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难怪林采儿之前在公司里精神恍惚,说是家里出了一些事,原来是这种事。

  沈想不到眼前这么个温柔似水的nv孩,身上居然抗着这么大的包袱。

  林采儿感觉很委屈,自己也开始chou泣起来。

  “好了好了,不要想太多,一切都会过去的。”沈抓起了林采儿的小手,安道。

  这有些冰冷又带着温柔的n白小手,沈不知不觉生出有种想一直握下去的冲动。

  “嗯。”林采儿俏脸微红,对着沈轻轻一笑。

  付完款后,沈和林采儿去病房看林喜富了。

  “妈的,你这小子敢打我!”林喜富暴跳如雷,差点就要从病上跳了下来了。

  看样子,伤是没什么问题了。

  “爸,他不是故意的!”林采儿急忙上前。

  林喜富b然大怒,一巴掌朝着林采儿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大响,林采儿发出惨叫,身t往后栽了下去。

  沈急忙将林采儿扶了起来,火冒三丈,冲着林喜富大吼道:“跟自己nv儿动手动脚,有你这么做父亲的吗?”

  “老子的nv儿,老子随便打,关你小子p事!快付老子医y费!”林喜富暴躁吼道。

  “爸,医y费沈已经付了!”林采儿秀眉紧皱,娇声喊道。

  沈实在气不过,心里有些想不通了,这种单纯善良的好nv孩,怎么碰上这么个人渣父亲?

  “你打了我,付医y费不够,再给老子精神损失费!”林喜富毫不客气的说道。

  “爸,你不可以这样!”林采儿咬着贝齿道。

  沈实在按耐不住怒火,转念一想,索x说道:“你是林采儿的父亲吧?那我们打个商量,我给你一笔钱,你和林采儿断绝关系,以后不要再找她怎么样?”

  “一笔钱,你能给多少?”林喜富冷笑道,见沈一身地摊货,估计也是个穷酸家伙。

  “你报个数吧。”沈哼道。

  “三十万!一张票子也不许少,你给我三十万,我就把nv儿给你,随便你怎么搞。她还是雏儿,是,三十万可不贵!”林喜富怕沈嫌贵,后面多加了一句。

  “爸”林采儿脑袋“嗡”的一下,林喜富这是在她!

  如果不是沈,换成另外一个男人,林喜富也会同样把自己当成商品一样j易出去。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

  林采儿脸颊流下两行清泪,已然泣不成声。

  “可以,我现在就去银行取钱给你,不过你得说话算数,你nv儿以后和你就脱离关系了,是我的人了!”沈冷笑道。

  林喜富没想到沈答应的这么果断,顿时喜形于se,笑道:“好好好,我保证,这丫头以后就是你的nv人了,和我没半点关系!”

  “好!”

  沈跑去楼下附近的银行,将卡里的钱取了出来。

  沈将取好的钱用一个黑箱子装了起来,到了病房,直接将箱子扔给了林喜富。

  林喜富打开了箱子,见满满一叠钱,顿时心花怒放,三十万啊!自己不但可以把之前的高利贷全部还清,还能买一辆车了!  “哈哈哈”想到自己也能变成有车一族,林喜富开心的笑了。

  见这种已经失去人x的父亲,林采儿心寒到了极点,默默的流着眼泪。

  沈立即抓住林采儿小手,走出了病房,再在那里呆上p刻,沈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揍林喜富一顿。

  “去我家,可以吗?”林采儿擦了擦眼角渗出的泪花,对着沈微笑说道。

  沈不知道林采儿是啥意思,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嗯。”

  一路上,林采儿异常沉默,也没在chou泣着,沈也没有说话。

  到了桃花小区,两人走上了楼。

  “请进吧。”林采儿用钥匙打开了自家大门,把沈让进了屋。

  这间出租房不大,一室一厅,打扫的g净整洁,茶j上还有两盘新鲜的盆栽。能看出来,林采儿是个勤快的nv孩子。

  房子里家具很少,非常简单,也只有一个老旧的彩se电视机稍微显眼一点。

  沈随意的看了一眼,林采儿抓起他手臂,就往房间里走。

  “林助理?”沈有些摸不着头脑,搞不懂林采儿什么意思。

  房间里只有一张不大不小的,也收拾的很g净,林采儿坐在上,嘴角一弯,努力向沈挤出一丝微笑:“好了,现在我是你的人了,你想怎么玩?”

  “怎么玩?玩什么?”沈愣了一下,不太清楚林采儿是什么意思?

  林采儿咬着贝齿,鼓起勇气,脱掉了上身的连衣裙,躺在了上,满脸羞涩的轻声说道:“我是nv人,现在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我是不会怪你的。”

  “咳咳”沈喉咙顿时呛住了。

  林采儿慢慢的把裙子往上拉,露出光洁如玉的大腿,和一条粉se棉质。

  沈沉默不语,敢情这丫头还真以为自己把她买了。

  “快快点吧,不过我只能让你玩j次,我不能做你的,对不起。”林采儿咬着贝齿说道。

  可想而知,这个nv孩之前受过多大的痛苦和折磨。

  沈心中有些触动,坐上了。

  林采儿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感受到身旁的气息,她心中顿时慌乱了起来,虽然鼓起了勇气,但这种事,怎么可能不害怕。

  不过一想想对方是沈,林采儿心中稍稍好受了一些,至少她对沈没有反感。

  沈轻轻的抚摸起林采儿的脑袋,安道:“傻丫头,别把我想成那样的人,我只是不想让你再受你父亲的苦了,并不是真的买了你这个人。”

  林采儿听了沈话后,娇躯微颤,又想哭出来了,chou泣道:“呜呜可是我”

  “别可是了,难不成你还真想让我现在就玩你?”沈握紧林采儿小手,开口问道。

  这nv人柔弱的像水,沈说不心动那是假话,但趁人之危的事,他还不屑去做。

  林采儿俏脸一阵羞红,说实话,如果对方是沈,自己应该不会厌恶。

  但林采儿依旧是一个很保守的nv孩子,主动说出这种话,已经到了她羞耻的极限了,她心里也是有自己的底线的。

  林采儿慌张的直起了身子,脑中又有了一个想法,难道沈对她仅仅只是怜悯,其实是看不上自己?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