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沈的嘴吻上了苏若雪的红唇,灼热的芳香很快就蔓延起来。

  “嗯”苏若雪双臂环抱住了沈,发出一声似有似无的娇哼。

  恰好就在这时,病房外响起了敲门声,两人吓了一跳。

  “小,雪儿,方便我进去吗?”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是爷爷!”苏若雪吓得推开了沈,红着脸急忙整理了下凌乱的头发,像做错了事的小nv孩一样。

  沈感觉有点可惜,都没来得及好好感受。

  上前打开了门。

  “苏爷爷。”沈笑了笑。

  苏云山立即上前,双手重重的按在沈肩膀上,面se激动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苏爷爷,进来说话吧。”沈把苏云山让进了屋,保镖阿飞也跟在他身后。

  “雪儿,身t感觉怎么样了?”苏云山坐在病边,急忙问道。

  苏若雪点头道:“爷爷别担心,我的身t基本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现在都可以下活动。”

  “唉,你们倒是把我这个老头子吓死了。是爷爷没用,帮不了你什么忙。”苏云山痛心疾首道。

  沈叹气道:“苏爷爷你别担心,现在不是没事吗?”

  一旁的阿飞忍不住多看了沈j眼,他知道沈的事迹,这个年轻人实在是深不可测。

  苏云山郑重的点了点头,虽然他一早就知道沈的本事,但这次的事件太过惊险,苏云山到现在都有些心有余悸。

  j谈了一阵后,苏云山离开了病房。

  沈喂苏若雪喝完一碗红枣粥,轻抚苏若雪的秀发,道:“好了小雪儿,你好好休息吧,不要想太多。”

  “嗯,你也好好休息,才刚醒来。”苏若雪微笑道。

  沈点头,起身离开了病房。

  病房外已经围了一群人,包括医院的院长和j名医生。

  “沈先生,您终于醒来了。”程志关切的说道。

  沈微微点头,说道:“你是叫程志吧,谢谢你帮我照顾了苏若雪。”

  程志急忙摆了摆手:“不不不,这全是您的功劳,我只是按照您的方法去做。”

  苏若雪由程志医生主治,照着沈开的y方吃y,苏若雪伤势居然j天之内就好了,简直就是医学界的奇迹!医院的院长都被惊动了,程志更是对沈佩f的五t投地。

  “沈神医,您的医术简直是神乎其技,有空能否跟我们j流一下您对中医医术的看法?”头发灰白的院长上前说道。

  “你不认识你,一边去!”沈哼道。

  “呃”院长一阵尴尬,高人的脾x果然不一样。

  “苏小姐在休息,所有人都不要去打扰他!”沈嚷道。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去吧,不要让沈先生困扰,他也需要休息!”程志大声说道。

  熙熙嚷嚷后,一群医生离开了走廊。

  “沈,公司还有一大堆事要处理,我先去公司了。”柳潇潇对着沈说道。

  “潇潇,这段时间真是麻烦你了。”沈叹气说道。

  苏若雪住院的这段时间,绫雅国际大大小小的事物完全由柳潇潇一人打理,每天早晚还要来医院照顾苏若雪和沈,可想而知有多累。

  “没事。”柳潇潇微笑着摇头。

  白倾雨也到了医院,手里还提着一大堆问品。

  见沈活蹦乱跳的在病房外走动,白倾雨愣住了,忍不住叫道:“你你起来了?”

  沈瞥了眼白倾雨,笑了笑:“我怎么就不能起来了。”

  “你的伤好了?”白倾雨怔怔的问道。

  “嗯。”沈点头,又继续道:“你来的正好,我要问你一些事。”

  “哼,我会回答你的问题,但以后,请你不要把我当成你的熟人!”白倾雨冷哼一声,自从之前发生的那件事之后,她心中就特别反感沈的行径。

  但面对这个男人,她总是气势上弱了一筹。

  “随你怎么想。”沈耸了耸肩。

  到了医院一间僻静的办公室,沈从白倾雨口中问到了一些事。

  沈犯的事,j天前就被上报给了军委那边。

  听闻销声匿迹的原龙腾地组教官突然出现在东江省华海市,军方高层那边掀起了轩然大波。

  军方立即通知政府部门,封锁各处消息。

  虽然沈身份极不一般,但这次海正大楼事件,死在沈手中的人命超过一百条!算是极其恶劣的事件了。

  再者,又有罗家那边添油加醋,多方游说,妄图加大沈的罪名。

  军委那边开会讨论如何处理沈这件事,过了j天,才有了结果。

  杨虎这才知道,原来沈一年前就已经脱离了龙腾,他预感事情有些不妙,既然沈现在不是龙腾教官,这次犯了这么大的事,估计很难全身而退。

  不过沈,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他是聪明人,又怎么会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呢?

  沈琢磨着都过去这么多天了,罗家应该派人来才对。

  海江国际大厦。

  某人高级的s人病房内。

  罗天耀严严实实的绑在了病上,两眼充血大吼大叫着,全身上下血管凸起,看上去异常狰狞恐怖。

  梅花毒早就发作了,而且产生的效果强到一种令人发指的境界。

  看着罗天耀无比痛楚的样子,一旁的罗野和罗严两人心如刀绞。

  “y九神医,我儿子这病真的没办法治吗?”罗野神se急切的对着旁边的一名y柔老者问道。

  病房一侧的座位上,坐着一名气息y柔的老者。老者穿着一身复古的长袍,带着黑se圆帽,看起来像是搞艺术的。

  不过这名老者可不是搞艺术的,是罗家花了很大带价请过来的神医,y九。

  “这世上医术比我高的人屈指可数,令郎中的毒老夫都闻所未闻,手法有点像咳咳,总之,这病我治不了!”

  y九两眼眯成一条缝,说话的声音非常嘶哑而且y柔,让人听起来很不舒f。

  “神医,只要您能救好我孙子,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您!”罗严慌忙说道。

  “治不了就是治不了!你要真想救回你孙子,去找下毒之人吧。”

  y九冷哼一声,负着双手走出了s人病房。

  罗野和罗严两人脸se彻底凝固,连y九都束手无策,难道他们只能去求沈?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