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两人聊了一阵后,柳青依就离开了诊所。

  诊所里面空荡荡的一p,沈觉得有点无聊,准备把诊所关了。

  反正他现在有的是钱,这诊所也没必要再开下去了。

  “铃铃铃”。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了。

  诊所里的电话号是沈让柳潇潇在上流人士圈子中散播出去的。

  沈觉得应该是有人找自己咨询治病的事宜,反正他也闲着没事,拿起电话按了拨通。

  “喂。”

  “你就是神医?”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异常清冷,是nv人的声音,而且给人一种很高冷的感觉。

  “对,有话请讲。”沈嚷道。

  “哼,你真是什么病都可以看,什么病都能可以治?”对方继续问道。

  “正常人患的病我都可以治,但我治病很贵的。没钱我是不会给你看病的。”沈不耐烦的说道。

  “医者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你还没开始看病,就问别人你就是个骗子!”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娇斥声。

  沈耸了耸肩,果断地挂断对方的电话,这nv的态度也太恶劣了。

  他不否认医者悬壶济世,也不觉得悬壶济世是错的,不过沈对悬壶济世不感兴趣。

  不多时,沈正想关掉诊所,门外突然来了两个nv人。

  看见其中一个身穿黑seao衣的绝se美nv,花貌如昨,沈眉ao一挑。

  “红月,是你?”

  “沈。”红月看见沈,嘴角一弯,心中升起一丝雀跃。

  “月儿,他就是你的梦中?”红月身旁的一名美nv冷声问道。

  “师父”红月俏脸露出一丝红晕。

  “师父?”沈愣了愣,转眼看向红月身旁的那名美nv,两眼微微一缩,这nv人冰冷的气势无法不让人正视起来。

  美nv就是红月的师父凤栾。

  凤栾穿着一身白se长裙,气质惊艳之极,五官粉n精致,肌肤白皙如雪,娇躯曲线起伏完美,x前那一对高耸更是极具规模。

  只是,这个绝se美nv气息很冷,精致的脸蛋上都带着一丝化不去的冰冷和锋锐。

  凤栾的声音沈听着有些耳熟,和刚刚他接到的那个电话nv人声音一样,原来对方居然找上门了。

  还没等沈发问,凤栾就不冷不淡的说道:“我是红月的师父,我叫凤栾。”

  既然是红月的师父,也沈客客气气的说道:“我叫沈,红月跟我说过你。”

  凤栾看上去和少nv差不多的年龄,堪称人间绝se。

  沈断定她也是武修,而且实力很强,只是沈感受凤栾身上的时强时弱,有点奇怪,像是患了重病一样。

  武修的寿命比普通人高,问境武修的寿命有一百五十岁,问境后期武修更是将近两百多岁的寿命。

  如果凤栾是问境武修,看上去年轻也是正常。

  沈有些咂舌,自己这段时间碰到的问境高手也未免太多了一点。

  “沈先生,我欠你的那枚灵晶,一定会还给你。”凤栾淡淡说道。

  之前红月求沈给她一名灵晶,说她师父凤栾中了一种很奇怪的毒,唯有吞f灵晶或者伪灵晶才能续命。

  见对方突然客气了,沈也摇了摇头:“既然是红月师父,那不必这么客气。”

  凤栾沉默不语,打量了沈j眼,眼神有些冰冷,搞的沈很不适应。

  凤栾对沈印象不好,因为红月告诉她,这个叫沈的男人夺走了红月第一次。

  而且凤栾也从红月那里知道,沈身边不止一个nv人。

  刚才凤栾就拨通了沈诊所的电话,在她的心目中,真正的神医,应该是仙风道骨,悬壶济世,哪有张口就要钱的神医。

  再看见沈这个诊所时,凤栾就已经非常失望了。

  没想到红月的居然是这种江湖骗子!凤栾觉得有必要点醒一下红月,不能让这个傻丫头再下去了。

  “沈,这次除了来见你,还有就是想让你看看我师父的病。我前j天听说了你开的诊所,所以就带师父来了。”红月柔声说道。

  这j天一些高端的富人圈子都在流传着拍会和神医的事情,红月通过上天融国际发布的信息,顺藤摸瓜,查到了沈的诊所。

  在红月的强烈要求下,凤栾陪着她一起到了华海市。

  “算了月儿,我的病他治不了的。”凤栾抓住了红月的手臂,摇了摇头。

  “师父,你还没让沈看看,怎么知道他能不能治好你?”红月皱眉道。

  “月儿,我们走。”凤栾黛眉一皱,星眸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失望。

  她宁愿相信街头算卦的神棍是神仙,也不愿相信沈是神医。

  这么被对方轻视,沈就有些不爽了,索x说道:“凤小姐,你自己走可以,月儿是我的nv人,把她留下吧。”

  凤栾瞥了沈一眼,冷哼道:“沈先生,你身边nv人不少吧?我希望你不要纠缠月儿!”

  “凤小姐,你虽然是月儿的师父,不过也没权力去g涉她的恋ai自由。”沈呵呵笑道。

  “师父,沈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男人!”红月咬着贝齿道。

  “月儿,你听我一句劝,这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凤栾皱眉道。

  沈更加不爽了,嚷道:“凤小姐,第一次见面,你就对我人生攻击,这样未免也太无礼了吧。”

  “是无礼了一点,不过我警告你,休想再玩弄月儿。”凤栾冷哼道。

  沈心中有点来火了,说道:“什么玩弄?不分青红皂白就乱说一气,你这当师父的智商简直为零!”

  “你说什么”凤栾俏脸一阵青一阵白,说不出话来。

  红月上前劝解道:“沈你别生气了,我师父她只是担心我。但求求你救救我师父!”

  说完,红月差点跪了下来。

  沈眉头一皱,急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叹气道:“月儿,你没必要这样。好吧,我答应你。”

  凤栾俏脸露出一丝哀伤,摇头叹气道:“傻丫头,你既然这么相信他,师父就给他一次面子。如果这个男人不是神医是骗子,师父希望你以后不要和他有任何来往!”

  “要治病,就进来吧。”沈心情有点糟糕,自己看上去这么像骗子吗?

  红月和凤栾走进了诊所。

  “哼,沈神医,你看的出来我得了病吗?”凤栾冰冷道。

  “能。”

  “什么病?”凤栾美目一凝。

  沈沉默不语。

  从看见凤栾的第一眼开始,沈就感觉到这个nv人不一般。

  这nv人十分冷,但不是冷漠,也不是冷酷,而是一种y寒的冷。

  而且凤栾身上的气息时强时弱,让沈很是疑h,不过让他联想到了一种可能x。无广告小说网(http://)