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穿过丛林,沈到了一颗树下,树上结着青se的果子,样子有些怪异。

  沈知道这种果子可以吃,纵身一跳,攀爬上树,摘了j个青se的果子。

  顺手扔了j个给白倾雨。

  “放心吧,这果实没毒,可以吃的。”

  沈说着说着,就用力挖开青se果子的果p,像啃苹果一样吃了起来。

  白倾雨也拿起青se果子,挖开表p,看见里面是一层层白se浓稠汁y,样子有点可怕,不禁黛眉微皱。

  不过看沈都那么g脆的吃了下去,她也不想矫情,学着沈一样吃了起来。

  有些出乎白倾雨的意料,这青se果实的汁y非常甘甜爽口,比想象中的好吃多了。

  “喂,你先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沈拍了拍白倾雨的肩膀,两眼直视着前方某处。

  “呃”

  白倾雨还没来得及说话,沈突然朝树林的前方冲了过去。

  只见密林中,一p树影摇曳闪动,沈健步如飞,追逐眼前一只小野兔,伸手就将那小东西给抓了过来。

  “就拿你当食物了!”沈晃了晃手中瑟瑟发抖的小东西。

  回到了之前的地方,沈见白倾雨倒在了树下,俏脸微微有些泛白,不禁皱了皱眉。

  “你怎么了?”沈问道。

  “我我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白倾雨虚弱的说道,小脸上虚汗阵阵。

  见白倾雨神se异常,沈眉头一皱:“你是不是被毒蛇咬了?”

  “好像是。”白倾雨应了一声。

  沈上前抓住白倾雨的手臂,替她把了把脉,顿时吓了一跳,白倾雨确实是中毒了,还是剧毒!

  “是金矛头蝮蛇咬伤了你,拖上一时半会,估计会有生命危险!”沈面se凝重道。

  “对不起,我太没用了!”白倾雨虚弱的苦笑了一声,眼角渗出一丝泪花。

  看到一直傲娇冷艳的白倾雨也会露出这种柔弱的表情,沈心中一跳,装作淡定的说道:“慌什么,有我在你不用担心。咬在哪个位置?”

  白倾雨浑身s麻,自己也感觉不到被咬的位置。

  “好像在脚上。”白倾雨轻声说道。

  “哪只脚?”

  “左脚,不对,好像是右脚。”白倾雨大脑一阵晕眩。

  沈上前,蹲了下来看了看,没发现伤口。

  白倾雨略感羞涩,把头扭在一边,轻声说道:“还在上面。”

  沈目光转向了白倾雨的大腿内侧看去,那大p雪白的肌肤让他心跳有点加速。

  仔细看了一下之后,沈依旧没看到伤口。

  “好像还在上面一点。”白倾雨更加羞涩了,声音也变小了。

  沈有点无语,再往上不就是那里了吗?

  难不成,蛇咬了白倾雨那里?

  沈脸se变得有些怪异,但没想太多,立即说道:“你先躺下来。”

  “嗯。”危及生命,白倾雨也顾不上害羞了,乖乖的平躺在地上。

  “你先放轻松,我好看清楚一点。”沈说道。

  白倾雨无语,俏脸一p通红,这样做,岂不是见那里?

  没办法了,白倾雨实在是感觉浑身乏软无力,头晕目眩,如果再不得到治疗,可能真的要栽在这里。

  白倾雨把头扭在一边,有些颤巍的将两条美腿微微。

  沈心里有点不淡定,他对nv人的抵抗力并不是那么强,特别白倾雨之前还说过喜欢自己,这让沈心底某处对白倾雨有着一丝异样的冲动。

  虽然有点无耻,但他毕竟也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很难坐怀不乱。

  “不好意思了”沈y着头p,将白倾雨两条美腿稍稍移开。

  白倾雨娇躯颤动了一下,只觉得浑身一阵发烫。

  沈看到了白倾雨黑se花边衣k,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看到这白皙修长,光洁如玉的大腿内侧,还是忍不住心神一荡。

  排除了其他的思想,沈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

  不过目光扫动了许久,沈还是没找到伤口。

  白倾雨或许是感觉到了,俏脸红到了耳根,忍住了强烈的羞意,轻声说道:“在上面。”

  沈想让白倾雨把抬一下,让他检查的方便一点。但这种羞耻的话,他有点开不了口。

  白倾雨俏脸遍布红云,羞耻的简直像找个地缝钻进去。

  在白倾雨眼中,沈高高在上,又桀骜不驯,如果他真想轻薄自己,自己又怎么可能逃得掉。

  她觉得沈应该不是那样的人。

  那神秘的禁区沈看的有点兽血沸腾。

  人家子都快危急生命了耳热心跳,觉得自己太无节c了。

  做了个深呼吸,沈很快镇定了下来,查找伤口。

  伤口在小腹下面一点点,伤口处两处牙印清晰可见。

  “我要仔细检查一番。”沈说道。

  白倾雨紧闭双眼,心中伴随着一g强烈的羞耻感,但沈的指示她还是照做了。

  “你你尽量别动,我帮你把毒吸出来!”沈弯腰,俯下身子,嘴巴凑了上去t。

  白倾雨娇躯微微一颤没有吭声,差点轻y出也不敢吭声。

  沈能感觉到白倾雨身上传达的热量,隐隐约约,他的鼻尖也能闻到一g少nv特有的芳香。

  虽然有点无节c,沈还是要开始吸毒。

  白倾雨又是疼痛又是刺激,一g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席卷全身。

  一阵后,沈额头都渗出汗来,一阵后了,好不容易终于吸的差不多了。

  白倾雨娇躯彻底乏软起来,浑身上下再也提不起一丝力量。

  “好了。”沈冷不防的传来了一句。

  “完了完了,本姑娘一世英名全没了。”白倾雨一语不发双颊绯红,实在是无地自容,直接用双手蒙住了脸颊。

  其实,沈才真是度秒如年,吃不到葡萄尝不到酸,实在是煎熬,不过好在终于吸完毒了。

  沈双手攀上白倾雨的双肩,送入一丝真气,替她排除掉身t内遗留的毒素。

  白倾雨休息一晚上,应该可以完全康复。

  沈将白倾雨扶到了一颗大树下,四周较为空旷。

  沈此时还是有点尴尬,咳嗽一声说道:“你先休息休息吧,我去弄点水来。”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