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沈不明白安浅月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问这个。

  无论如何,这件事是自己的老底,如果被外人知道,沈的处境会很危险,更不用说他的身边的苏若雪。

  沈的仇敌太多了,血杀这个代号既是某些人梦魇,也是某些人恨入骨髓的仇人。

  “何必呢?只要你乖乖告诉我,姐姐我就满足你。”安浅月妩媚一笑。

  沈不是傻子,安浅月会满足自己那就奇了怪了,不过他实在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t,甚至连思维都出现了一丝混乱。

  “姐姐,你难道很老吗?”沈喘了j口气,话不着调的强行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安浅月嘴角一弯:“是不是很老,你自己可以看啊。”

  话音一落,安浅月那熟透了的娇躯就这么轻轻地朝着沈贴靠了过来。

  从她身上传递而来的那g成熟娇n之感似乎点燃了沈浑身热血,那一缕缕带着浓郁nv人味的幽香扑鼻而来,更是让沈难以自持。

  “姐姐漂亮吗?”安浅月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隔着衣f她甚至都能感觉到沈身上散发的热气。

  沈浑身血y都在往上窜,这他妈有点坚持不下去了,大脑思维越来越乱。

  不过这个动作,安浅月自己都觉得太过了,俏脸露出一丝羞耻,身t很快又从沈身上移开。

  “呵呵,你可以跳个脱衣舞来看看,我的满意,说不定就招了。”沈额头渗出汗珠,艰难的挤出一丝冷笑。

  “我身上的衣f都快没了,你还让我跳脱衣舞?”安浅月笑道。

  “不是还剩两件吗?”沈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看着沈脸se带着痛苦狰狞的样子,安浅月咬着贝齿道:“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再过一阵,沈浑身都渗出汗珠。

  安浅月觉得差不多了,走上前,伸出粉n的右臂,托起了沈的下巴,淡笑道:“我还是先把要问的问题都告诉你吧。”

  “第一,你为什么实力降低?第二,你师父现在在哪?第三,关于黑晶c的生长地点在哪?”安浅月淡淡问道。

  “我凭什么告诉你。”沈咬牙切齿道。

  “只要你告诉我,姐姐我就满足你。这春风散的y力远没到极致,我可以慢慢跟你耗着,不信你能忍受的了。”安浅月哼道。

  “那你先全脱光让我看看满足我一下,否则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沈大口喘气,咧嘴一笑。

  “死鸭子嘴y!”安浅月俏脸一红,索x哼道:“好啊,既然你这么想看,我就满足你。”

  说完,安浅月就开始解下自己的紫se,反正已经狠下心决定杀了沈,临死前就了却了他的心愿。

  安浅月还是第一次在男人眼前脱光,心中难免有些羞耻,好不容易才卸下了文x。

  换成普通男人,这肯定垂涎三尺的看着美nv脱衣,沈却没有去欣赏,刚才他嘴上虽然那么说着,实则是在转移安浅月的注意力。

  y力越来越强,沈还保持着一丝理智,不能就这么束手待毙。  沈竭力让自己闭上双眼,强行运转神照经。眼下手脚被困住,他不能施展针术,只有唯一一个办法。

  神照经中有一个通脉闭死x的法门,就是让人短时间内产生一种“假死”的休眠状态,以功力闭气,产生心停气绝机的效果,身t也会跟着失去活x,如同死去尸t一般。

  简单来说,就是装死。

  在假死状态中,沈可以克制春风散的y力持续发作,思想和精神能稍微清醒一些。

  但施展这一招免不了要引动真气,沈眼下实在想不了这么多了。

  安浅月如果察觉自己死去,心中肯定会方寸大乱,到时候才有可能解开他身上的锁链。

  趁安浅月脱衣f的时候,沈强行引动真气,身t瞬间僵直起来,倒地不省人事。

  见一旁沈突然倒了下去,安浅月黛眉一皱,警告道:“沈,我劝你别耍什么花样!”

  但没动静,沈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嘴角还缓缓溢出一丝鲜血。

  这倒不是沈装成这样的,而是他引动真气后,气血上涌所致。

  “沈?”安浅月觉得有点不对劲,目se警惕的走上前,试了试沈的鼻息。

  沈呼吸全无,安浅月吓了一跳,不会吧?难不成他自杀了?

  “沈,别以为装死就可以骗过本姑娘了!”安浅月语气冰冷道。

  然而倒地的沈依旧没一点反应。

  安浅月终于觉得不对劲了,连忙穿上,上前把沈扶了起来,试了试他的心跳。

  沈的心跳和脉搏都已经停止了!

  安浅月整个人如遭雷击,俏脸煞白:“这怎怎么可能!”

  沈这种家伙怎么可能说死了就死了?安浅月露出惊骇失se的神情,又上前检查了一遍沈的身t,发现他真的死了!连身t的温度都在缓缓散去。

  “叮叮叮”

  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安浅月满脸呆滞拿起了手机,手指都有些颤抖的按了下接听。

  “红月,怎么回事,刚才血杀出什么事了?”手机那头传来一道急躁的声音。

  这个房间内装了监听器,沈安浅月刚才的对话一直处于监听中,被安浅月所谓的“养父”听的一清二楚。

  “他死了!”安浅月面se凝固。

  “什么!你确定?”手机里传来一道震惊的声音。

  “我确定,心跳和脉搏都停止了,生t机能也在渐渐消失。他应该是自杀。”安浅月无力的说道。

  “怎么可能?难道血杀身上也有那个人的把柄”

  安浅月问道:“怎怎么办?”

  她本想让沈j代出一切,再安静的送他上路,没想到自己y差y错的b死了这个男人。安浅月情绪有些复杂。

  “死了便死了,将血杀的尸t保存好,我会派人过去取。”

  “你还要他的尸t做什么?”安浅月皱眉问道。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