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只感觉身上暖洋洋的,这种感觉十分奇妙,缓解了沈全身的痛楚。

  这种舒f的感觉,只维持了仅仅三分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换来的是一g无与比的痛楚。

  沈面se狰狞,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仿佛全身的pr正在被一pp生撕了一般!

  因为神照经需要散功,沈在进阶突破中所要忍受的痛苦是普通武修数倍。

  沈全身上下涌动着一g难以忍受的灼烧,丹田更是如同炸裂了一般。

  对于受到的这种痛楚,沈也早就心里准备,但强烈的求生让他死死坚持了下去。

  趁着灵韵石发挥效果,沈闭上双眼,开始突破。

  很快,沈就进入了状态,整个人纹丝不动,陷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

  白倾雨睡过了一觉,身上也恢复了j分力气。

  看着太y,现在似乎已经到了中午。

  白倾雨四下看了看。

  这还真是大海中的一个荒岛,不算很大,顶多方圆七八里左右,岛中原野、丛林、高树相互j织。

  沈似乎受了很重的伤,白倾雨还以为是沈爆炸的时候受伤了。

  不过她知道现在急缺的是水,岛上那么大太y,现在是八月初,盛夏的酷暑很容易让人脱水。

  白倾雨好歹也是特种兵出生,受过野外的生存演练。

  在海岛中的丛林里找了半天,终于发现了一个小水塘积了点水,还比较清澈,似乎是昨晚的暴雨遗留下来的,应该够她们喝上j天了。

  白倾雨自己喝了j口,用玉盒装满了水,朝着沙滩边走去。

  只见沈端坐在树林边上,全身上下的ao孔间都流出了一丝丝黑se的汗水,周身席卷一g似有似无的罡风,上半身还cha满了银针。

  白倾雨俏脸发白,急忙跑上前问道:“沈你怎么了?”

  沈没有回应,表情有些狰狞,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楚,脸se一时红一时白,简直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样。

  白倾雨留意到沈身侧的沙滩上写的j行字,喃喃念了起来。

  “不要惊吓,我在自救。你不要随意触碰我的身t,否则很可能会被震伤。两日后,如果我没有了呼吸,第一时间赶紧把我埋了切记!”

  白倾雨一边念着,脸se变的越发苍白,心想这该不会是沈的遗?

  看着沈身t完好无损的端坐在地上,白倾雨上前试了试沈的鼻息。

  “嘭!”

  一g凌厉的气流将白倾雨的右臂弹开,白倾雨身t差点都掀飞了出去。

  白倾雨俏脸露出一丝惊骇,深吸一口气,难怪沈让自己不要碰他。

  她虽然不知道沈在g什么,不过想想自己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呆呆的看了沈半天,见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白倾雨在一旁唉声叹气。

  也不知道昨晚的台风把他们吹到了哪里,现在这里是什么地方?

  白倾雨身上除了一条之外,什么都没有。眼前的海平面一望无际,只能等待那极小概率出现的搜救船只。

  不过现在也不能坐以待毙,白倾雨把沈扔在一边的上衣拿了过来。

  沈的上衣很沉,里面夹层里装了很多的飞刀,包括普通的飞刀和柳叶飞刀。随身携带这种武器,能看出沈平时也非常警惕。

  这些飞刀非常锋利,正好白倾雨可以拿来利用一下。

  这次游轮爆炸,肯定不是事故,难不成罗天耀是想炸死沈?

  如果真是这样,那实在是太恐怖了。白倾雨咬着贝齿,无论如何,要是自己能获救,就算把爷爷请出来,她绝对不会放过罗天耀。

  在华海市,关于白倾雨这朵警界名花,一直有传言她背后有着巨大的靠山。

  事实确实是如此,说出来沈恐怕都想不到,白倾雨的父亲楚泉也是龙腾成员,爷爷甚至是龙腾分队组长!

  白倾雨出生不久,母亲就离开了人士。她从小就是单亲家庭,父亲x格极为冷漠,甚至连自己母亲的名字都没告诉她。

  白倾雨家教非常严格,她一直觉得自己的那个父亲是个冷血的人。她的父亲和爷爷也是国家隐秘的安全组织龙腾的一员!不过白倾雨却很少了解龙腾,甚至都不清楚龙腾这个组织是g什么的。

  到了能自立的年龄后,白倾雨就独自一人生活,军队待过一段时间,并且以自身的努力进入了刑警大队。

  不过她后面也想清楚了,以她二十出头的年龄,能当上刑警大队长,肯定是父亲和爷爷在后面推波助澜。

  京北市,外郊军区的一个老式的四合院中。

  白倾雨的爷爷,名叫白相,是军方高层的某个领导。

  白相七十岁的高龄,头发全白,精神矍铄,两眼还泛着一丝锋锐,正在四合院和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下棋。

  突然间,一名年轻的警卫神se匆忙的走了过来,向白相递出一个手机,连忙说道:“首长,您的电话。”

  白相微微点头,接过电话。

  电话里简短的说了j句,白相的脸se骤然一变,整个人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什么!你说我孙nv出事了?”

  “首长,华海的那艘菲莉皇后号游轮发生了大爆炸,在大爆炸的当晚,您的孙nv就在那艘游轮上!”

  “你说什么!”

  白相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如遭雷击,差点没有跌倒了下去。

  警卫连忙上前扶起了白相。

  一旁和他下棋的老者也吓了一跳,在老者眼中,白相一直是极富威严,临泰山而不崩的气场,极少有事情能让他动容到这种程度。

  “怎怎么会这样!”白相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岁。

  挂了电话后,白相直接下达命令到东华军区,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准备搜救行动。

  “准备军机,我要马上赶去华海市!”白相向着警卫命令道。

  “是。”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