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挂了电话,沈又拨通了林采儿的号,问了一下林母最近的状况。

  林母现在的状况还不错,就是肾源难匹配,照医院的速度,等j个月都难匹配到合适的肾源。

  客厅内,柳潇潇带着柳青依去房间换衣f了。

  见沈面se有点沉闷,苏若雪不禁问道:“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

  沈说道:“不是什么大事,对了,我要出去下。”

  “去g什么?能不能和我说说。”苏若雪担忧的问道。

  “别担心。”沈拍了拍nv人的香肩,就笑着朝着别墅外走去。

  苏若雪咬着贝齿,她不喜欢沈一出事就瞒着她,虽然知道沈是不想让自己担心。

  但沈不说反而让她更担心,苏若雪感觉自己和沈始终保持着一种距离。或许是沈太过强大神秘,苏若雪感觉无法触及这个男人的内心世界。

  沈先是去了趟医院,探望了一下林母。

  林采儿这段时间一直在医院照顾自己母亲,可以看出这丫头非常孝顺。

  主治医生程志照着沈开的y方给林母调养,林母的气se好了许多。

  态度和之前比也完全变了一个样,言语之中明显的表露出感激。

  沈让林采儿等j天,她母亲的病很快就能治好。

  聊了好一阵,沈出了医院,拦了辆出租车。

  李飞说阿金在青湖区北城路上,管理着一家名为梦佳人的洗浴会所。如果不出意外,今天中午阿金应该会在那里。

  梦佳人洗浴会所,名字这么好听,其实就是大保健。来这里的人都是冲着大保健来的,洗浴反倒是其次。

  到了洗浴会所,看了下时间还早,沈就在洗浴中心旁边的一家西餐厅里坐了一会。

  顺便点了一份牛排,还有一瓶红酒,倒上一杯,沈慢慢的喝了起来。

  “小华!来这边”

  沈正慢悠悠吃着牛排喝着红酒,旁边一桌来了j名年轻男nv,开心的聊了起来。

  j个年轻男nv,大概也都是二十来岁,年龄不是很大,沈听着他们聊天的内容,似乎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最近怎么没有看见王东?我好像好久没有见他了他最近还好吗?”一个叫小华的年轻人坐下位置,一边喝酒一边笑问道。

  不知怎么,出这句话,旁边坐着的j个年轻人脸se瞬间沉闷了下来。

  “王东他,唉他还在医院里。”一名年轻nv人叹气说道

  “什么?”小华闻言顿时一愣,吃惊问道:“王东他怎么了?怎么会进医院呢?”

  看着众人的脸se都不太好看,不知道该怎么说。

  小华和王东的关系不错,顿时追问了起来:“阿明,你快告诉我王东怎么了?”

  “小华,你以后一定要少去夜店玩,王东他他被人割了个肾!”

  那个叫阿明的年轻人叹了口气后,把事情跟了一下,声音传入一旁沈的耳朵里。

  王东跟很多年轻人一样,晚上没事喜欢去夜店里嗨p一下,听着夜场的dj音乐,喝喝啤酒,有漂亮的就上去搭讪一下。

  有一次他去了一个酒吧,正好那天碰见了一个很漂亮的nv孩,王东凭着自己帅气样貌和全身名牌f装,很快就吸引了那个nv孩的注意,两人聊得很欢,喝了j杯酒后便约好去酒店开房。

  和那nv孩激情后,王东倒头沉沉睡去,完全不知道厄运已经悄然降临到他的身上。

  等到第二天醒来,王东脑袋昏昏沉沉,发现自己居然躺在浴缸里,浑身麻痹,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浴缸里还放着冰块,染着一层血迹,这个场景让王东想起了以前听别人说过的一件事。

  经历和他一样,有个男生在酒吧里相遇了一个漂亮nv孩,在酒店里激情之后,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被割了一个肾!

  如此相同的场景,再看着浴缸里流通的一丝血迹,王东瞬间发现自己肚子上的一条缝合好的血痕,王东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了一样,瞬间呆滞,他被割了一个肾!

  “妈的,王东就这么中招了,没注意就被人割掉一个肾,现在还在医院里待着,没有找到匹配的肾源。我前j天才去看过他,精神状态很不好,我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打击很大”

  阿明摇着头,语气颇为沉重,一旁不出话来,王东是他们j个同学中家境最好的一个,人也最帅,想不到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而且让小华害怕的是,昨晚他就去了酒吧,也遇到了一个漂亮nv孩,要不是临时有事,他也差点和那个nv孩一起开房了,现在想想都有些头p发麻。

  “我靠,看来我以后也要少去夜店那种地方了”着,脸上露出一丝愤怒:“这些割肾的混蛋太可恶了,和谋财害命有什么区别?”

  “唉,你不知道,这些割肾的团伙都是有黑道背景的,混黑的,所以十分猖獗。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很多次了,王东运气还算好,有的人直接就被割走了两个肾,当场就死了!”

  “警察都不来管管吗?”

  “这华海乱的很,警察哪里管的过来,据说上次西港头都发生了黑社会战!世道不太平,咱们还是安分守己点好,少去夜店,少和不认识的nv人去酒店开房”

  j个年轻人侃侃而谈。

  沈手中一杯红酒慢慢的灌下了肚,想想之前那个郑老大都利用残疾人毒品,利用完之后买器官,这种丧心病狂的事说不定就是郑老大的杰作。

  无论是沈还是警方,都没摸清那个郑老大的底细。这人平时显山不漏水,连他手下的马仔小弟都没人见过郑老大本人。一个没露过面的人就能运筹帷幄,将一个地下势力策划的仅仅有条,不得不说这家伙倒是个人才。

  吃完牛排,沈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时间也差不多了。

  付完账,沈出了西餐厅。

  梦佳人洗浴会所,是青湖区北城路上最好的一家大保健,外面停了不少的高档车,看起来生意相当不错的样子。

  沈要找的阿金,现在正帮万天鹏管理着这家洗浴会所。

  “欢迎光临!”

  两个开衩到大腿的旗袍子,甜甜腻腻的喊着。衣领撒开,露出白皙的玉沟。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