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沈面se凝重,将掌心的小盒子轻轻一弹,右掌一翻,一排银针齐齐的在掌心中立了起来,足有数十枚之多。

  双指一衔,将一枚银针咬在嘴里。

  而后,沈右掌一挥,一枚枚银针精准无误的扎进了苏若雪全身各处x道,头部扎针数量最多,足有九枚。

  急救室内的所有医生倒吸一口寒气,包括白倾雨,被沈变戏法的手段震惊了!

  程志在内的j名医生,对中医有很高的造诣,眼力自然也不差。

  如此之快的施针速度,绝不可能是瞎猫撞上死耗子,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那名嘲讽沈的中年医生,也露出惊吓的表情。

  沈闪电般的伸出右掌,按住了苏若雪的背部。

  这个瞬间,苏若雪全身上下的银针上传来“呲呲”之声,冒出大量白烟。

  沈双手齐出,右手双指点上腰y关x,左手双指点上神道x。

  毫无保留,沈将全身真气疯狂的输进苏若雪t内。

  真气,是人最精纯的能量!普通人的身t绝对承受不了这么庞大的真气输送,甚至可能爆t而亡,不过借助大量银针为引,沈可以毫无限制的输送真气。

  沈头发无风自动,手术台上席卷着一g气流,苏若雪头顶不断冒着白气。

  苏若雪全身血迹斑斓的伤口骤然间就停止了流血,甚至还有愈合的趋势!

  手术室内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程志更是咽了口唾沫,尼玛的,他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这种神乎其技的手段!

  受到强烈真气的刺激,苏若雪浑身一颤,嘴角动了一下。

  “是死是活,看这一遭!”

  最后的一瞬,沈从嘴中chou出那枚银针,双指轻轻一点,银针携着一g凌厉的气流,扎向苏若雪命门x。

  这最后一针,是为了封住输送进苏若雪t内的真气不逸散,也是最关键的一针,失败则就功亏一篑了。

  “呲呲!”

  一时间,命门x上的金针激出大量白烟,所有银针上也都冒出大量白烟,甚至让整个急救室都弥漫在一g白雾之中。

  尾声,苏若雪嘴角微微颤动,发出了一道“嗯”的轻y声。

  全场震惊,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苏若雪刚才确实是发出了一道声音。

  “这真是奇迹!”

  手术室内的所有医生护士都露出异常震撼的表情!刚才这个nv伤者似乎已经濒死,而沈的一系列手段,居然能让她恢复生机?传说中的起死回生?

  难以置信沈是怎么做到的。

  程志对沈敬佩之心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当初在地铁上,他就知道沈的医术很高明,但做梦也没想到沈医术强到这种地步。

  简直已经到了另一种境界!程志行医数十年从没见过只用银针就能稳定住伤势的,沈的手段已经不能用笔墨来形容了。

  沈满头冷汗,终于是舒了一口气,冰魄针术施展成功了!

  苏若雪伤势被封住了,三个小时内不会有生命危险,而且封进她t内源源不断的精纯真气可以为她不断疗伤,治愈坏死的组织。

  总之,应该是脱离了最危险的阶段,但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真气能治愈程度。

  “你们不要拆卸银针,可以帮苏小姐打消炎点滴。”沈目光转向那些医生护士。

  那群医生护士愣了一下,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似乎还没从震惊状态中恢复过来。

  程志率先开口,紧张的说道:“明明白了,沈先生。”

  沈目光如同刀子一般,扫过那些医生护士,y冷道:“再重复一遍,不要拆卸银针,谁他妈要是拆了,老子杀他全家!”

  这话一出,所有人浑身不禁打起了哆嗦,沈身上的强暴气息压的他们都喘不过气来。

  “沈,苏小姐她现在怎么样了?”白倾雨问道。

  沈皱眉道:“暂时不会有大问题,在我回来之前,你一定给我看好苏若雪,不能让她有丝毫闪失!”

  “好,你放心。”白倾雨郑重的说道。

  沈点了点头,白倾雨还是值得他信任。

  苏若雪还没脱离生命危险,沈现在心底怒气逐渐膨胀,罗天耀做的好事,他要让罗天耀深刻t会,世间可没有后悔y吃!

  “你部署警力保护好苏若雪,我出去下,一小时内会回来。”沈嘴角chou动了一下,面se看似很平静,不过这张平静的面具下面给人一种无与比的恐惧感。

  “沈,你要去g什么?”白倾雨感觉沈整个人散发的一g浓重的戾气,心中不禁有些发慌。

  “去杀人!”

  撇下这一句,沈快步离开手术室。

  白倾雨娇躯微颤,她想喊住沈,但又喊不出声。

  自己能制止的住这个男人吗?

  看着沈那暴戾之极的表情,白倾雨心中涌出一g恐惧感,沈这次恐怕是真的怒了,这个男人怒成这样,估计会做出什么可怕事出来。

  不过白倾雨还是没想太多,眼下自己看好苏若雪才是真的。

  “杨医生,你就照沈说的去做吧,给苏小姐打消炎点滴,辅助治疗下,千万别拆银针。”白倾雨对着程志说道。

  程志郑重的点了点头:“白警官您放心。”

  从刚才沈神se来看,程志也知道这个nv伤者对沈很重要。

  出了医院,沈从风衣中掏出那个卫星信号接收器。

  发现罗天耀本人还在海正集团大楼,沈眼神闪过露出一丝暴戾。

  为了救苏若雪,沈已经引动了真气,t内的真气早就开始躁动,不过沈耗费大量真气给苏若雪治疗后,让躁动程度大幅减弱,也算瞎猫撞上死耗子。

  不过这可不是解决办法,时间稍长,沈t内躁动真气照样会发作。

  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打开瓶口,扑面而来的浓稠血腥气。

  沈仰头,将那瓶火蟾蜍鲜血灌进了喉咙。

  眼下只能靠火毒压制住真气躁动,沈还有事情要做。

  如果还放任着罗天耀蹦跶,他和苏若雪都会有危险,而且今天怒火不发泄出来,沈寝食难安。

  苏若雪被连累,沈作为保镖没有保护好苏若雪,要说过错,自己的过错最大。

  想到罗天耀把苏若雪害成这样,沈心中怒火上涨到一种无以复加的地步,他要为自己心ai的nv人讨回来。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