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这”何晨光瞳孔放大,面se顿时凝固。

  这也太惨了,纵使何晨光见过很多鲜血淋漓的场面,看见眼前这一幕,依旧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白倾雨俏脸面se木然,娇躯微颤。

  尸t堆中,她看见一个死nv孩眼角的泪痕,憔悴的面孔上尽是痛苦和不甘,一双美丽又空洞的眼睛,似乎在诉说着这个世界的扭曲和黑暗。

  “畜生!”白倾雨咬着银牙,心都在颤抖,泪水夺眶而出。

  “究竟是何种丧尽天良的人,才能做出这种骇人听闻的事出来!”何晨光也是满脸怒容。

  “这些人都该下地狱!”白倾雨抹去眼泪,愤然说道。

  沈耸了耸肩,说道:“在这耍嘴p子有什么意思。”

  白倾雨咬牙看着沈,有些愤怒的说道:“你就这么冷血?这些都是活生生的生命,你就没一点感觉吗?”

  “我只在乎自己的生命。”沈眉头一皱,又继续道:“与其在这争论这个,还不如想想该怎么抓人。”

  “这里明显已经没人了,或许是那些毒贩已经有所觉察,已经转移了地点。”白倾雨咬牙道。

  沈懒得讽刺白倾雨x大无脑了,哼道:“你还认为这里是毒贩的据点?”

  “什么意思?”白倾雨一怔。

  “这些人都有f食毒品的迹象,很有可能是吸收毒品过量死亡,和毒贩肯定有关联。”何晨光面se凝重道。

  沈淡淡道:“有关联是没错,不过这里不可能是毒贩运输毒品的地方。那些死者都是残疾人,器官被活生生的挖走了。很明显对方是人贩子,靠人器官赚钱,而且和贩毒也有。但这个废弃的工厂,应该只是单纯的抛尸场所而已。”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们警察的行动已经被对方知道了,对方这个时候为了掩人耳目,把你们的注意力到这个工厂,他们就有时间布置转移地点。”沈不紧不慢的说道。

  何晨光听的有些震惊,沈短短时间内就能分析出的这么透彻,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白倾雨虽然有些不甘心,还是问道:“那些毒贩和人贩子现在在哪里?我们要怎么去抓他?”

  沈伸出手:“你看看我手上的这个黑土。”

  白倾雨和何晨光两人顿时将目光放在沈指尖上的黑se泥土。

  “这是我刚才在泥土脚印上发现的,脚印上粘的黑土,应该是抛尸的家伙留下的。华海市大部分区域应该都是h土才对,这种黑土很少见,你们知道哪里有黑土吗?”沈问道。

  “这”

  白倾雨和何晨光两人一愣,不得不佩f沈细致的观察能力,这种看似不起眼的事物,还真是重要的线索!

  白倾雨思虑了一阵,开口道:“能产生黑土的地方确实不多,大概有三处吧,都在郊外。一个是发电厂,还有制y厂和煤矿场。”

  沈两眼一缩:“去制y厂,八成就是在那里了。”

  何晨光也瞬间反应过来,毒品,要化学原料,要医用设备,制y厂确实是最可疑的地点。

  “好!”白倾雨连连点头,又问道:“要不要让警察过来?”

  白倾雨不知不觉已经把沈视为主心骨了。

  沈点头道:“可以让警察跟在后面行动,记得不要太高调就行。”

  “我知道。”

  三人迅速出了工厂,白倾雨迅速了刑警队,准备行动。

  制y厂在西村,离南郊很远,大概横跨大半个华海市。

  一个小时过后,总算是到了西村。

  三人走下车,警察和特工组大概还有十五分钟到达现场,现在还处于待命状态。

  现在正好是中午十二点,烈日高照。

  制y厂的位置也比较隐秘,靠近山脚下,周围也有j个小型工厂。

  穿过一p小树林能看到制y厂了。

  树林外,沈对着白倾雨和何晨光两人说道:“你们就在这里等就行了,我先进去看看。”

  “这里可能是对方的老巢,沈先生你一个人进去也太危险了!”何晨光皱眉道。

  “人多了碍手碍脚。再说,我这次只是为了还某人人情而已。”沈看了眼白倾雨,嘴角往上一扬。

  白倾雨俏脸莫名一红,撇过脑袋轻哼一声:“你要是解决不了,我会看不起你的!”

  “等着吧。”沈笑了笑,一头扎进树林里。

  快到尽头时,沈匍匐着身子,藏身在c丛堆里。

  前方的制y厂外,有四名穿着短袖的保安,人高马大,手臂还纹着狼头纹身,面se凶戾。

  这些人明显不是普通等级的保安,说是打手还差不多。

  四人来回巡逻,表现的十分警惕。这么严密的布置,倒是让沈更加确信了心中的想法。

  这个制y厂不大,都不到刚才那个钢铁厂的一半大。制y厂后背还有三排平房,中间很宽,最后面的一排平房似乎是仓库。

  扫视了一瞬,沈身形一动,轻盈的绕到了制y厂旁边的平房后侧。

  虽然是大白天,但身为顶级杀手的沈,晃过j个人还是没问题的。

  就在这时,一辆小卡车驶了过来,停在了平房门口不远,按了j下喇叭。

  紧接着,仓库外传来一阵剧烈的犬吠声,两条壮硕大狼狗冲着卡车咆哮着。

  仓库大门立即打开,走出一名黝黑的光头壮汉,还打着金se耳钉。

  “谁啊!”光头壮汉嚷嚷道。

  “是老子!”一名头染金发的青年把头伸出车窗大喊了一声。

  是他!沈两眼一缩,他认识这个金发青年,貌似叫阿金,是万天鹏的手下。

  上次沈和苏若雪柳潇潇等人在万天鹏金鼎吃饭的时候,沈还用餐刀把这叫阿金的脑门给削秃顶了。

  “哎哟,金哥,原来是您啊!”光头壮汉立即笑着迎了上来。

  阿金打开车门,双手cha着口袋走下了车。

  “金哥,怎么这次您亲自来取货了?”光头壮汉点头哈腰道。

  阿金冷哼道:“这段时间,那个刑警大队的娘们盯上了我们,天鹏哥担心出问题,就派我亲自来取货了。这次多拿点!”

  沈身形一闪,稍稍靠近仓库边上,听着两人的j谈声。

  两条狼狗似乎闻到了陌生人的气味,扯着狗链子狂吠着。

  “妈的,叫个ao!再叫老子把你们炖了吃了!”光头壮汉面se凶戾的冲着两条狼狗吼了一声。

  不过两条狼狗叫唤声依旧没停下来。

  阿金皱眉道:“你这什么j把烂狗啊,只会乱叫。”

  “可可能是金哥您来的少,我的狗都不认识你。”光头壮汉道。

  “别废话了,取货吧,这次给我拿三倍的量。”阿金嚷嚷道。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