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拽起一件外套,沈跟在了苏若雪身后。

  “你跟过来g嘛?”苏若雪蹙眉问道。

  “保护你安全。”沈淡笑道。

  苏若雪看着沈风轻云淡的表情,随口道:“随你便吧。”

  两人出了别墅大门。

  因为早上超市不开门,所以苏若雪开车到了偏远一点的菜市场。

  沈还是第一次陪着苏若雪去买东西,感觉挺新鲜。

  虽然身边这冰山冷了点,但nv神就是nv神,走上街上无时无刻都能吸引男人的目光。

  一群男人们都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沈,这小子能拥有这么漂亮的子,真是艳福不浅。

  回来的时候,沈开着那辆奥迪敞篷车,路经一处公j站台,他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不禁眉头一皱。

  沈突然用力踩了一下刹车,停了下来。

  “嗤嗤”

  轮胎和地面发生剧烈的摩擦,苏若雪没有防备,突然觉得身t猛的向前一倾,脑袋就撞在了车窗上。

  “呀!”苏若雪一声惨呼,小脑袋上磕出了一个大包。

  “不好意思苏总,我有点事,你先开车回家吧。”

  说完这句,沈解开安全带,就下车了。

  苏若雪揉了揉撞的生疼的额头,等反应过来后哪里还有沈的影子,她气不打一处来,脑袋探出车窗吼道:“沈,你这个混蛋,给我死回来!”

  等她下车,发现这里是禁止停车的路段,前面又有摄像头抓拍,苏若雪俏脸都气歪了。

  “混蛋,等回家了,看老娘怎么数落你!”

  苏若雪还没那么娇n,只是满脸郁闷的轻哼一声,揉了揉脑袋,随即坐上驾驶位,把车开走了。

  沈飞速跑到离公j站台不远的绿化带旁。

  绿化带一侧,一名满脸麻子的中年男人手中拿着一叠钞票在数钱,t态娇小的林采儿正一脸委屈的跪坐在一旁。

  “这么才这点钱?”中年男人满脸凶戾,手里拿着一叠j千块钱的红票子,对着林采儿吼道。

  “我就只剩这么多了,那还是上个月刚领的工资。”林采儿咬着贝齿,弱弱的应了一句,眼眶发红。

  “哼,快去给我弄五万块钱来,过j天给我。”中年男人把钱往口袋里一塞,毫不客气的对着林采儿说道。

  “我哪有这么多钱?”林采儿怔了一下,随即惊呼道。

  “哼,我管你是去向别人借,还是出去身,总之钱必须给我拿出来!”中年男人毫不客气说道。

  “你就算杀了我,我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啊!何况我妈的病,还要花费一大笔钱”林采儿眼角涌出一抹泪水。

  “哼,拿不出钱?老子不信!”吼完,中年男人伸手抢走林采儿手里的钱包。

  “那是我妈的救命钱,你不能拿走!”林采儿扯着中年男人的衣f大叫道,眼中中泛起泪花。

  “滚!”男人将钱包抢了过来,一脚将林采儿踹倒在地。

  沈见这男人敢打林采儿,心中顿时怒了,冲了上前,临起一脚,踹中中年男人的小腹。

  “啊!!!”

  一道厉声惨叫随之传来,中年男人的身t飞了出去,脑门砸在一颗大树的树g上,软绵绵的瘫倒在地,额头渗出鲜血。

  “人渣!”沈瞥了眼中年男人,呸了一声。他还以为这人抢劫林采儿的钱财。

  “你没事吧?”沈急忙扶起了地上的林采儿。

  林采儿见沈突然冒出来,先是一怔,随即一阵慌张,急忙跑上前,把树下的中年男人扶了起来:“爸,你没事吧?”

  “爸?”沈一愣,脸se变得有些怪异:“他是你爸?”

  “是啊。”林采儿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可她为什么要打你?”沈问道。

  林采儿闭着眼睛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唉,算了,先送你爸去医院吧。”

  沈直接背起了中年男人,林采儿紧跟在后。

  拦了辆出租车。

  大概一小时后。

  华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某个病房外。

  “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你爸。”沈挠了挠头,抱歉说道。

  林采儿摇了摇头,依旧没有说话,眼睫ao还挂着一丝泪珠。

  沈有点无奈了,居然搞出了这么个乌龙,他觉得林采儿应该是生自己气了。

  “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病房大门打开,一名医生走出来问道。

  “我是,请问李医生,我爸他怎么样了?”林采儿急忙问道。

  “没什么大碍了,只是头部受创,现在已经缝合好了。手术费加住院费总共一万块还没j,你快去j钱吧!”医生说道。

  林采儿俏脸面se有些难看:“李医生能不能先j六000,我身上实在没有那么多钱了!”

  “不行,最少j0,住院费可不能拖!”医生摆出一副职业化的表情说道。

  见林采儿焦急的样子,估计是身上没那么多钱,沈说道:“我来j钱吧,不过我要先去取钱,林助理,你先等等。”

  沈出了医院,去了趟附近的银行,将从乔岚那敲诈的一百万支票给取了出来,转账到自己卡上。

  这瞬间暴富的滋味,让沈心情不错。

  回到医院,沈很快帮林采儿垫付了0块钱。

  林采儿道:“沈经理,谢谢,钱以后我会还你的。”

  沈挠了挠头,尴尬道:“还还什么,都是我打伤你爸的。”

  林采儿面含歉意的说道:“谢谢,不过钱还是会还给你的。都是我不好,每次都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

  沈叹了一口气,这丫头还挺固执。

  “你爸为什么要打你?”沈问道。

  “这个”林采儿有些犹豫。

  “有什么不好说的吗?”沈诧异道。

  沉默了一阵,林采儿还是将事情告诉了沈。

  刚才沈踢晕的那名中年男人名叫林喜富,是林采儿的亲生父亲。

  林采儿乖巧温柔,但她的这个爸爸却不是个东西,说是人渣都不为过。

  下岗后,林喜富就一直待在家里无所事事,也没出去找工作。

  最近林喜富沉迷上了,这一发都不可收拾,家里仅剩的那点钱都被他败得一g二净。

  林采儿是绫雅国际的公关部助理,工资不低,但她母亲患有尿毒症,长年卧病在。

  她要赚钱给患有尿毒症的母亲每月做肾透析,还经常被林喜富要钱去。

  林喜富这j天因为沉迷,借了高利贷,要债的那边c得紧,他只能b着林采儿要钱。

  林采儿才工作一年不到,母亲的病就已经让她花销不小,仅有的那些存款也都给了林喜富了。

  刚才林喜富拿了她最后剩下的一点钱,林采儿连给母亲治病的钱都不太够。

  沈越听越不是滋味,渐渐有些怒了:“怎么有这种不要脸的父亲?”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