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沈站起身,满脸轻蔑道:“本来还以为你真有本事,没想到也就是这种低级水平而已。我听过不少大师弹的谐谑曲,你弹的矫揉造作,一塌糊涂。敢自封为钢琴大师,你是在糟蹋钢琴。”

  秦朗的脸se骤然凝固,他忍不住都快要发作了,这真他妈是他听到最恶毒的话!区区一个低j的野蛮人,有什么资格说出这种话?

  不过秦朗还是忍住了,脸上又重新挂起了一丝微笑,看起来那是相当的有素质。

  大厅内s动了起来,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无数愤慨的目光刺向沈。

  “这位先生,您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评论我的琴技,请问您很懂钢琴吗?”秦朗笑问道。

  一旁的王雯雯火冒三丈,咬牙道:“秦朗,不要去和一个粗鲁无知的家伙理论,你的音乐是最美妙的,那个粗鲁野蛮的男人懂什么!”

  秦朗想想也是,自己犯不着和一个傻b理论,那样只会显得自己更傻b。

  柳青依气的香肩都微微有些发颤,站起身冰冷说道:“秦朗先生,沈绝对比你更懂钢琴,他有资格说这句话!”

  说完,柳青依表情有些尴尬。

  “沈,一不小心就对不起”柳青依低着脑袋对沈道,以为自己刚才那番话给沈造成了困扰。

  沈轻拍了下柳青依的香肩,示意没事。

  “你质疑我不懂钢琴,不如就让我来弹一首让你见识见识?”沈朝着秦朗咧嘴冷笑。

  秦朗还没发话,一旁的王雯雯就忍不住发飙了,冷哼道:“就你?你这种粗俗的野蛮人也会弹钢琴?别让人笑掉大牙了!”

  沈脸se一变,忍到现在他也到了极限。

  “诶,沈,你弹琴就可以啦,别去打人!”柳潇潇急忙抓住了沈的手臂,担心这家伙会一怒之下揍了别人。

  这种事别人g不出来,沈还真有可能g的出来。

  即便沈的战斗力超强,把这两个嘲讽的家伙都打趴下,但也不是什么光彩事。

  柳青依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语气冰冷的说道:“秦朗先生,你就让我男朋,偶不,是我的这位朋友上去弹奏一曲试试,你自然会知道他懂不懂钢琴。”

  差点沈说成了是自己的男朋友,柳青依脸蛋一p通红。

  秦朗嘴角露出一丝不屑,既然让这家伙想上去丢脸,索x便让他作秀一番,也好让这小子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多么傻。

  “既然这位先生表示对钢琴演奏有独到之处,那我们大家就来好好欣赏这位先生能弹出何种天籁之音吧。”秦朗还率先鼓起掌来,瞥了眼沈,满脸尽是嘲讽之se。

  大厅中传来j道哄笑声,更多的则是愤慨,心想这个年轻的小子太自以为是了,妄想和知名的钢琴家一争高下?

  秦朗都发话了,主持人自然没有异议。

  沈暗自冷笑,面无表情的走上台。

  王雯雯在一旁露出鄙夷的冷笑,她可不信沈能弹出什么花样来,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这家伙是怎么出丑的!

  沈静静的坐在钢琴椅上,目光扫动着钢琴键,手放了上去,闭上双眼,心情渐渐宁静起来。

  “怎么不弹啊?”

  “他到底会不会谈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只是为了出风头的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大厅众人盯着舞台,不少食客露出嘲弄的表情,更多人则是不断发出冷笑声。

  柳青依和柳潇潇两人之前见识过沈的演奏,这家伙连最难弹奏的钢琴曲都能演绎的那么淋漓尽致,沈的琴技绝对要超过这个秦朗。

  沈睁开双眼,似乎找到了一丝感觉,双手猛地落在了黑白琴键上。

  一声前奏,刚才还嘈杂一p,充满嘲弄声的餐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沈目se带着一丝y沉,疯狂的拨弄着琴键。

  同样是肖邦第二谐谑曲,沈弹的风格完全不同,充满了一g沉重y戾的气息,甚至带着一丝杀气!

  流畅且暴力的音符,就像是暴风雨一般。如同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漫步在海边,面对着肆n而来的狂风暴雨和电闪雷鸣。

  一g压迫感盖的人都喘不过气来,一时间,餐厅内除了那暴躁勾魂的音律,就什么都不剩了。

  就算不懂钢琴的人听着这接连传来的神秘又诡异的琴声,心中都会有种莫名的紧张感,手心甚至会渗出汗来。

  在场坐着的,只要是耳朵没聋的,都知道秦朗和沈的琴技差距不是一点半点。

  同样的乐曲,沈弹出了一种惊人的风格,不失其中的韵味。而秦朗只是照本宣科的弹出了音符,太过软绵无力。

  柳青依闭上了眼睛,咬着贝齿,难以想象这肖邦谐谑曲也能弹出这种风格。

  不过重要的是弹琴的人,柳青依甚至能从沈的琴声中能t会到那g戾气,非常纯粹且危险。

  之前沈弹奏风格虽然也很激进热烈,但也不是这样极端的。

  柳青依听着总有种心痛的感觉,想抚平沈心中的那g戾气。

  柳潇潇虽然不太懂钢琴欣赏,但沈的表现让她再一次瞠目结舌。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非人类了。

  虽然沈x格暴躁了点,柳潇潇不得不承认,她是从没见过这么完美的男人,心中不免产生了一丝惊讶,沈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

  当沈敲击完最后一个琴键,沈站起身。

  全场寂静,落针可闻。

  王雯雯和秦朗两人张大了嘴巴,整个人呆若木j,仿佛不认得沈一样。

  怎么可能?这个野蛮人竟然

  沈瞥了眼王雯雯,冷哼道:“你不是说我不会弹钢琴吗?怎么不继续说了?”

  “我”王雯雯彻底说不出话来。

  秦朗脸se有点难看,他不想承认自己不如沈,不过这么多人都听见了,他也不得不承认沈的琴技确实高过自己。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