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小子,老子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是谁?”一名穿着黑se背心的男人举起手中的砍刀,指着沈,冷哼道:“不说的话,老子现在就砍掉你手脚。别等手脚被砍掉后,再哭着说自己认识谁谁谁,到时候可就晚了!”

  沈神se未动,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你们要上快上吧,在我眼p底下转悠的很烦!”

  j名汉子愣了一下,料不到沈竟然敢说出这种猖狂的话。

  “哟呵,你他妈敢在我们面前装b,胆子还不小啊!既然你想找死,老子成全你!”

  穿着黑背心的男人挥舞着手中的砍刀,朝着沈胳膊上砍来,脸上还露出一丝狞笑。

  砍刀还未落下,沈不紧不慢的挥出一拳,正中那人的太yx。

  “咚!”

  一声闷响,那个男人直接横飞了出去,口鼻耳涌出大量鲜血,两眼一翻,直接毙命。

  这人活生生的被沈一拳打死!

  沈夺过男人脱手的砍刀,另外j名壮汉一拥而上,或是手持首砍刀,或是挥舞手中铁棍,纷纷朝着沈身t不同的部位袭去。

  沈不闪不躲,握紧手中的砍刀,在空中抡了半圈,看似随意挥舞了两下。

  “轰轰!”两声剧烈的破空声传来,沈手中的砍刀甚至掀起一g气,气势骇人之极。

  一名壮汉身t瞬间被砍刀拦腰斩断!

  血雨狂洒,血r掉落,将地面染成了血红之se,浓浓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看见这一幕,其余四名壮汉不禁倒吸一口寒气,露出惊恐骇然的神se,吓得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j步。

  不过已经晚了。

  沈又手持砍刀向前挥舞了j下,两名壮汉头颅直接被砍了下来,血y如同喷泉一样飞溅而出。

  最后横刀一甩,又两人x膛被砍出一个大口子,倒地毙命。

  整个过程不过两秒钟而已,前前后后五名壮汉被沈用凌厉之极的手段斩杀。

  沈深吸一口气,他再次杀了人,这种杀人的快感给他一种精神上的颤栗和愉悦。

  这种感觉和他以前当杀手的感觉一样,戾气会慢慢爆发,沈很厌恶这种感觉,但精神上却很享受。

  某些方面,沈讨厌这种不真实的自己。

  那名倒地的胖子吓得魂飞魄散,双目睁得滚圆。

  看着沈手持被鲜血染成通红的砍刀,一步步朝他b近时,胖子吓得大小便都,张了张口,却发现自己惊恐的说不出话来!

  沈没有仁慈,右手握紧刀柄,神se木然,直直的砍了下去。

  鲜血狂飙,胖子的身t被砍成了两截。

  旁边的一个医务室内的两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见状,吓得头p发麻,惊慌逃窜。

  沈冷哼一声,上前挥舞两刀。

  两名医生的双腿被斩成两截,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杀的都是死有余辜的家伙,沈心中没有半点犹豫。

  不少正在对活人做器官摘取手术的医生察觉到了动静,惊慌失措的想要逃走。

  沈上前就是一刀,顺手就将这些取活人器官的医生们双腿斩断。

  踢开一个个医务室大门,除了手术台上的人,沈见人就砍。

  整个走廊内哀嚎惨叫声尤为刺耳,没人能逃出沈的手掌心。

  很快,走廊的地面就被大量鲜血染成了红se,血腥味扑鼻,令人触目惊心。

  缓步走向走廊尽头的铁门外,沈用砍刀砍断了铁门上的锁,推开了沉重的铁门。

  走进去,是一个空间的很大的地下车间。

  空气y冷cs,亮着昏暗的白炽灯,散发着一g腐r味,坏境很差,四处角落里还摆放着砍刀斧头什么的。

  整个车间散发着一g化学y品,夹杂着高浓度毒品的气味。

  沈看了看车间上摆放的东西,一些化学原料用具,还有罂粟原料。

  这地方就是毒品厂了,难怪之前在那些废弃的钢铁厂看到的尸t都有吸收过量毒品的情况。

  那些残疾人应该是被强迫毒品,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吸收了大量毒品,所以才变成那个样子。

  等到了那些残疾人吸收过量毒品快死后,这些人贩毒贩就直接取走他们的器官拿去钱。

  g这种丧心病狂的勾当,实在是让人恶心。

  大量残疾人被关在车间后面的一排排铁笼子内。

  看着沈走来,那些残疾人脸上都带着惶恐和害怕,仿佛危险即将要降临到他们身上一样。

  沈缓步朝前走去,这些残疾人基本都是青年,还有少数一些十四五岁的少年或少nv。

  或许是为了防止这些被圈养起来的残疾人逃跑,所以人贩才会打断他们的腿,还让他们从事毒品工作。

  沈的目光无论在谁身上停留,这个人必然浑身哆嗦,吓得瑟瑟发抖。

  可能是察觉到了动静,地下车间后方的一个办公室内走出来j名壮汉。

  眼见沈大摇大摆的在车间里转悠,工作f上又全是血迹,j名壮汉脸se陡然一变。

  “抓住他!”

  一声暴喝过后,j名壮汉朝着沈冲了过来。

  一名黑衣男人还从腰间拔出一把4式。

  沈脚步一踏,上前夺走一名壮汉手中的砍刀,整个人如同一阵风一般的率先朝着黑衣男人砍去。

  黑衣男人瞳孔放大,还没来得及开,右臂就被沈直接砍断,鲜血狂飙。

  “杀了他!”其余j名壮汉见状,厉声吼道。

  可惜,他们只来得及说这一句话,沈闪电般的挥动手中砍刀,面无表情的朝着这些家伙拦腰砍去!

  “扑哧扑哧!”

  j名的身t被沈砍成了两段,手足四肢,在血泊中颤抖着,嘴里发出嘶哑惊恐的叫喊声。

  铁笼内的一排残疾人看着这血腥的一幕,各种尖叫声传来。

  沈神se如常,扔掉了砍刀,脱掉了染血的外衣,如同没事人一样走出车间。

  对沈而言,这次行动就好比任务一样,但和以往的任务不同,这次为了还白倾雨的人情。一本类似的nv总裁的神级高手,同样的热血激情,给大家。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