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沈,你不要太过分了!”罗野和罗严两人大吼大叫了起来。

  “你们以为我不敢?”

  沈一声冷哼,也该让这种烦心事来个了结!

  他拔出地上的j枚飞刀,“咻咻”的激s而出,正中罗天耀的脑袋。

  “噗嗤!”

  飞刀贯穿了罗天耀的脑门,如同cha进西瓜中一般,鲜血狂飙。

  “啊!!!”一道厉声的惨叫从罗天耀口中吼了出来,凄厉无比。

  惨叫声过后,罗天耀就一命呜呼!彻底挂了。

  看见这一幕,法江有点无语,杨虎和何晨光两人更是额头冒汗,沈决定的事,看来还真是谁也无法阻止。

  “不,天耀!”罗野双目睁得滚圆,满脸尽是惊恐之se。

  “别动!”旁边一名特种兵正用顶着他的脑袋。

  沈杀了罗天耀,罗野的情绪异常激动。

  “沈,我要杀了你!”罗野疯狂的咆哮道。

  “给我住嘴!”罗严冲着罗野厉声咆哮了起来。

  吼完,罗严对着沈微微鞠躬:“沈先生,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嗯?”

  沈有点意外,法江也是一愣,这罗严不会是受刺激,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吧?

  “沈先生,我孙子做了坏事,得罪了你,是他罪有应得,该死!”罗严淡淡说道。

  “哟呵?”

  法江笑了笑,这老j巨猾的狐狸还挺会挑时机,眼见自己这边失势了,立马就倒戈?

  “沈先生,之前产生了一些误会,对您有所得罪,我罗严在这里给您赔礼道歉了!”罗严低头鞠躬,搞的真像是在忏悔一样。

  “父亲你怎么!”罗野整个人已经彻底呆滞,不可置信的看着罗严。

  “闭嘴!”罗严咆哮一声。

  其实罗严已经清楚的明白,沈这个人是他绝对不能惹,而且惹不起的。

  如果继续惹上沈,恐怕自己的生命安全都有威胁。曹飞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沈把曹飞打的快死了,好像还没一点压力。

  这小子实在太恐怖了,恐怖到就算是军方,估计也没办法拿下这小子!如果沈愿意,现在都可以杀了自己!

  正因为想到这一点,罗严才强行将心中的愤怒咽了下去,突然变换了一个姿态来讨好沈。

  罗野也是聪明人,猜到了罗严心中的想法,咬牙忍着心中强烈的怒火,不由也跟着说道:“之前是一时糊涂,我也在这里给沈先生赔礼道歉了!”

  说完,罗野立马鞠躬。

  沈瞥了眼这两个家伙,不觉有些好笑,懒洋洋的说道:“赔礼道歉,好啊,你们怎么赔礼道歉了!”

  “沈先生你要多少钱?”罗严老脸挤出一丝笑容。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第一反应这是不是听错了?事情居然突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二十亿。”沈随口说道。

  听到这个数目,罗野不由都有些咬牙切齿,一张嘴就是20亿!狮子大开口也没有这样的!

  “好的,我会尽快将钱打进沈先生账户上!”罗严立马说道。

  “等等,我话还没说完呢!是20亿美金!”沈补充了一句。

  话音一落,一旁的法江忍不住笑了,沈这也太黑了,应该说黑的太有水准了!

  “20亿美金?”

  听到这个天文数字,罗严脸上的肌r都在chou搐。

  “你”罗野指着沈,气的想吐血!20亿美金,相当于整个罗家全部资产了!

  “好!沈先生,这二十亿美金我会给您准备好!希望这次过后,我们能和解!”罗严咬牙切齿道。

  “钱先给我再说吧。”沈哼道。

  “一定一定!”罗严点头说道。

  20亿美金,尼玛,就算是一台印钞机都要印个j年!罗严却张口答应?这个军区长官的贪,腐程度不言而喻。

  为了孙子,不惜出动军方部队,滥用s刑,击毙了自己人!简直就是人渣,这种人居然能当参谋长?

  在场的一切特种兵都受不了了,心底里开始骂起了罗严。

  他们也是有血有r的汉子,跟着这么一个首长,感觉自己真是白当兵了。

  就在这时,一辆军车停在了别墅后方,一名老者和一名身着劲装的中年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后方还跟着一批全副武装的特种兵。

  老者是白相,中年是白泉了。

  又是一大队人进来,这莱茵名庄已经被军警围得严严实实,别墅小区里面的人更是吓得都不敢出来。

  “谁!”

  龙腾的特种兵各个架起手中的自动。

  “是自己人,都放下!”法江高喝道。

  一群特种兵乖乖让开了一条道路,让白相和白泉两人走了过来。

  不多时,两人就到了法江和沈面前。

  白相虽然七十岁的高龄,不过精气神比年轻人还好,身形高大,双目如炬,不怒自威。

  白相本人也有着至刚初期的修为,是龙腾的智囊,担任龙腾特别行动组组长一职,白相在龙腾中的影响力很大。

  白泉是龙腾天组的高手,实力稍弱于法江。

  沈瞥了眼白相,有点纳闷这俩家伙怎么来了?

  法江眉目一掀:“白组长,你来这里g吗?”

  “还不是我孙nv让我过来的,哼,沈,一年不见,你本事又长进了不少啊?”老者瞥了沈一眼,淡淡说道。

  孙nv?沈突然想到了什么,立马说道:“你难道是白倾雨的”

  “我是白倾雨的爷爷。”白相冷哼一声。

  “爷爷!”白倾雨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小雨,你的手怎么了?”

  见白倾雨绑着纱布的手背上满是血迹,白泉脸se有点难看,冰冷的目光转向沈:“沈,你敢让我nv儿受伤?”

  “不是!”白倾雨急忙摆了摆手,对着白泉说道:“是沈救了我!”

  话音一落,白泉也感觉到了,白倾雨手背上涌动着一g强烈且精纯的真气,这g真气不仅封住了伤口,还带有一丝愈合伤势的能力。

  估计是沈的真气,如此精纯的真气,令白泉十分惊讶,难以想象沈修炼的是何种高深内功。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