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如果是老千的话,确实有本事能听出骰蛊里的点数的。

  不过看着沈这么年轻,怎么也不像是老千吧?

  现在,中央的这桌骰宝赌台旁,已经里外三层围满了赌客,众人都用热火朝天的目光盯着沈。

  赌局继续。

  从第七把一直到第二十把,沈一直赢,加上之前的赢的,前前后后一共捞了一百多万!

  整个地下都炸开了窝!

  “牛牛b!”沈身旁的一名赌徒有些颤抖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话都不利索了。

  众人倒吸一口寒气,看着赌台上沈风轻云淡的样子,脊背都在发凉!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普通人就算是运气再好,也不可能好到这么逆天!

  荷官脸都已经黑了,要是再觉得沈是凭运气赢的,那他就是智障了。

  二十把了,每把都赢!有这么巧吗?不可能!

  这手段太可怕了!难道这小子真能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听出骰蛊里的点数?

  荷官额头都在冒汗,拿着骰蛊,迟迟没有摇蛊。虽然他只是庄家,输钱也是在输,但是输多了,他也难以向辰哥j代。

  “我靠,大兄弟你太厉害了!”

  “妈的,赌神啊!”

  整个都沸腾了,再也没有人看不起沈,而是朝他投来火热的目光,大量赌徒纷纷跟定沈一起下注。

  不多时,里面的某个豪华包间内。

  一名身穿西装的马仔敲开了大门。

  包间内,高档的p质沙发上,一名身材高大,穿着黑se西装的寸头男子握着装满红酒的高脚杯,悠闲的品着红酒。

  寸头男子名叫夜辰,二十八岁,年轻有为,是这家地下的老板。

  不光只是老板这么简单,夜辰出身黑道,以前在华海市,黑道人士谈及夜辰如同谈虎se变。人送外号狂龙,小弟和马仔平时都是喊他辰哥。

  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夜辰已经金盘洗手,带着他的小弟马仔,开了两家不大不小的酒吧和一家地下捞金。

  值得一提的是,这夜辰还是沈两次撞见那个名叫夜星空nv孩的哥哥。

  “辰哥,档子里来了一个小子玩骰宝,连押二十把,全部中了!现在其他人跟着他一起下注,我们已经赔了j百多万了!那小子现在还在赢!”

  “有这事?”夜辰眉头一皱,放下了手中的高脚杯,淡淡说道:“快带我去看看!”

  到了里。

  眼见夜辰出来,七八名看场子的马仔纷纷迎了上来,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辰哥!”

  夜辰缓步上前,走向赌档中央。一群马仔小弟跟在他身后。

  “辰哥,那小子还在押注,这么下去,档子里可要赔大了!要不要去搞掉这小子?”一名马仔凑上前道。

  “不用,这小子倒是有趣的很,让我去会会他!”夜辰淡淡的笑了笑。

  七八名身穿西装的马仔领着夜辰来到了那个骰蛊赌桌。

  众赌徒目光转向走来的夜辰,嚷嚷声顿时小了下去。

  夜辰往那里一站,配上身旁的一群马仔,俨然是一副黑道大哥的模样,气势有点吓人。

  众赌徒很自觉地让开一条道路。

  “辰哥!”那名西装荷官,眼见辰哥走了过来,立刻站了起来,浑身冷汗直冒。

  夜辰拍了拍荷官的肩膀,说道:“阿六,你先下去,让我来。”

  “是,辰哥。”那名叫阿六的荷官战战兢兢地退了下去。

  夜辰往庄家座位上一坐,看了看沈,笑呵呵说道:“这位兄弟运气不错嘛。”

  沈不动声se,眼前这名寸头男子有点不简单,整个人散发着凌厉之气,应该是个四星级别左右的高手。

  “你是谁?”沈淡定的笑问道。

  “我叫夜辰,是这家的老板。这位兄弟今天手气很好啊,有没有兴趣和我单独玩一把大的?”夜辰笑道。

  没想到这么快就把的bss给引来了,不过也正好。

  “玩大的?好啊,你想怎么玩?”沈不冷不淡的说道。

  “很简单,我跟你玩一把骰子,我来摇骰蛊,兄弟你只要猜大小就行。这把你有多少筹就下多少筹,而我下你的双倍筹!如果你赢了,所有钱都归你;我赢了就归我,兄弟你顺便得离开我们,你看怎么样?”夜辰似笑非笑的看着沈。

  这个老板x子倒是不错,也知进退。

  沈g笑了一声:“我这个人一向很公平,你也不用出双倍筹了。我这里有一百多万的筹,只要赢到两百万就行。所以我赢后,你只要帮我补齐两百万就行。”

  “哗!”

  周围一p哗然,所有赌徒都露出惊愕的表情,这年头谁不喜欢钱啊?沈居然主动放弃夜辰开的双倍筹,妈的,只要赢了,可以多赚一百多万啊!

  沈比较随x,当然他也是喜欢钱的,只是在人家的场子里赢钱,心里总有那么点不舒f,特别夜辰也不是他仇人。

  沈一向不喜欢欠人人情,索x给夜辰一次面子。

  夜辰面露一丝诧异,说道:“兄弟还真是奇人啊,不过听你的口气,似乎料定自己是稳赢不输了?”

  沈淡淡说着:“那是自然,能赢了我的人很少,你不行。”

  “你说什么玩意?”

  “小子,你也太猖狂了吧!”

  “敢小看辰哥,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腿!”

  夜辰身旁的j名马仔凶戾的叫唤着,实在是看不惯沈装b的样子。

  “都给我退下,不许这位朋友无礼!”夜辰冷喝道。

  一群马仔乖乖的退了下去。

  夜辰看了眼沈,心中莫名一凛,本能的觉得眼前这个年轻男人不一般。

  知道自己身份后,这人眉头都没眨一下,换成平常20岁出头的年轻人,在他面前,肯定会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而眼前的这男人不但没有一丝惊慌,脸上还挂满了自信和一g诡异的危险感。

  这g危险感让夜辰都有些不淡定了,感觉沈像是高手。

  “好,既然这位兄弟这么豪气,那我就答应你。不过我夜某对自己的赌术还是比较自信的,兄弟说这种自负的话,很是让我难堪啊。”夜辰笑着说道。

  沈咧嘴一笑,说道:“那我就直接猜点数吧,也好让你输得心f口f。”

  “哗!”

  沈这话一出,整个瞬间变成了菜市场,一p哗然。

  “我靠,猜点数?这小子未免也太自信了吧!”

  “你也不看人家赢了那么多吧,估计真有这个本事!”

  “是啊,我听说玩骰子的高手,可以听出点数来!”

  “妈的,今天看来是碰见高手了!这年轻人不简单啊。”

  赌客们议论纷纷,尽皆露出震撼的表情。

  “好,这位兄弟果然爽快!”夜辰叼着雪茄,嘴角露出一丝战意,他很愿意和高手过招。

  夜辰吩咐手下取来一百多万筹,往赌桌中央一推。

  “哗啦!”

  沈也顺手将自己桌上所有的筹往前一推。

  赌桌上的总筹数总有两百多万了,令人咂舌的数目。

  j乎整个场子里的赌客们都纷纷过来围观。

  沈只想快点结束,他还要赶去救回林采儿。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