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柳青依立即从浴缸里走了出来,凑上前看了一眼,笑道:“衣f全买来了,沈还挺细心的嘛!”

  “傻,真搞不懂你,都这样了,还笑得出来。”柳潇潇拎起衣f拍在她的x口上,羞嗔道:“赶紧把衣f穿起来吧,等下沈那家伙又进来就不好了。”

  两人穿好衣f从浴室里走出来,房间里已经没有沈的身影。

  柳潇潇四处看了看,发现茶j上有一张写了字的纸条。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们自己注意安全。”

  柳潇潇看着简简单单的j个字,小嘴撅的老高,轻哼了一声:“这么简单的就走了,也太不责任了。”

  看着自己姐姐一脸幽怨的样子,柳青依有点无语,柳潇潇这样子就好像沈搞完了她就抛弃了她一样。

  柳潇潇拿出手机来想给沈打个电话,刚翻到通讯录,想想又放了下来,叹了一口气说道:“青依,我们回去吧。”

  沈出了宾馆的大门,给伊怜打了一个电话。

  之后,沈回到了公园,开着那辆奥迪车赶到了一家大酒店。

  到了顶层的总统套房,伊怜和两个保镖正在客厅等着沈回来。

  客厅中央,有三个人被绑的严严实实,跪在地上,嘴上还封着胶布。

  三人是阿飞的亲生父亲和两个弟弟,包括丁华。

  头发花白的西装老者名叫丁宽,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名叫丁武。

  阿飞姓丁,真实姓名是丁飞。

  伊怜已经b问出丁飞的方式,等待沈回来做决断。

  “哥,我们是直接威胁丁飞的家人好,还是利用他的家人来引丁飞上钩?”伊怜问道。

  沈坐在沙发上,说道:“就用第二种吧,把他们嘴上封条都撕开。”

  “饶饶命啊!该说的我们都说了,要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我们一定赔礼道歉!你要多少钱,可以报个数字!”丁宽战战兢兢地说道。

  丁武和丁华两人吓得浑身发抖,还以为被绑匪给盯上了。

  沈琢磨了一阵,瞥了眼跪下的三人,冷哼道:“我要你帮我办一件事,办好了,可以放你们一命。办不好,老子就杀了你们!”

  三人浑身一抖。

  “您您说!”丁武咽了一口唾沫。

  沈的想法很简单,一个骗局,就说是丁飞的父亲丁宽出了车祸快死了,电话通知丁飞,让他赶过来见自己老爹最后一命。

  “记得演的像一点,要是敢装蒜,小心你们的小命!”伊怜娇喝道。

  “是是是!”

  很快,二哥丁武就电话到了丁飞,算是丁飞的s人号。

  装的还算像,丁飞得知自己的父亲出了车祸,也是吓了一跳,顾不上什么危险了,当即表示明天早上就能赶到华海市。

  料想事情应该不会有什么差错,沈让伊怜把丁飞的家人关押到了安全地方。

  洗完澡,回到套房卧室内。

  伊怜正慵懒的坐在边,她就裹着一层浴巾,头发都还没g。披肩的长发如瀑布一般垂在x前,肌肤细腻,莹白如玉,不带一丝瑕疵。

  看着伊怜娇美动人的样子,沈再也按捺不住,一脸猴急的搂起了伊怜的小蛮腰,霸道的将她搂上了。

  伊怜也主动的回应着,吻起了沈嘴,脸蛋微微露出一丝红晕:“哥,怎么今天兴致这么高?”

  兴致能不高吗?刚才被那两个小妖精磨成那样了,沈实在是忍不住。

  沈嘴角微微往上一扬:“所以,伊怜你得好好伺候我。”

  “当然,伊怜也喜欢这样。”伊怜嘴角一弯,双手如同水蛇一般的勾住了沈肩膀。

  无论身心,她只属于沈一个人。

  “咦,哥,你手上戴着的是什么啊?”伊怜突然发现沈右手无名指戴着一颗黑se戒指。

  这戒指就是之前沈在广云峰找到的宝物。

  沈也不知道这戒指是什么东西,索x就戴在了手上,一直忘了取下来。

  “戴着玩的,别管了。”沈随口说了一句,吻起了伊怜的颈脖。

  伊怜也浑身发烫,热烈的回应起沈。

  很快,房间里面顿时一阵此起彼伏的醉人的荡漾声。

  一直鞭挞到深夜,沈方才罢休,拨弄着伊怜凌乱的丝发,美人已经在他怀中睡着了。

  沈直起了身t,动作很轻,担心打扰伊怜睡觉。

  自从他突破问境期后,沈就没有好好修炼过,觉得自己也该收心,认真修炼。

  毕竟实力,才是最重要的依靠。

  沈端坐在边,定气凝神,准备修炼。

  运转内息,沈正吞吐纳气修炼神照经,练着练着,沈脸se陡然一变。

  他发现自己丹田内不知道怎么回事,多出了一g黑se的气流!

  而且这黑se气流在他没察觉的情况下流入了身t的五脏六腑,各大经脉。

  “这是什么?”沈心中一凛,自己丹田内怎么多出一g黑se气流?

  这黑se气流好像还是凭空出现的,非常诡异,不过好像对身t没什么害处。

  沈停止了修炼,很纳闷,丹田内这g黑se气流是哪来的?

  神照经绝对不会生出这种怪异的黑se真气。

  “该不会是”

  沈目光落在了自己手上的那颗黑se戒指上。摸了摸手指上的黑se戒指,除了有些冰冷的感觉之外,好像和平常的戒指没什么不同。

  而且灰不溜秋的,说是装饰品都有些掉档次,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

  不过很快,沈就发现了一个更加诡异的事。

  他右手无名指戴着的这颗黑se戒指,怎么拔都拔不下来。这戒指在沈不知不觉中,好像已经和他的手指血r合而为一了!

  沈吓了一跳,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心中难安,沈走出卧室,到了套房的y台边,拨通了老头子的电话。

  “喂,师父,我碰到了一件怪事。”

  “g孙子,又出什么事了?”电话那头的张明一边啃着j腿一边嚷道。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