”

  “对呀,想睡觉。”

  “把座椅放下去,睡吧。到地方我叫你。”

  “你别偷占我便宜。”

  韩东坦然:“三年多了,再美的人都没了感觉。说真的,你现在脱光站我面前,我都未必有心思……”

  话音落,夏梦抄起手包就砸。

  韩东躲闪不及,挨了几下连道:“再闹,我把你扔街上睡。开车呢,万一出事,茜茜爸爸妈妈都没有了。”

  “谁让你嘴贱。”

  “你不贱?缠着我来酒店干嘛。你不贱能把人兴致勾起来,又一脚急刹。”

  夏梦眯了下眼睛:“行不行啊?”

  韩东心思未散,揉了揉现在方才明显疼起来的腹部。

  夏梦哼了一声:“为了这点烂事,命都不要了。我以前还真是太高看你……”

  “有脸说我,刚才某人连站都站不稳。眼睛都在说话,来上我……”

  “你个臭流氓!”

  夏梦彻底失态,转眼再次寻找着能攻击的武器。

  韩东清楚女人是老虎,尤其半醉的女人更是发情期的母老虎。忙先抬手抓住她手腕:“不说,我不说了。眼睛里到处是血丝,赶紧休息,赶紧的……”

  夏梦恼他半句不让,低头咬在了他胳膊上。

  眼睛眨了眨,见他并不躲,也不抽手,无论如何也不舍得再用力。没好气甩开:“别跟我说话了。”

  “嗯,安!”

  说着,吵着,闹着,玩着。女人轻微的呼吸不知不觉响了起来。

  而车子也已经到了夏家门口,韩东看着刚睡着的她,一点都不愿意叫醒,慢慢欠身帮她把座椅放了下去。

  近距离下,少有能够从容平和的打量她。

  喂不熟的一只宠物猫,有时想抓着后颈皮肉,提着丢出门。有时又想搂在怀里,仔仔细细的温存。

  放平,他把她外套罩在了身上。待抽身坐直,却鬼使神差的低头吻在了她嘴唇上,顺便,轻巧帮她拨了下额头上散落的头发。

  有些人是没有多少选择余地的,就如他。

  真正的刽子手,入伍七八年的时间,剥夺过不知道多少人的生命。周身沾满着鲜血,惹上太简单的人,免不了也会弄的对方一身污垢。

  这种认知是被汪冬兰惦记上的时候,才一点点的真正清晰。

  但并不后悔进入夏家。

  这段时间,注定是他记忆中,值得反复去想,去留恋的时光。

  ……

  夏梦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天亮了,转目,驾驶位也没了男人。

  烟味儿残余,应该是看出来她要醒,先走了一步。

  原失措痛苦,这顿酒喝完,再次醒来,心结突然少了许多。

  他还是他,没有变过。解除的也只是法律上的婚姻,不是现实中的一刀两断。

  抱着衣服,下车回家。

  倏然转冷的气温,让她加快了脚步。洗澡,收拾利索,穿着运动服下楼跑步。

  蒙蒙亮的天色,就她一个人。迎着晨辉,跑到天色大亮,别墅区里行人接踵。

  累极,瘫坐在长椅上从口袋掏出手机打给公司人事:“樊小艾如果应聘的话,你想办法把她拒之门外……”

  关于律所夏梦一开始想的挺简单的,力图发展,不惜重资金投入。是韩东一席话让她有了危机感,有些事确实要提前早作打算。

  做生意就只能单纯的做生意,尤其律所这种阳光下的生意,牵扯太广,会造成两面性的极端现象,一损俱损。

  韩东说的不惜得罪,也得脱离影响,她认为很对,只是缺少那种去决断的魄力而已。

  古氏求利,律所的价值在就是巨大的利润。而今的古氏,也已没办法帮助律所更多。换言之,律所在不久之后,能轻而易举的淘汰挤压古氏那种模式老旧的律所。它们想生存,必须要走的路就是现在律所正在走的。

  如此节点不抽身,等想抽身的时候恐怕已经千丝万缕,全联系到了一块。

  斟酌着,夏梦回家吃了个早餐,坐小刀的车前往公司。

  得开个会了,该调的调,该排挤的排挤。总之,她现在有能力把介入律所事务的所有古氏人员边缘化。

  当然,如此紧迫的原因主要还是有着不确定因素的邱玉平。人在牢里,毕竟关不了一辈子。

  出来后,肯定还有概率要找机会闹腾。

  这该是古舟行那些人所操心的,她要做到真正的置身事外。

  车上,习惯性翻了翻手机里关于海城的新闻,也见到了一些零零散散的宣传消息,以及那个让她屡看都不舒服的女人。

  别人对她丈夫太好,带给她的那种感觉何止微妙。

  她有点后悔当时还没办离婚的时候,没有果断跟关新月翻脸。现在是不舒服,也只能不舒服着。

  海城的旅游公司老板是关新月,韩东这个大股东兼实际决策者,从来都没有在荧幕前曝光过。在一些不知情者的眼里,是关新月在投资海城,都没几个人知道韩东这名字。

  她为什么这么用心去做一个业界无人看好的项目?

  夏梦不免起了焦躁。

  站在女人的角度,她都觉得并没几个男人能抗拒的了关新月。

  虽说真正的感情不用守着,防着。可早过了天真的年龄,知道这就是一些人幻想出来的,不可能存于现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